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中邪了

但直播间里依旧有不和谐的声音,“该不是摆拍吧?这些菜确定是傅幽幽在厨房里做的那些?几个嘉宾也都是影帝影后级别,演的挺真啊。”

“楼上的不黑两句是不是浑身不舒服?怕不是不损人晚上睡不着觉吧。”

评论里讨论的热火朝天,几个嘉宾却都没管,尤其是苏敏浩本来就着急赶飞机一天没怎么吃了,眼下有这么好吃的菜,没几口就吃光了一碗饭,又悄悄的将魔爪伸向了锅里。

锅里也就只有一碗的量了,他正要盛饭,可就在这时,陆琛忽然也把碗递过来。

“麻烦帮我盛半碗。”

苏敏浩的目光肉眼可见的失落了下来,他很想拒绝,但他不敢,十分肉疼的给陆琛一半。

“没有其他人要吃了吧?没有的话我可全盛到自己碗里了。”

听到没人要加饭,苏敏浩松了口气,把锅里的米饭全部盛到了自己碗里。

“天哪,敏浩弟弟这个不情愿又不得不割爱的表情笑死了哈哈哈哈。”

“敏浩你别忘了自己是个爱豆啊,注意点身材管理好不好?这么贪吃真的好吗,笑死。”

傅幽幽做的菜实在是好吃,几个人风卷残云,最后只剩下盘底了。

陆琛有些心满意足的放下碗筷,姿态还在那里,人却已经撑了。

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今天大家都辛苦了,刷碗的事就交给我吧。”沈星光看没人注意到她,主动接下了刷碗的工作。

毕竟当着镜头,这么多人看着,勤快能干一点,总不会错。

“你一个人刷这么多怎么行,我来帮你吧。”苏敏浩不由得说道。

“不用了,大家都辛苦了,早点上楼休息吧,我一个人能行。”

沈星光客气了一下,随后把目光放在了陆琛身上,她太想引起他的注意,结果陆琛从头到尾都没看她一眼。

“那就辛苦你了。”

说完陆琛就转身上楼了,剩下几个人也都是一样的话,沈星光反应过来的时候,楼下已经没人了。

她不过是客气一下啊,他们怎么全都当真了?竟然一个都不留下来帮她?

沈星光憋屈却不好表现出来,只得收拾碗筷转身进厨房。

“天,都是女生,不至于排挤一个人,只留下沈星光刷碗吧?傅幽幽和罗素都不能留下来帮着收拾一下的?沈星光实惨。”

“可不是,就三个女嘉宾,两个人故意留下沈星光落单,太明目张胆的排挤了吧。”

弹幕上刚刚消停一会儿,黑粉和杠精们就又忍不住自己的键盘了,连路人都看不下去了。

“楼上的怕不是脑子被驴踢了失忆了,做饭的时候只有傅幽幽和罗素忙前忙后,你们家懂事的沈星光连个头都没露,那个时候不出来帮忙,现在不过是洗个碗,还要一群人帮忙?你要是看不惯你去帮着洗得了。”

“参加个节目哪来的这么多玻璃心,不就是洗个碗吗?想洗就洗,不想洗就不洗,谁逼她了吗?”

眼看着弹幕上骂不停,胡州马上让摄像师扛着机器上二楼了。

只是嘉宾凑在一起吃饭还不够,二楼阳台有个茶室,现在大家应该都在二楼喝茶呢,去二楼拍弹幕上应该会和谐许多。

二楼茶室,陆琛席地而坐,正在煮水烫茶,他静静的坐在矮桌前,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这么一瞧还真有那种遗世独立的风骨,不紧不慢的煮好了茶,给几个人一人倒了一杯。

二楼的风景更广阔些,窗子开着,带着些微凉的海风吹进茶室,吹散了一些热气,带来海边独特的味道,让人不自觉的沉静下来。

窗口还挂着一个风铃,是海螺挂成的,风一吹就碰撞在一起,声音清脆,窗外一轮弯月,远远的悬挂在海平面之上,海平面上的水波荡漾,倒映着月光,像画里的世界一般。

“真没想到节目组能找到这么美的地方。”秦贺先开口道。

“也是费了一番功夫的,不过好在结果不错。”

“以后等我老了,就买个房子在岛上养老,每天就坐在阳台上喝茶吹风,肯定逍遥得很。”苏敏浩笑的惬意,他吃饱喝足,感觉人生也就不过如此了。

秦贺半开玩笑,“那你可能得带着陆大神,不然谁帮你煮茶?”

几个人都笑出声,气氛惬意得很,胡州计算着时常,差不多到时间就关了机器。

“今天大家都辛苦了,拍摄就到这里,大家早点休息。”

说完,胡州打了个哈欠,带着摄影师和工作人员下楼了,几个人喝了茶,也都离开茶室回房间休息。

傅幽幽也起身,放下茶杯回房,刚走到门口,就被秦贺叫住。

“傅小姐,我听说了,今天上午多亏你在机场帮我说话,才没让我落单,谢谢你。”

“不用客气。”傅幽幽没放在心上,他要是不提,她对这件事完全没印象了。

刚要转身,就看见从楼梯口上来几个人。

沈星光身后跟着两个生活助理,手上还湿漉漉的,而沈星光从头到尾干干净净,从二人旁边路过,神情不屑。

傅幽幽眼眸微眯,她早就料想这个大小姐也不会真的自己洗碗,只是装给粉丝看的罢了,就是可怜了生活助理。

傅幽幽回房带上门,她的房间是主卧,十分宽敞,把窗子打开,海风吹动窗帘摇曳,站在这二楼上,远远的能看见沙滩,海面倒是有些远了。

她没怎么在海边玩过,还挺喜欢这种静谧的气氛的,尤其是海风吹在脸上的时候,和其他的风都不太一样,温柔又热烈,清凉又惬意。

洗完澡出来,正要关窗休息,放在桌面上的手机忽然震动了下。

她拿起手机,是一条验证消息。

有人申请加她好友,头像一片纯黑,名字只有一个字母,L。

L?陆?陆琛?还是说,是罗素?

不知怎么,傅幽幽觉得是陆琛的可能性大些,为了确定对方的身份,她通过了验证。

一条消息立刻发了过来。

“夜里风大,睡前记得关窗,小心着凉。”

看着这消息,傅幽幽更确定这人就是陆琛,因为罗素绝对不会大半夜说这种无聊的话。

只是……

他发这样一条消息是什么意思?

她忍不住问:“你最近是不是中邪了?”

不等陆琛回复,傅幽幽又发了条消息过去。

“你不用因为以后要合作或者是我大哥的缘故勉强和我相处,我只会觉得更别扭。”

陆琛准备回复消息的手愣是没按下去。

她好像曲解他的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