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被放弃

如若顾琳琅想要回到傅尊身边,那顾琳琅完全不用担心,她如今早已经将心中那唯一仅存的情丝给斩断了,又怎么可能会生出旁的心思,但凡傅尊提出要与顾琳琅在一起又或者是他们俩要结婚的话,她定然是举双手赞同的,只要他们俩个不要再想法设法地去威胁她了。

她想要什么?顾琳琅像是听到了一个无比好笑的笑话,径自笑出了声,她的笑声中满是对顾念笙的不屑。

“姐姐,我看你是当豪门阔太太当傻了吧?我想要什么,我看你应当是清楚的吧?我也就不和你说那些客套话了,直接开门见山吧。绍霆哥根本就不喜欢你,他心里的人一直是我,从高中到现在,这么多年了,我和绍霆哥的感情,不是任何人能够破坏的,两年前,如果不是我和绍霆哥发生矛盾,我们之间冷战,而傅家老爷子又非要他结婚,你觉得他会娶你吗?你不过是她应付傅家的工具而已。”

顾念笙闻言,抬眸,冷漠地望着顾琳琅,“你终于肯说出真话了?别喊我姐姐了,我担不起。还有,如果你想成为傅太太的话,那完全是可以的,只要傅尊答应和我离婚。”

“你什么意思?”顾琳琅忽地情绪激动起来,她怒道,“你故意的是吧?你明知道傅老爷子根本不可能答应绍霆哥离婚的!如果你想让你那个贱人母亲好过的话,就给我主动去找绍霆哥离婚,去说服傅家那老爷子,不然我可就叫我爸再也不给你那死鬼母亲打钱了。”

母亲一向都是顾念笙的底线,她听完顾琳琅说的话之后,浑身发颤。

“你凭什么觉得他们会相信你?”顾念笙说这句话的时候,连自己都是心中没有底气的。

果不其然,顾琳琅笑得格外欢畅,“顾念笙,你可以试试啊?从小到大,你看看谁相信过你?如今绍霆哥,也一样不会相信你。”

见顾念笙要离开,顾琳琅立马走到了顾念笙的身后,俩人隔得很近,甚至已经并排了。

“我的好姐姐,你就别生气了。你怎么突然生气起来了?我这不是与你说笑吗?”顾琳琅与顾念笙走在了二楼的过道上。

一楼的宾客们,原本正在觥筹交错,当听见楼梯口的脚步声,好些人都抬眸望去。

一身淡紫色晚礼服,将身材勾勒得婀娜多姿,外加上顾琳琅又戴了价值上百万的饰品,更是将整个人衬托得珠光宝气。而相反,走在顾琳琅旁边的顾念笙,穿着朴素且只画了个淡妆,立马就被比下去了。

“那不是顾家两位小姐嘛,这高下立见啊。”站得离楼梯口近一些的宾客,瞧见顾琳琅与顾念笙后,忍不住感叹了一句。

“可不是,我听说那位大小姐是十几岁的时候从乡下接回来的,怎么可能与富养的二小姐比较?”有人应了一声。

却在这时,大厅门口传来了动静,众人又将好奇的目光转向外头。

便是在这一刻,当顾念笙提步想要走下楼梯时,她只觉背上被人从身后用力一推,而当她回过神来时,耳旁响起顾琳琅的惊呼声。

顾琳琅比顾念笙快一步滚下楼梯。

从楼梯上滚下来的那一刻,顾念笙慌得没了神,她想要求救,可根本发不出声音。

“啊!”

众人尖叫。

顾琳琅连续摔了五个阶梯,撞上了栏杆停了下来,而顾念笙则是一直滚到了最底层。

疼痛,无力。身下不断有热血涌出,顾念笙下意识地便要伸手去摸自己的肚子,可却摸到了鲜红的血。

她满眼泪珠,几乎泣不成声。

肚子里的孩子,在渐渐消失。可她竟然找不到任何人来救他。

模糊间,顾念笙瞧见了一道熟悉的身影,当那人经过她身边时,她挣扎着伸出手来拽住他的裤脚。

皮鞋的主人停下了脚步,傅尊冷着脸望着躺倒在地的顾念笙。

“救我,求你了。”这是第一次,顾念笙哀求傅尊,与傅尊相识多年,结婚两年,她从未像今日这般脆弱地求救。

即便铁石心肠,傅尊也微微动容了,可顾琳琅的声音却传来了。

“绍霆哥,是姐姐推我......”

傅尊听罢,用力挣开了顾念笙的手,冷漠开口,“顾念笙,别装了,你再怎么装可怜,我都不可能同情你。”

不是的,她没有装。

顾念笙一直摇着头,眼泪模糊了视线,身体的疼痛已经令她意识模糊起来,当快要昏迷时,她瞧见她的丈夫神情紧张地抱着顾琳琅急匆匆离开,而她是被抛下的那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