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云李之间

“蒋主任,我们先前不认识吧?”

李志压着火气看着蒋光荣。

蒋光荣见李志没走,还把门反锁了,他冷笑一声,“我不认识你,怎么?资本家还想用暴力不成?”

“哦?你不认识我?对吧?”

“对,凭你?你配让我认识吗。”

李志压着火气,他露出一丝邪笑,“对,既然你不认识我,对我说话为什么这么不客气?我是刨了你家祖坟吗?”

蒋光荣‘啪’一拍桌子,怒火一下涌起,他站起身,“你…你出去!”

李志轻笑一声,“哦?不是?没刨你家祖坟?哦,那我偷过你老婆?还是她红杏出墙了我亲戚朋友?”

一句比一句狠毒,虽然没有脏字,可是阴损的话语字字诛心。

蒋光荣是文人,他哪见过这种架势?

气得指着李志的手都在颤抖,喉咙‘咯咯’响却说不出话来,“你…你…无耻!”

“无耻?我无耻?我比不得你啊,我一没刨你家祖坟,二没偷你家人,你第一次见面对我冷嘲热讽,比无耻?我和蒋主任真是差了十万八千里,夸你做学问是看得起你。

“另外提醒你一下,你这是盗版的‘相对论’连奥博特爱因斯坦的名字都印错了,我给你拼一下,Albert-Einstein!你这么恨资本家?哦,你研读的那本‘相对论’作者就是最容易产生资本家的民族!最后还给你,啊呸!”

说完李志转身离开,走的时候重重的把门关上。

“咣当!”

蒋光荣捂着胸口颤抖的指着门口,最后无力坐下,“荒唐,太荒唐了!”

李志发泄一通心情好了很多,云兰菲可吓坏了,看到李志脸色好不少,“李志你没事吧?”

“你看我像有事的样子吗?”

云兰菲的小手拍了拍紧实的胸口,“你可吓死我了,我以为你要和蒋主任打架呢!”

李志一笑,“咱是文明人,怎么可能打架?”

要是蒋光荣听到李志的话非要气死过去不可,哪有文明人那么骂人的?虽然不带脏字,可是你还不如说两句脏话呢!

“行吧,可是你得罪了蒋主任,这次估计没戏了,他这人出了名的固执。”云兰菲显然是对李志的事情上心了,现在还替李志愁起来。

李志也皱了皱眉,蒋光荣的事情确实不太好办,不过…走一步算一步吧!

“兰菲,不管怎么说今天都要谢谢你,不然我都找不到蒋光荣,走吧,我请你吃饭,想吃什么?”

“唔,吃饭呀?我们去食堂吃吧!”

“啊?食堂?去外面吃吧,你想吃什么都可以,山中走兽云中燕,陆地牛羊海底鲜,都可以!”

“嘻嘻,不用啦,我吃食堂挺好的,再说你今天也帮了我大忙啊!走吧!”

