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赌约

来到考场之外,吴韵正在焦急地等待着,见冯炎出来了急忙询问考核的结果。

“冯炎情况怎么样,考核通过了吗?”

“考核通过了,赵会长说后面他会把令牌和衣袍送到城主府上的,让我先回去。”

冯炎不知道赵策这么做的意义,他还以为每个考核通过了的都是这种待遇。

但吴韵知道一般通过考核的弟子是不会有这种待遇的,只有阵法师协会认为极具天赋的人才配享有这种待遇。看来赵策也意识到了冯炎的天赋异禀。

反正赵策会把令牌和衣袍送到城主府,冯炎和吴韵也没有过多停留直接打道回府了。

可还没有走到城主府就碰到了早已等候多时的郑幽,把路堵死了。

吴韵和冯炎本不想节外生枝装作没看到直接忽视郑幽,可郑幽却不肯善罢甘休。

“哟,这不是那只整天躲在城主府里的那只老鼠吗,怎么今天舍得出门了,是不是被赶出来了?”紧接着传来了郑幽跟他的小弟们的哄笑声。

冯炎还没有回应,吴韵先坐不住了,厉声回击道:“郑幽,冯炎是我们城主府的贵客,你说话前注意你的言辞。”

“原来是吴韵姐啊,小的眼拙没有认出姐姐,我的错,我的错。”说完还装模作样的赔礼道歉。

吴韵不仅没有接受郑幽的赔礼道歉,反而不停地对郑幽进行挖苦。

“别,我可不敢当你的姐姐,你可是大名鼎鼎的龙血一族,未来可是要被保送到高级宗门内门去的。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修士,可不敢让你叫我一声姐。”

但郑幽一点也不生气,对郑幽来说吴坚两女都是人间少有的绝色,尤其姐姐吴韵对男人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要是可以他更愿意娶吴韵而不是吴兰,可惜这是家族的决定他改变不了。但现在能够跟吴韵亲近亲近也是不错的,说不定以后还能一亲芳泽呢。

因此郑幽觍着脸回道:“哪有的事,你是吴兰的亲姐姐,我跟吴兰都有婚约了,叫你一声姐姐是应该的。”

可吴韵却对郑幽无比的厌恶,推脱道:“别别别,你们现在还没成婚呢,现在叫我姐太早了我受不起,你还是叫我名字我才好受点。”

“那不是早晚的事嘛,现在叫也不早了。”

“呵,是吗?别高兴的太早哦,万一一年后比试你输了,那不就贻笑天下了嘛。”

“怎么可能,我可是四阶龙血,直接加四百分,你们就算全胜分数也不可能超过我的,吴兰嫁给我是迟早的的事。”

接着郑幽又鄙夷地看了一眼冯炎,冷冷地说道:“等吴兰嫁给我了,我们就是一家人了,说不定我们的关系还能更进一步呢。等我家成为城主了,我就把某些老鼠给逮出来,让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郑幽这番话已经不是暗示而是明指冯炎了,吴韵自然也明白郑幽话中的含义,斥责道:“够了,郑幽我们现在要回城主府,希望你把路让开。”

郑幽反而悠哉悠哉道:“给你让开可以,不过……”说完指了指冯炎咬牙切齿地说道:“他不能走,我跟他还有还有笔账要算呢,不能就这么算了。”

见郑幽还不肯善罢甘休,吴韵厉声警告道:“你想干什么,郑幽我警告你,冯炎现在已经通过了阵法师协会的考核,现在已经是一名阵法师了。你想动手之前最好考虑一下阵法师协会的报复。”

郑幽对于吴韵的警告只是冷哼了一声,因为冯炎并没有穿着阵法师协会的衣袍和令牌,以为吴韵只是那阵法师协会来吓唬自己的。

“就他这个废物,也能做阵法师,那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不过嘛,让我放过他也不是不行,只是我有一个要求不知你能不能答应。”郑幽说完色咪咪地看着吴韵。

感受到郑幽的目光,吴韵感觉全身都起了一阵鸡皮疙瘩,但为了息事凌人还是强忍恶心:“说吧,什么条件。”

