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2章 影帝的下马威

封门村祠堂内,院子中间被黄眼跳僵砸的大坑依旧清晰可见。只是其他东西都被收拾的干干净净的。

摆放封门村祖先牌位的祠堂大厅内,两边坐着六个年近百岁的老人,其中就包含老村长阿爷在内。

其余五位老者都是封门村的长老。村里人一般都尊称他们分别为大爷、二爷,三爷、四爷、五爷,还有老村长阿爷。虽然他们年岁已高,但都挺精神,一点也看不出有一丝百岁老人的样子。

二长老二爷开口询问老村长:“老六,你说夏先生他们几个真的还会回来吗?”

老村长表情非常严肃,语气坚硬的开口说:“大哥,你放心,我这辈子看人没有不准的。夏先生身上具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正气,一定会来的!”

“哼!”三长老冷哼一声,阴阳怪气的说道:“那可不一定,你们可都清楚那老家伙有多么强大,我们祖辈用了多大力气才将其镇压,估计这几个毛头小子早就溜了!”

老村长还是一脸慈祥的模样,他摸了摸自己的胡子,然后继续坚定自己的想法,说道:“三哥,你不用这样说,我相信夏先生一定会来!”

这时候,大长老清了清嗓子,表情认真中略带威严的开口:“无论夏先生来不来,我们也不能坐以待毙。那些事都是我们祖辈中的因,决不能让整个封门村来得果啊!”

“大哥说的有理!”四长老脸色凝重,随声附和了一句。

至于五长老,他坐在老村长旁边,只顾埋头抽烟,没有发表任何意见。

另外一边,夏阳带着花和尚、王纯艳还有夏应天也来到了祠堂门口。

夏阳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面前的祠堂,深吸一口气,随后迈步进了祠堂大院。

花和尚、王纯艳和夏应天也跟在夏阳身后一起进了祠堂。

就在老村长和五个长老还在喋喋不休的讨论时,夏阳他们四人已经到了大厅外面,正在迈着流星大步往进走来。

老村长连忙起身,朝着夏阳他们迎了上去。

“非常感谢夏先生不记前嫌,还能再次会来帮我们!”老村长微微一笑,态度非常诚恳。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

夏阳摇摇头,面无表情的回答:“你们先把封门村和那黑翼飞僵的恩怨过往告诉我们,我们再决定帮不帮你们!”

可是夏阳的举动偏偏就是伸手就打老村长这笑脸人!

听完夏阳的话语,花和尚直接在一旁憋笑,内心肯定在想:“夏阳你丫是真的牛逼普拉斯,把这帮老家伙的脸打的啪啪作响,哈哈!”

老村长原本微笑的面容瞬间凝固,内心五味杂粮,从那脸上的表情直接看的出来。

不等老村长开口说话,封门村的三长老顿时跳出来怒喝一声:“几个黄毛小子,毛都没长齐。还真以为我们这里需要你们几个黄毛小子的帮助?也不自己掂量掂量,你们是那老家伙的对手吗?”

“哼!”

说完,三长老冷哼一声,直接不在理会夏阳他们。

三长老的话语吓了老村长和其余几位长老一跳,大长老直接瞪了老三一眼,其他几位同样也一脸郁闷的盯着三长老。

老村长直接开口:“三哥,请你说话注意一些。不管怎么说,夏先生他们这几天帮我们村内不少忙呢!”

“难道我说的有错吗?你们也相信凭他们几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能斗得过那飞僵?你们醒醒吧,别白日做梦了!”三长老丝毫不在乎其他几个长老的脸色和老村长的劝说,态度依旧蛮横的说着。

三长老的话语,再次让老村长和其他几个长老顿时非常尴尬。

于是,老村长只能把眼神投向夏阳这边,开口连忙对着夏阳道歉:“夏先生,实在不好意思!我三哥他就是这样一个人,说话语气有些直,还望夏先生别往心里去。”

夏阳冷笑一声,反问:“说话直?那意思就是你们几个都是这么想的呗!”

老村长连忙摇头,否定的回答道:“夏先生,我们不是这个意思,只是……”

就在老村长话还没说完时,夏阳抬了抬手,直接打断。

“哼!”

然后夏阳也冷哼一声,朝着身后花和尚他们三人吩咐道:“和尚,既然有人不欢迎我们,那我们就赶紧撤吧,省的在这听有些人老说我们没有能力!”

花和尚眼珠子一转,顿时明白夏阳的意思,随口说道:“那就走吧,这破地方,佛爷我也呆够了!”

说完花和尚在前面开路,夏阳、王纯艳和夏应天紧随其后,就开始往出走。

“你们小心点,院子里这坑挺大,别别摔着了!”花和尚阴阳怪气的嘴里喊了一句。

夏阳直接施展踏云步法,拉着王纯艳和夏应天一个闪身,速度极快犹如瞬移一般,直接到了祠堂门口。

后面的老村长和五位长老差点以为自己眼花了,尤其是大长老,还揉了揉眼睛。

“和尚,你说这祠堂这么多年了,这院墙还牢不牢固啊?”夏阳也阴阳怪气的朝着花和尚问出一个没有理头的问题。

“这佛爷我哪知道去,要不我用紫金钵试试?”花和尚露出一个邪笑。

不等夏阳回答,只见花和尚手里忽然出现一个紫金色的钵盂。花和尚施展满身佛光,直接催动紫金钵,紫金钵飞上半空,变的比磨盘还大,上面还散发着浓郁的金光。

“轰隆!”

散发金光的紫金钵直接击中祠堂的院墙,顿时院墙轰隆一声就倒塌下去。花和尚直接收回紫金钵,然后身上散发的佛光也消失了。

接着花和尚转身看着老村长他们,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着说道:“老村长,实在不好意思,手滑了一下,我这紫金钵一不小心撞倒了院墙。真是对不起啊,老村长!”

花和尚的语气略显尴尬,不过态度非常诚恳,说话时还不忘朝着老村长和几位长老鞠了一躬。

此时,老村长和其他几位长老已经彻底呆住了。

显然被花和尚这强大的佛法修为震慑住了。昨天夜里这几位老者,并没有见过夏阳和花和尚的手段,所以被眼前这班门弄斧的一些小招式深深震撼到了。

夏阳大手一挥,道:“和尚,行了,他们都没有说话,那肯定老村长没怪你,我们赶紧走吧!”

“好嘞!”花和尚应了一声,接着转身就出了祠堂。

夏阳他们也紧随其后,没有任何停留的意思,径直出了祠堂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