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有人坐不住了

几个人等了会儿,唯独秦贺迟迟没到。

眼看着太阳慢慢越升越高,阳光都照到脚下,沈星光有些烦躁的摘下墨镜,不由得道。

“导演,要不咱们先走一步吧?秦贺又不是三岁小孩子,自己坐飞机再赶过来也是一样的。”

可既然主打嘉宾亲力亲为的卖点,节目组自然希望能多点真实的画面,没有人回答,沈星光更不耐烦了,娇俏的小嘴一撇,“太阳这么毒,我好不容易养白的皮肤都要晒黑了,我光过敏的。”

她吐槽的声音不断,可谁也没有接话,陆琛压根不会管这种小事,苏敏浩又是最小的,唯有罗素翻了个白眼,就只差对着沈星光说出矫情两个字。

傅幽幽注意到了,没忍住勾了勾嘴角,罗素的脾气倒是很和她的胃口。

毕竟是在拍节目,一旁的苏敏浩便主动给了台阶,“星光,你要是热的话,我这里有遮阳帽,还有防晒霜。”苏敏浩递上自己的装备,“女孩子肯定是受不了这些的,要不导演,我们先走?”

“节目开拍是要等人齐的,秦贺来之前他助理打过电话了,路上有点堵,马上就到了。”

胡州回答。

节目组本来就是六个人的团体,没有扔下一个先走的说法。

“这秦贺也真是的,明知道是第一天拍摄。还不早点出发,有这样的队友真是够了。”

沈星光嘴上不饶人,又是个大小姐脾气,自然不会顾及身边的人,站在最旁边的罗素转头看了她一眼,好几次想开口怼人又被她硬生生压了下去。

好歹是第一次见面,不好闹得太难看。

“沈小姐,既然秦贺都快到了,大家能一起走固然是最好的,还是再等等他。”

自己的要求一再被拒绝,骄纵惯了的沈星光立刻就不干了,黑着脸抱怨,“当初知道叶梦琦姐姐会参加节目,我才同意签这个节目的,没想到叶梦琦忽然不来了,节目组可能也是无人可请吧,尽请一些乱七八糟的十八线,一个没什么热度的演员竟然都敢这样晾着我了,可见嘉宾的素质。”

她话说的难听,好似针对秦贺,却又把大家都得罪了。

几个人面色都变了变,就连一直笑嘻嘻的苏敏浩都无语了。

傅幽幽淡淡开口,“你要是想和叶梦琦参加同一个节目,趁着节目还没开拍,现在退出完全来得及。”她声音很淡,却是说出了大家的心声,“既然大家有缘分参加一个节目,就是队友,节目还长着,以后说不准有了困难需要队友帮忙,秦贺既然不是故意迟到,等等他也没什么不妥吧?”

沈星光一噎,又不肯低头,“我也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大家都这么忙,还偏偏等他一个人!而且我脸都晒红了,演员的皮肤有多重要?你们又不是不知道!”

气氛变得僵硬,一直没怎么开口的陆琛扫了她一眼,嗓音有些冷,“我倒是很好奇,沈小姐这么娇生惯养,是怎么在娱乐圈待下去的?”

他一开口,空气都静了几分。

沈星光一张脸憋的通红,却又不敢造次,只能乖乖的闭上了嘴。

不多久,秦贺匆匆忙忙的赶了过来。

他跑的有些气喘,一到了目的地就开始道歉。

“实在是不好意思,出门的时候车坏了,路上又有点堵,让大家久等了。”

“没事,来了就好,大家出发吧。”

一行人排队安检,等上了飞机傅幽幽才发现,节目组竟然十分缺德的把她和陆琛分到了一起。

两个人近的不能再近。

傅幽幽无语,一坐下来就闭上眼睛装睡,省得两个人互相尴尬。

可随着飞机起飞之后,傅幽幽胃里一阵难受,整个人头晕目眩,脸上也沁出了密密麻麻的汗水,晕机了。

就在这时,掌心被塞进两颗药。

陆琛递了杯水给她,“喝了。”

这个药傅幽幽并不陌生,以前她每次坐飞机都会准备一些,原本以为已经好了,没想到老毛病又犯了。

她接过药吃下,果然好受了不少。

感觉到身旁的男人一直在看着自己,傅幽幽不自在的找了个话题,“你怎么随身带着这些东西,难道你也晕机?”

“不,”陆琛轻笑,“这是为你准备的。”

飞机上的空间本来就狭窄,陆琛这一笑,低沉嗓音里的性感就悉数飘到了她耳朵里,配上那张完美到无可挑剔的脸,简直了。

傅幽幽突然后悔自己问的这个问题,扭过头不去看他,可耳尖却莫名泛红。

陆琛笑的更加愉悦,“好好休息,到了我叫你。”

坐在他们侧前方的沈星光按捺不住,拿出手机偷偷拍了张照片,直接发给叶梦琦。

“梦琦姐,这个傅幽幽果然是个狐狸精!就连陆老师都被她哄的心花怒放!”

叶梦琦正在收拾行李准备出发拍摄综艺,收到信息看了一眼,手指瞬间收拢。

她从来都没看到陆琛笑的这么开心过,那个男人在她面前永远是冷静沉稳的,即便和颜悦色却也带着几分疏离。

她缓和了片刻,深吸几口气,稍微平复了下心情,给沈星光回复。

“星光,以后节目拍摄,就靠你来盯着傅幽幽了,千万不能让这个狐狸精抱上陆琛的大腿!”

“没问题!”沈星光一口答应下来,傅幽幽和叶梦琪之间,她当然选择站在叶梦琪这一边。

傅幽幽睡了一觉,再醒过来他们已经到了目的地。

新的取景地是一片海岛,海水清澈,碧波嶙峋,海面上还有一群海鸥盘旋,周围绿植林立,让人一看就心广神怡,简直就是休闲度假的圣地。

胡州砸了砸舌,凑到了陆琛旁边。

“这顾小少爷真是大手笔,这么好的地方说送人就送人了。”

陆琛回头,冷冷的瞥他一眼,胡州马上心虚的闭上嘴。

他怎么忘了,这老铁树最近正想着开花,还上赶着触霉头。

前面,傅幽幽拉着自己的行李箱,背上还背着个硕大的双肩背包,像进城投亲的傻孩子,陆琛快走两步,站她身边。

“你这小身板,背得动这些?”

“还行吧,总不会把我压趴下。”

好歹飞机上他给了自己晕机药,傅幽幽也不好对他太冷。

谁知陆琛懒洋洋的撇了她一眼,笑的懒散暧昧,“不如你撒个娇,这些东西我帮你拿了?”

傅幽幽后背都僵了,“不用,我们女孩子既然带的出来这些东西,就背得动。”

说着,她一甩背包,蹭蹭的往前走。

陆琛也不在意,宠溺的看着她的背影。

摄像师都疯狂了,抓准时机就是一顿拍,陆影帝也笑的太甜了吧,要是这些画面曝光不知道要震惊掉多少人的下巴。

这都用不着后期剪辑了,明眼人一看就能看得出来两个人的cp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