见吴韵答应了,郑幽指着旁边的酒楼说道:“只要吴韵小姐陪我进去喝一杯就可以了。”

在场众人都知道郑幽怎么会只是喝一杯这么简单,而且如果吴韵真的答应了传出去也会让吴韵的名声大损。

面对这种情况冯炎知道自己该出手了,不可能真的让吴韵去陪郑幽那个人渣,否则自己也太不是男人了。

于是冯炎大声地说到:“一个娇滴滴的美人怎么能跟一条只会仗势欺人的野狗喝酒呢,闻所未闻啊,传出去那还了得。”

郑幽听到冯炎的冷嘲热讽,脸上青筋暴起,对冯炎怒吼道:“冯炎,你说谁是野狗?信不信我撕烂你的嘴?”

冯炎吊儿郎当地说道:“谁搭话我说谁。”

“呵呵呵。”吴韵也忍不住笑出了声。而郑幽的小弟只能憋着小声的笑,不敢让郑幽听到。

郑幽此刻脸上青筋完全暴起,双拳紧握,双眼通红就准备对冯炎出手,怒吼道:“冯炎,你找死!”

就在冯炎摆起架势准备应对郑幽的进攻时,一个声音突然传来打断了这场即将发生的战斗。

“吴韵小姐,你们还没有回去啊,这是奉赵会长的吩咐来给冯炎送衣袍和令牌。既然碰见,就直接交给你们好了,免得多跑一趟。”

众人回头望去,说话之人身着一身阵法师协会的灰袍,腰间佩戴着阵法师协会的令牌,此人无疑是阵法师协会的人了。

而他刚刚说的话也证实了冯炎的阵法师身份的真实性。这下郑幽不得不收手,他也顾忌阵法师协会的报复。

毕竟阵法师协会可是很护短的,因为相比于炼丹师和炼器师阵法师要少的太多了。而且阵法师协会的实力不可小觑,连地玄门和城主府都要客客气气的,目前还是不要起冲突为好。

但冯炎可不想这么放过郑幽,嘲讽道:“怎么了郑幽,刚刚不是一幅想杀了我的架势,现在怎么了,萎了?”

看着冯炎那副冷嘲热讽的样子,郑幽虽恼怒却也无可奈何,只能咬牙切齿地说道:“冯炎你别得意,要不是阵法师协会护着你,你早就死了千万遍了。”

“是吗,看来你对自己的实力很有自信啊,那你敢跟我打个赌吗?”

“怎么赌,赌什么?”

“我们就赌一年后的比试,到时候我跟你比试,不过我们的比试必须既分高下,也决生死。”

冯炎说完在场所有人都震惊了,甚至怀疑冯炎是不是疯了,要知道郑幽可是拥有四阶龙血,一般的同级修士根本不是对手。

如果冯炎的实力比郑幽的修为高很多,或许还能这样做;但是冯炎的修为不仅没有郑幽高,反而还比郑的实力低很多。

冯炎现在才聚气一阶的修为,而郑幽的修为已经到了聚气四阶了。一年又能提升多少修为呢,提高到聚气三阶就不错了。

但问题是郑幽的修为在这一年内也会提升啊,而且因为他是龙血一族,修为提升的速度要快不少,冯炎怎么敢跟郑幽打这样的赌的。

而这正中郑幽的下怀,他正愁没有办法下手呢,既然冯炎自己送上门来了就怪不得我了,立即答应道:“好,我就跟你赌。大家都听到了,是他自己提的,我可没逼他,不能反悔啊。”

吴韵赶紧扯了扯冯炎的衣袖,示意冯炎别答应这个赌约。但冯炎却铿锵有力地回道:“我自然不会反悔,好好珍惜你接下来的日子吧,毕竟你所剩的时间不到一年了。”

“哈哈哈哈,大言不惭。一年后你就等着被我像捏死虫子一般的捏死你吧。”郑幽说完带着自己的小弟拂袖而去,冯炎跟吴韵也回到了城主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