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陆远川

“不要,救命!啊!”

顾念笙尖叫醒来。

她心跳如雷,视线所及都是白色,鼻端闻见了熟悉的消毒水味。

是医院。

她明明记得自己在大街上晕倒了,后来,后来发生什么了?她怎么一点儿印象都没有,那孩子呢?她的孩子有没有出什么意外。

顾念笙一只手摸着自己的肚子,另外一只手则是去摁连接护士台的按铃。

病房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顾念笙立马抬眸望去。

一身休闲西装的陆远川走进一看,瞧见顾念笙已经醒过来了,他满是惊喜,“念笙,你醒了。”

医生是跟着陆远川的后头进来的,他脸色看起来很不好,尤其是看向陆远川的眼神,更是不好。

“你能不能先看看念笙怎么样了?老是瞪着我做什么?”陆远川没好气地开口。

周季无语地对陆远川翻了个白眼,“我说你这人,与我朋友多年,还真是看不出来啊,一个孕妇,你也能够下这么狠的手?你看看她脖子上,脸上还有手上的伤,要不是及时送来医院,孩子怎么可能保得住。不过现在胚胎还小,很不稳,需要保胎,再不能出现任何意外。”

原本顾念笙还想开口问医生有关孩子的事情,听完医生说的话之后,她悬着的一颗心终于平静了下来。

欲要挪动一下自己的手,可手背上传来的疼痛,直接迫使顾念笙放弃了这个想法。

痛。

她现在稍微动一动,都是无比痛的。

“别动。”陆远川见状,连忙走到床边,温声开口。

顾念笙虚弱地应道,“远川哥,谢谢你救了我。”

可说完这句话后,顾念笙便记起了傅尊在医院说的话,如若她与陆远川私下会面被他发现的话,他定然不会放过远川哥的。

远川哥一直以来都对她很好,她不能因为自己而害了远川哥。

心中有了决定,顾念笙出声道,“远川哥,我不想住在医院,我想回去。”说完,顾念笙又将目光投向医生,“医生,你让我出院吧。”

周季眼下是明白过来自己错怪了陆远川,害得陆远川差点喜当爹,可这姑娘怎么就如此死心眼?都已经这幅样子了,分明就是被家暴了,怎么还眼巴巴地要离开医院?

“我说这位病人,你现在的情况就必须要住院治疗,不然你的孩子保不住的。”周季苦口婆心劝道。

顾念笙眼底本就没有光,听完医生说的话之后更是变得灰暗,但很快她又继续出声,似乎想到什么,情绪有些激动,“那是不是只要我好好配合,孩子就可以保住了?”

“那是自然,这下你可安心住在医院了?”周季哭笑不得道,“我原本觉得陆远川是个难搞的人,没想到就连他的朋友都是一根筋难搞的。你赶紧躺着吧,这两天都不能轻易下床,两天后再看情况。”

陆远川闻言,对着周季比了个OK的手势,“放心,我会盯着。”

周季笑,随即离开病房。

“远川哥,你有事的话就先去忙吧,我找了我好姐妹来医院陪护。”顾念笙随便找了个借口。

她的好姐妹都还在江城呢。

陆远川是一个很温柔的人,一向都很为人考虑,所以当听完顾念笙说的话之后,他便意识到了自己照顾顾念笙的确是不方便的,他浅笑道,“好,那我和周季交代一下,明天白天来看你。你要是有什么事也可以直接找周季,我和他认识十几年了,是很好的朋友。”

顾念笙多少是有些歉疚的,每一次都是陆远川在帮她,而她从来没有帮过陆远川。

“远川哥,你那么忙,公司才刚创立没多久,不用来看我的,你放心,我绝对听医生的话。”顾念笙故作轻松地开口。

与陆远川是大学的校友,不过是一次偶然的机会便认识了,因为陆远川是江城人,而她年少时也一直待在江城,时间久了便成了朋友。陆远川就像大哥一样帮她,只是后来她隐婚了,与陆远川联系便少了。

顾念笙知道陆远川是一个有梦想的人,靠着他自己白手起家创办公司,如今公司才刚起步没多久,她不希望因为自己而使得陆远川受到任何伤害。

“好,等忙完了我再来看你。”陆远川微微一笑。

顾念笙回之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