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叶天赐!狠人帝麟。

老者面色枯黄,一头白发,白色胡须,一身黑色衣袍随风而动,

虽然看似是一个将行就木的老人,但是没有人敢小看他,

一身恐怖至极的气息从身上散发,震的空间时不时发出声响,

见到这位老者,李青和叶雪清二人连忙上前一步,行礼道:

“见过太上老祖!”

这老者正是九天之中大虚天长生叶家太上老祖之一,

叶天赐!

几个时代以前的人物,为当世叶家无敌者之一,

掌控叶家刑法的存在,

几个时代以前真仙,以秘法活以至今。

萧瑟三人和许帝等人看到这位老者,

大吃一惊,

不愧是长生叶家,真仙竟然说出世就出世,真是恐怖啊!

想到这,几人连忙上前行礼。

对此,叶天赐只是看着萧瑟等人笑了笑,随后看向叶雪清,缓缓道:

“小雪清,你捏碎玉佩召唤我来此地,所为何事。”

叶雪清听到叶天赐的询问,赶忙道:“老祖,你快救救我弟弟,他身体出了大问题!”

听到叶雪清的话,叶天赐面带疑惑道:“你弟弟?小雪清你身为我叶家帝女什么时候有个弟弟了,况且,你弟弟不是在多年前...”

话还没说完,似乎感应到了什么,朝着一个方向看去,

看着躺在地上的叶辰,感受他气息,叶天赐面带震惊的看着叶雪清道:“小雪清,他是谁?为何身上有我叶家弑天神功专属弑天极意的气息!”

“老祖,此人正是流落在外的少主啊。”李青赶忙上前一步回答道。

“什么!”

叶天赐大吃一惊,略有所思道:“难怪有弑天极意的气息啊,没想到这孩子竟然在这!”

在叶辰第一次引动叶家核心之地的玉佩的时候,叶家几位老祖就感应到了,

当时有两位老祖联合出手推演叶辰的位置,

到最后都失败了,所以他们才说叶辰可能拜了一个不弱于他们的人为师,

而这两位出手的老祖中有一人正是现在的叶天赐,

此时看到叶辰,他又怎么能不吃惊呢!

“等等,这孩子身体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这么强大的血气能量!”叶天赐看着叶辰惊讶道。

他清楚的感觉到此时叶辰体内的血气能量狂暴无比,在体内四处流动。

叶雪清连忙道:“老祖,我弟弟他在秘境中吸收了一滴真龙精血,如今压制不住了,你快出手救救他!”

“什么!”

叶天赐面色凝重说道:“疯子,这孩子是疯了吗!区区尊者就敢吸收真龙精血,不要命了!”

说完,连忙落在叶辰身旁,

双手按在叶辰胸膛,一股股真仙之力缓缓度进叶辰体内,帮他压制血气。

要是让叶天赐知道叶辰吸收真龙精血的时候也不过是铭纹境的实力恐怕会更惊讶吧。

叶雪清,李青萧瑟三人和许帝等人这个时候皆是看着躺在地上的叶辰,

心中默默的为叶辰祈祷。

太古圣地

长老殿,

一位老者盘坐在大殿上方,闭目养神,

突然,睁开眼睛,看向西夏王朝的方向,

口中呢喃道:“真仙,叶家的人吗?希望不要出了变故啊。”

此人正是太古圣地太上长老之一的欧阳龙华,

在叶天赐降临东荒的第一时间他就感应到了。

面带思索之色,随后看向大殿下面一处方向,开口道:

“帝麟卫出动,将我太古圣地帝子以及古代怪胎们接回来吧,遇到阻拦者,皆杀!”

“领命!”下面一个身穿麒麟铠甲的男子说道。

随后快速离去。

如果此时有人在这绝对会大吃一惊。

帝麟卫,

太古圣地专属军队,

乃是太古圣地能够成为东荒最强圣地的保障之一,

人数不过一万,但每一位帝麟卫实力皆在真神境之上,是整个东荒最恐怖的军队,就连西夏王朝的皇室禁卫军都无法与之相比。

而刚刚出去正是帝麟卫的将军,

名为帝麟!

实力为至尊境初期,

但曾经凭借这遁一境巅峰越境斩杀至尊初期,在进入至尊境之后又凭借着至尊境初期的实力斩杀灵栾族一位老祖,

而那灵栾族老者至尊境巅峰修为,却被帝麟千招内斩杀,是一位当之无愧的狠人。

而帝麟卫军队的名字不是因为这个将军的名字而命名的,而是每一任帝麟卫的将军都是帝麟这个名字。

秘境中

叶雪清,萧瑟等人此时紧张的看着躺在地上的叶辰,

因为叶天赐出手的原因,此刻叶辰体内的血气能量已经渐渐平缓,没有刚刚那么狂暴了。

叶天赐看着地上的叶辰,无奈道:“你这小家伙,失踪多年,这第一次见面就给我这么个见面礼啊。”

随后双手收回,闭目调息,体内磅礴的灵力快速转动,随后快速灌入叶辰体内。

“这是老祖的天陵极意法!”李青看着叶天赐身上散发的气息,惊讶道。

天陵极意法!

乃是叶天赐从刚开始修炼所创,陪伴他自己一生,在他自己实力达到真仙后,硬生生的凭借自己的天赋将这自创的天陵极意法提升到仙法境界。

叶天赐曾经凭借自己所创的天陵极意法无敌一个时代,曾经在刚入至尊境巅峰时面对同境界对手的时候五招将其斩杀,并且放出豪言:

真仙之下我无敌,真仙之上一换一!

也就是因为这句话,让叶天赐的名字响彻整个九天。

九天所有势力在当时都知道叶家有一个疯子不能惹,他是叶天赐!

呼!

感受着叶辰体内血气归于平静,叶天赐也收回了灵力,缓缓起身,

看着面带焦急的叶雪清,缓缓开口道:“好了,他没事了。”

“真的吗!”叶雪清大叫一声,随后冲到叶天赐面前抱着叶天赐,小脑袋往叶天赐怀里拱了拱,开心道:“谢谢老祖!”

对此,叶天赐无奈笑道:“你这孩子,大庭广众之下,成何体统。”

对于叶天赐教训,叶雪清并不在乎,反而调皮的对叶天赐做个鬼脸,随后快速走到叶辰身旁。

“嗯~”

叶辰缓缓睁开眼睛,看着面前的叶雪清疑惑道:“我这是怎么了?怎么会躺在地上。”

叶雪清并没有理会叶辰的话,反而紧紧抱住叶辰,哭着说:“弟弟,你没事了,真是太好了。”

“什么叫我没事了?你先放开我行不行,等我了解一下情况啊。”对于叶雪清的表现,叶辰无奈开口。

随后,叶雪清放开叶辰,仔细的跟他讲了一下事情经过,当然包括了她有多担心叶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