云兰菲对吃的东西从不挑剔,因为她从小生在大家族,明白一个道理,一顿饭吃的舒不舒心,不是看吃什么,而是看和什么人一起吃。

她吃过最顶级的国宴大餐,一道开水白菜都经过几十道工序,也在蒙古包和额吉吃过简单的奶茶莜面窝窝,可是要论开心,她觉得和额吉吃莜面窝窝时候是最开心的。

二人走在校园的小路上,男人英俊潇洒,女孩芙蓉出水,有人投去羡慕的目光,不过宛然一笑,没有人嫉妒。

他们身边不时有学生穿过,或是三五人交谈,或是坐在长凳上沉心读书,静谧的校园路两旁隔三差五就有两人合抱的大树,这也是有底蕴的学校才有的象征。

树荫下有人席地而坐,也有校园内的情侣依偎在一起,享受此时的甜蜜,向往着未来的幸福。

青春洋溢的笑脸也在感染着其他人。

李志沉浸在大学的气氛中,他内心对大学其实很向往,两世为人都没上过大学,对他来说有些遗憾,虽然学识、见识都不是一般大学生能比的。

可是毕竟没有经过大学生活。

微风拂动,一阵浓郁的草香袭来,李志自然的闭上眼睛,停下脚步感受芳草袭人,柔风洗面。

见他停下,云兰菲不自觉的也停下脚步,随即惊讶的看着李志,因为这时的李志和刚才又不一样了。

方才李志从蒋光荣那出来后身上有一股难掩的霸气,他睥睨天下,轻视众生。

那种傲气让人想亲近又不敢,可是此时的李志给云兰菲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让人忍不住想依靠过去。

一个人的身上这么快展现两种气质?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带着好奇,带着探索的精神,云兰菲不知道她的好奇给她带来的是无边的沦陷,沦陷在一种叫做‘喜欢他’的漩涡里。

还没到整点中午吃饭的时候,这时候的食堂人不多,老旧的食堂举架很高,足有五六米,上面吊着一排钨丝灯,二十几张大圆桌,桌上放着红色、白色的铝暖壶,里面有热水。

大部分人都是自己带着大号的搪瓷饭缸来打饭吃饭,当然食堂也提供了那种用红油漆笔写着‘食堂专用’的搪瓷饭缸。

李志和云兰菲自然都没有饭缸,云兰菲一笑,“咱们校内食堂用的是校内饭票,不收现金,嘻嘻,为了感谢你今天给我当挡箭牌,这顿我请你,不过可没有山中走兽云中燕,陆地牛羊海底鲜~”

“啊?这怎么好意思啊,怎么能让你请…”

“好啦,谁请都一样,你也尝尝我们学校的东西嘛!你有什么不吃的吗?”

李志摇摇头,“没有,我对吃的东西不挑。”

“好呀,那你就在坐在这等着我。”

她把李志拉到一个小圆桌前面,这个小桌子本来有三把凳子,不过云兰菲大眼睛眨了眨,她把其中一个凳子拿到另一桌。

随后吐吐舌头对着李志一笑。

她在公共餐具那边取了两个搪瓷的饭缸,细心的拿到旁边的那排水龙头边仔仔细细的重新刷洗了一遍。

云兰菲看了一下里面的菜,最后给李志打了八两饭,自己打了二两饭,李志那碗上面有土豆牛肉,韭菜鸡蛋,土豆丝炒肉,豆芽菜炒肉…铺了满满一层。

反观云兰菲的碗里只有简单的炒三丝和鸡蛋。

“喏,好啦,快吃吧!”

李志看着满满的大缸米饭和菜说不出话来,这种搪瓷大缸很能装,八两饭其实指的是生米八两,相当于一斤六两左右的米饭,加上菜这一碗能装三斤多!

再看看云兰菲的碗里,只有小半个搪瓷缸。

“你怎么吃这么少?”

李志拿起筷子给云兰菲夹过去几块牛肉,“我够吃了,别给我夹了,我平时就吃这么多的!”

云兰菲虽然高兴李志给她夹菜,可是她真吃不了。

李志知道云兰菲绝对不是缺钱的主儿,应该是真吃不了。

“唔,挺好吃的,你们食堂伙食不错嘛!”李志尝了一口发现味道真不错,厨师有手艺。

“当然啦,我们天辽大学在奉京除了学术做得好,饭菜做得也好!你要是喜欢吃,以后…我可以陪你天天吃的。”最后一句话说的很小声。

李志一怔,他看着云兰菲低头娇羞的样子,暗道,莫非她喜欢自己?

其实李志的情感就一张白纸,很多细节就能看出云兰菲对他有意,挡箭牌?无非是借口罢了,皮豆豆喜欢云兰菲那么久,她怎么早点不找挡箭牌?非得把李志当成挡箭牌?

一个人喜欢另一个人的样子,从任何细节都能看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