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0章 询问秘事

今天晚上夏阳他们四人确实从头到尾忙活了整整一夜,都困坏了。这一觉他们都睡的很香,很沉。就连狗娃来敲了几次门也没有叫醒他们。

夏阳睡醒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

夏阳这才喊醒花和尚、王纯艳还有夏应天,然后四人一起去狗娃家里简单蹭了一顿便饭。

昨晚夏应天虽然被那绿眼飞僵的威压压迫的喷了一口鲜血,但是确实没什么大事。

简单吃完午饭后,四人再次回到了狗娃哥哥家里,开始商量如何去找老村长询问这封门村的秘事。

“待会我们一起去老村长家里,我来说话,你们都别插嘴!毕竟这些秘事连那些村民都不知道,所以老村长也不一定会告诉我们!”夏阳仔细想了一会儿,对着花和尚他们三个吩咐道。

他们全都点头答应,花和尚露出一个坏笑,戏谑的问:“你小子又有坏主意了?”

果然瞒不住花和尚这家伙,夏阳嘿嘿一笑,道:“什么坏主意,能达到目的的都是好主意,哈哈!”

旁边没有说话的王纯艳有些无语,瞬间给了夏阳和花和尚一个白眼,转身就离开了他们面前。

夏阳和花和尚对视一眼,两手一摊,一脸的无可奈何。

伴随着夏阳一声令下,夏阳带着花和尚、王纯艳和夏应天,一行四人,背着随身背包,直奔老村长家里。

老村长阿爷安安静静的躺在一个藤椅上,抽着烟斗,嘴里吐着烟雾,好生快活的样子。在他的旁边依旧站着上次那个年轻人。

后来了解到,这年轻人是老村长阿爷的孙子,村里人都叫他小浪。而小浪的父母去年因为在城里工地打工,不小心出事去世了,就留下小浪和爷爷老村长在封门村相依为命。

很快夏阳就带着花和尚他们三个来到了老村长家里。

小浪轻轻拍了拍藤椅上闭目眼神,还在静静抽烟的老村长,嘴里轻声说道:“爷爷,夏先生和他的几个朋友过来了。”

听到小浪的轻喊声,老村长这才缓缓睁开眼睛,抖了抖烟斗里的烟灰,笑着对夏阳开口:“夏先生,人老了,这困意也就多了,你别见怪啊!”

夏阳闻声微微一笑,摇了摇头,回答道:“阿爷哪里话,我们这次是来有事找您相商的。”

“哦……?夏先生有何事找小老儿相商啊?”老村长灭掉手中的烟斗,扶着藤椅坐了起来,眯着眼睛问了一句。

夏阳朝着老村长阿爷深深鞠了一躬,表情非常严肃的说道:“阿爷,我们是来和您老告别的!”

话音刚落,老村长阿爷直接惊的从藤椅上站起来,着急的问道:“夏先生昨晚将那僵尸除掉了?”

听到老村长着急的话语,夏阳内心偷偷一笑,先是点点头,接着又摇摇头,彻底是把老村长给搞懵了。

老村长面色凝重,满心疑问,压根不明白夏阳到底什么意思!

看着老村长脸上复杂的表情,夏阳身后的花和尚和王纯艳他们差点没笑出来。这夏阳实在太坏了,简直把老村长的内心搞崩溃了。

“小老儿愚钝,不明白夏先生究竟是何意?还请明示!”老村长很快换上一副诚恳的表情,开口询问意思。

夏阳表情严肃至极,甚至略带一丝愤怒之意,道:“原本我们已将黄眼跳僵消灭,可是后来发生的事情远远超过我们几人力所能及的范围,还请老村长同意我们几人的告辞,您可以申请上面另请高明!”

此话一出口,瞬间就像一把利刃直插老村长心口,他的脸色瞬间苍白无力,缓缓瘫坐在藤椅上,双目空洞无神。

感觉就在这一瞬间苍老了许多,旁边的小浪急迫的扶着藤椅上的老村长,开口关心:“爷爷,您没事吧?”

“哎!”老村长看着自己的孙子小浪,很快冷静下来,慈祥一笑,叹了一口长气,道:“爷爷没事!”

夏阳只是静静地看着这一切,并没有开口。

老村长再次从藤椅上缓缓站起来,佝偻着弯腰,走向院子中间,抬头望着后山断崖方向,仰天长啸一声:“天要亡我封门村啊!”

小浪看着爷爷此番样子,已经心疼的开始流泪了,而夏阳他们还是静静地看着这悲伤的一幕,没有任何反应。

老村长悲伤过后,走过去帮自己的孙子小浪擦干眼泪,露出慈祥的笑容,安慰道:“小浪是个男子汉,坚强一些,不许哭!”

小浪这才停止哭泣,用袖子抹了抹眼睛。

“夏先生你们昨晚应该已经见到那老家伙了吧?”老村长走到夏阳面前,问了一句。

夏阳面色淡定,果然和他猜测的一样,这封门村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往事。而他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老村长已经主动开始提起此事了。

“阿爷指的是那个黑翼飞僵?”夏阳装作疑惑的样子,也是反问一句。

“嗯!”老村长只是僵硬的点点头,在没有任何的言语。

“没错!”夏阳苦笑一声,说道:“看来老村长早就知晓这黑翼飞僵之事?”

老村长再次点点头,随后开口回答:“此事只有村子里的几个老家伙清楚,这是我们心中永远自责的伤痛啊!”

夏阳眼看目的达到,立即追问:“还请老村长明示!”

“哎!”老村长叹了一口浊气,摇了摇头,说道:“你们昨晚能活下来,看来那老家伙并没有迁就你们,老夫也就不多言语了,你们离开封门村吧!”

另夏阳没有想到的是,老村长居然会劝说他们离开。

夏阳并没有立即离开,反而继续追问:“那黑翼飞僵说他和封门村是世仇,到底怎么回事?”

“夏先生,这些事和你们没有任何关系,别问了,走吧!”老村长一脸决然的拒绝了夏阳的问题。

再一次劝说他们离开封门村!

夏阳依旧不动,对老村长留下一句:“阿爷,单独谈谈?”

这下老村长倒是没有拒绝,跟着夏阳走到一边,夏阳紧跟着开口:“老村长,就算你不为整个村子着想,也得为您孙子着想,是不是啊?”

老村长内心一疼,没有说话。

夏阳继续说道:“小浪才二十岁吧,正直大好的青春年华,总不能因为那些陈年旧事白白送命吧!”

老村长依旧沉默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