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 国产是条荆棘路

“这个简单,上个月夏铁研究所那边,给我打报告,说是研发资金紧张,希望再多给他们批一点,被我给拒绝了,毕竟现在国家处处都要用钱,开了这个口子,其他部门打报告要钱,那我批不批?”

“你是大老板嘛,直接带资进项目,就说看好未来的铁路市场,提前布局,未雨绸缪。”

赵抗河帮江华把借口都想好了。

“您老这算盘打得可以呀,这样一来,既保住了方舟的秘密,也解决了夏铁的资金问题,这是一石二鸟啊。”

江华瞪大了眼睛,感慨于赵抗河的老谋深算。

他以为自己,就是过去打个掩护,没想到老赵居然还准备让他真金白银的掏钱。

“你又不吃亏,占了股份,以后就能分红,这笔生意你要是觉得不划算,我可以找别人。”

赵抗河没好气地说。

“别呀,我没说不划算,就算感慨下您老的运筹帷幄。”

江华立刻腆着脸拍马屁。

“那就这么说定了,走,出去吃宵夜。”

赵抗河听到外面客厅的说话声,知道赵燕华买宵夜回来了。

夜已深,夏铁研究所的办公大楼,依旧亮着灯。

“赵工,时间不早了,好好睡一觉,养足了精神,明天继续奋战。”

一个戴着厚厚瓶底眼镜,头发乱糟糟的中年男人,把手里的尺子和笔,丢在一旁,打了个大大的哈欠说。

“你先去睡吧,这次的实验测试,又出了故障,我必须找出来,问题出在哪里。”

赵琦川桌子上面,堆了一摞厚厚的设计图,他正拿着计算器,一项一项,重新核算数据。

“你是项目的总工程师,这些核算的工作,你交给下面的研究员做,没必要亲自做这些。”

许伯言走到饮水机旁,给自己接了半杯水,咕噜咕噜喝完后说。

他是赵琦川的副手,也是磁悬浮列车项目的副总工程师。

“下面那些年轻人经验不足,每一次失败,都代表一笔科研经费,打了水漂,咱们本来就经费紧张,不能再这样失败下去了。”

赵琦川叹了口气。

他已经连续熬夜一个星期了,感觉身体有些撑不住了。

“把心放宽一点,科研工作,就是在不断的失败中,才能取得进步嘛。”

许伯言是个乐观的性格,就算一时遇到挫折,也能微笑面对。

“主要是咱们没时间了,如果不能在明年国际列车博览会上拿出成果,丢的可不仅仅是咱们夏铁的脸。”

赵琦川眉头紧皱成一团。

他的一位老同学告诉他,说小矮子那边已经准备开通一条新的磁悬浮列车线路,而反观他们夏铁这边,别说搭建磁悬浮列车线,就连磁悬浮列车的样品,都遥遥无期。

“现在所里有一种声音,说既然咱们研发不出来,不如就买别人现成的产品,正好魔都那边想搭建一条磁悬浮列车线,愿意出这笔钱,我觉得这也是一条路子。”

许伯言犹豫了一下说。

自己生产不出来的东西,那就直接从国外进口,虽然要忍受卖方的苛刻条款,还要被宰一刀,但是毕竟实现了从无到有的突破。

“买来的东西,没有自主知识产权,无法做到技术升级,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赵琦川不是很赞同,从国外进口磁悬浮列车。

“但是咱们手里的经费,估计不够支撑,咱们完成下半年的科研计划了。”

许伯言一向乐观,说到这里,也忍不住叹了口气。

“算了,多想无益,走一步看一步吧。”

赵琦川感觉眼皮子直打架,终于放下了手头的工作,准备去寝室休息。

他和许伯言在研究所,都有专门的宿舍,有时候科研工作吃紧,基本都是吃住在所里,十天半个月不回家,也是常态。

一夜无话。

第二天,赵琦川来到研究所之后,和往常一样,先去车间视察。

车间里火花飞溅。

他的学生林超楠正蹲在列车头旁边,进行日常的焊接工作。

看着自己这位女徒弟,赵琦川心里有些感慨,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却天天打扮的跟个小伙子一样,做的也是电焊这类男人的工作,一晃都二十七八了,连个正经的男朋友都没谈过。

不过这也不能怪她,从她的名字都知道,林超楠。

当初她父母给她取这个名字时,就希望她是个男孩。

对于出生在重男轻女家庭的她,只有样样做的比男孩优秀,才能从父母脸上看见笑容。

“呀,师父,你什么时候来的,吃了早饭吗?”

林超楠焊接完一块底板,放下电焊枪,摘下防护面罩,正用手背擦着额头一层细汗,一转身看见了站在身后的赵琦川。

“吃过了,怎么就你一个人在车间?”

赵琦川打量了一眼四周,偌大的车间,只有徒弟林超楠一个人。

“这才六点半,大家都还没上班呢。”

林超楠看了看手腕的老式机械表,笑着说。

这块老旧的机械表,是父亲送给她的,外壳都有了裂痕,走时也不太准,但是她十分珍惜。

“你呀,一大早就来干活,就不累吗?”

赵琦川有些心疼徒弟,自从林超楠的父母,偷偷生了个二胎,是个男孩后,林超楠在家里更不受重视了。

以至于本来成绩优秀,能考上大学的林超楠,只是上了个中专,刚毕业就进了夏铁车间当工人,每个月微薄的工资,一大半都要拿出来,补贴给弟弟上学用。

赵琦川是好几次,在食堂撞见她吃馒头咸菜,了解了她的经历后,怜惜这个女孩,略微接触几次后,又感觉她天资聪颖,才收了她当徒弟。

“我手表走时不准,怕迟到了,所以来的早了点。”

林超楠理了一下被汗水寖湿的刘海,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你快过生日了,到时候师父送你一块新手表。”

赵琦川怜惜地看着女徒弟。

“师父,您就别破费了,师妹马上要上高中了,正是用钱的时候,您还得攒钱供师妹上大学呢。”

林超楠脸上露出干净真诚的笑容。

她口中的师妹,是赵琦川的女儿赵晓苗,今年已经是初三,有些爱玩闹,成绩只能算一般。

两人正聊着呢,夏铁的所长老钱,带着西装革履的江华,走进车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