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疑问

龙夜惠在那凉亭里面玩着手机,忽然间一辆辆警车开了过来,停在了大门口,从车上下来一名警官,他率领着几人朝里面走去。

什么情况?警察咋来了?难道里面出什么事情了吗?龙夜惠立刻离开那凉亭,跟着警察走了进去。

王博文和白魁本想离开,但是一看到后方警察正在往这边走来,只好待在这里。

“王博文,你觉得蒋豪军真的是自杀的?“

“钥匙只有他有,而且四周诸如窗户这类的都是关着的。”

一群警员走进了卧室中,他看了一眼蒋豪军的尸体后,便下令让其它人员勘察起情况。只见其中四名警探拍起照片来。为首那人转过身来,面对着身后的一帮人:

“你们都是蒋豪军的直系亲属吧,我是王威龙,稍后我会有几个问题问一下你们。”

“王警官,你觉得老爷是被他人杀害的吗?”

“这个还不好说。”

秦俊杰来到了蒋豪军面前,看了看他手中拿着的那把冰冷的刀以及那上面沾着的斑斑血迹以及他左手手臂上留下的小型针孔。秦俊杰总感觉哪里不对,一个自杀者的握刀方式不应该和伤口平行在一个水平线上吗?感觉像是被人放上去的。还有他左手手臂静脉那里的针孔。秦俊杰蹲下身,发现了地板上那不易察觉的注射器以及不远处的弹片,难道他真正的死因,还有这弹片。刚想到一半,就闻到了一股幽香,他把目光对准了那盆盆景。

那盆盆景则散发着淡淡幽香,一只小虫子爬到枝干那儿一闻到这香味立马掉了下去,难不成这香味能让人昏迷。他看了一眼对面那正在播报新闻联播的电视机,看来蒋豪军死前就是在看电视,看到一半昏迷然后被刺杀。

当他刚要去触碰盆景时,被王威龙一把喊住:“那位小帅哥,不要乱碰案发现场的东西。”

“这盆盆景被他主人精心呵护的不错,我就想近距离好好观望它。”

“你可以去别的地方观望,在这儿可不行。”王威龙挥了挥手示意他退后。

秦俊杰立马就从那里退了回来,龙夜惠此时也来到了这里,当她看到蒋豪军已经死掉时,心里不由得一惊,赶紧来到秦俊杰旁边:

“蒋豪军死了?”

“没错,你和杨依谈判的怎么样了?”

“本来想在凉亭里直接和她谈的,结果她偏说要准时直播,让我在那里等,结果等到一半,警车来了,出于好奇我便跟了进来。”

“十一点整,我会和蒋豪军家人以及管家,女佣进行一个笔录。”王威龙把目光扫过众人,随后便把尸体装进了袋子里,由其他四名警察抬了出去。

“俊杰,你说这是自杀还是他杀?”

“案发时当时其他人都在大厅,只有他一个人在卧室中看电视,一开始我也以为是他杀,后来直到看到他握刀姿势不对后,我就感觉这绝不是自杀那么简单。”

“握刀方式不对?”

“自杀握刀刀尖朝向里面,刀身与伤痕处于同一水平线,而我刚刚看那刀的握法则有些古怪,虽然刀尖朝里,但是刀身有些偏离,给我感觉就是从后方被人杀害或者用了什么机关,杀害他后刀自动落到他手上,伪装成自杀。”

“可这里四周密闭,如果后面有藏人的地方那么应该会被他发现,可是他遇害时并没有发出什么大的动静。”

“那盆精心修剪过的盆景所散发出来的香味可以让人瞬间昏迷,这样后方藏着的那个人则趁他昏迷不醒时将他杀害,并且伪装成自杀。”

龙夜惠看了一眼四周:“可这里有藏人的地方吗?而且就算藏了一个人在里面,那么他又是怎么逃走的?”

“我们进来也就不到三分钟时间,凶手如果事先藏在衣柜里,等他们冲进来,然后趁着大家注意力都在蒋豪军身上时,立刻从里面出来,然后离开现场。”

秦俊杰看了看蒋豪军身后的衣柜,他走到了那里,拉开了衣柜门,里面一排排的放着各种各样的衣服,非常整齐,丝毫没有凌乱,如果凶手躲在里面的话,那他要出来的话我们第一时间就发现他了,所以,这不可能。

“怎么样?有没有可能?”

秦俊杰摇了摇头:“如果里面藏着一个人,那么他出来时势必会把衣服弄乱,我们也会听到声响,看来这是一个机械性密室。”

“所以,这是他杀?”

“我得弄清楚这个密室的诡计是咋样的。”

王威龙在把大家都解散了后便和其他警员在相互讨论,秦俊杰便和龙夜惠两人先行退下,却不巧撞见了杨依。此时的她已经换上了自己穿的衣服,当她看到龙夜惠和秦俊杰两人时便走了过去:

“我听说这儿发生命案了?”

“对啊!”

“你不是要跟我谈判吗?马上就要到11点了。”

“那咋们就去那个凉亭吧。”

秦俊杰的目光变得坚定起来,自己无论如何都要搞明白凶手是如何完成在不进入他房间内就把蒋豪军杀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