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推演

晚上八点,当众人都已经回房休息时,一道身影出现在了一扇窗户旁边,他用小型微声波炸弹将那窗户上的玻璃炸开一个小洞,由于动静小,所以没有吵到房间中人,他小心翼翼的打开窗户,双脚落地后便把窗户关好,从腰间拿出了一把手枪,向前方走去。

哗啦啦的水声传入他耳朵,他定睛一看,有人正在浴室里洗澡,那块透明玻璃虽然有一层雾气笼罩在里面,但是透过那一丝雾气也能看到洗澡之人身材极好。

原来她在洗澡,那我就在这里等她。五分钟后,水流声停止,蔡月葵裹着浴巾从里面走了出来,刚来到床边,就被人用手枪顶住了额头。

“你还真是锲而不舍呢,王博文。”

“把东西交出来。”

“你就不能温柔点吗?”

“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把东西交出来,要么死于我枪下,所以,请选择。”

“如果我两个都不选呢?”

王博文刚要扣动扳机,立马就被蔡月葵给卸了下来,蔡月葵拎起左脚将他踢倒在床上,王博文刚要起身,被蔡月葵死死压住。

“蒋家有人在跟血蝎做交易,那人手头上掌握着大量4869号药物资料,剧我所知,蒋豪军一直想查到此人,但是他至死也不会明白,那个跟血蝎做交易之人就是他的亲人。”

“蒋军龙兄妹?”

“王博文,你真的认为纸条在我这儿吗?”

王博文一个翻身,这回轮到蔡月葵被压在下面了。

“我得亲自搜。”

他说完从蔡月葵身上离开,来到了衣柜那里,打开了衣柜门,开始搜查起来:

“你怎么知道蒋豪军家人跟血蝎有交易往来?”

“海天一色后面有块地,那里只有蒋家直系亲属才能进去,我和李军都进不去,之前我看到兄妹俩曾经一起进去过,后来出来后便大吵了一架,也不知发生了什么情况,于是我便偷偷摸进去一探究竟,结果你猜我看到了什么?”

王博文回过头看向她,蔡月葵顿了顿后开口说道:“那里种植着一珠珠植物,都是用来制造4869号药物的关键农作物,旁边都有人在把守。从他们手上的纹身就能看出他们是血蝎的人,想必那两兄妹中有一个肯定跟血蝎有交易。”

“你为什么要叛逃血蝎?”

蔡月葵点燃了一支烟,吐出阵阵云雾望向前方。

秦俊杰来到离海天一色最近的一家酒店,在这儿则可以看到对面蒋豪军所住的豪宅。

秦俊杰开始推演起来,密室总共分为三种,机械性密室,物理性密室,心理密室。蒋豪军被杀案既不是物理密室,没有可以逃脱的地方;也不是心理密室,没有人事先藏在里面将其杀害;想来想去就只能是机械性密室。

《三口棺材》当中的密室讲义中有提到:

第一,这是谋杀,凶手利用某种机关在特定的时间内将被害人杀害,机关就藏在那些我们看不到的家具边上,有可能是很早以前就设计好的机关若干年以后再次被凶手发现,从而利用起来。

第二,这是自杀,被害人由于某种原因对这个社会感到绝望所以选择自杀。

第三,谋杀后被人伪装成自杀,凶手在密室内成功杀人后将现场伪装成自杀,凶手在成功杀人后,利用被害人的钥匙进入房间内,然后收拾好一切后将钥匙和门把手用线条连接在一起,等门一开,凶手走出门外关好门,线条一断,钥匙自动回到被害人裤兜里的同时,门锁直接锁上,完成这一切。

秦俊杰在脑海里反复推演了好几种密室,并且想到了李军他们几人的住所,李军住在蒋豪军隔壁,蔡月葵住在左手边第三间房屋里,蒋军龙则住在蒋豪军对面,蒋葵月则住在蔡月葵旁边。最有可能实施作案的难道是李军?

密室当中第一个冲进密室之人就是凶手,当时是蒋军龙,可是第一个走到蒋豪军面前的人是李军,难道是他?明天得找个理由去他房间里看看,盆景,香味……

韩美惠坐着飞机来到了海港,一走出海港飞机场,叫了一辆出租车朝着三湾驶去。那名司机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后视镜,随即把目光对准了座在自己旁边的那名美女,顿时咽下一口唾沫,这身材可真不错啊!

“美女,你是第一回来海港吧,要不要我来介绍一下?”

“不用,我以前来过。”

“美女,其实你运气还不错,刚好碰上了客流量不多的时候,每年的冬季都是客流量最多的时候,像前些年冬季的时候三湾人最多,人拥人,人挤人的,而且这里海鲜也不错。”

“师傅,快到三湾了吧。”

“快到了。”

车子一路驶向三湾,韩美惠看着路边的景色,那高高悬挂在天上的太阳,那一某强烈的阳光照射到她脸上,她赶忙用手去阻挡。也不知俊杰那边怎么样了?

海港可是热带季风气候,全年暖热,雨水充沛,光今天温度就达到了39度,街边上行走的路人被这太阳光炙烤的没精打采,眼神中充满了呆滞和木讷。

车子在一处沙滩前停下,司机忽然来到韩美惠面前,还没等他开口,韩美惠会心一笑,把那红唇凑进他耳边:“怎么,想跟我好好亲热亲热,促进感情?”

“还是美女懂我啊!难道你很寂寞?”

“可以是可以,不过打的费能不收吗?”

那涂着黑色指甲油的指甲划过他脸庞,直至他喉结处。那名司机点了点头,韩美惠嘴角上扬,最近她还真是有点孤单呢,再加上他又去H市了,看来只好找个男人满足一下自己了。

“放心吧,我会很温柔的……”

那名司机看着她那雪白的大腿,魔鬼般惹火的身材,那焰艳红唇……

过了十分钟后,韩美惠从车上走了下来,那名司机则点燃了一支烟抽了起来。他也就那样啊!韩美惠脱下了那件白色短袖,换上了黑色泳衣朝着远方一处遮阳亭走去。

那上面趟着一个人,她戴着一副墨镜看着外面沙滩上一群穿着比基尼的美女在打沙滩排球。

“什么风把你吹来了,美惠。”

“好久不见啊!姐姐。”

她摘掉了墨镜,从那张躺椅上坐了起来:“小奶龙越来越性感了。”

“你不也一样吗?”

“你有什么事?你不会就是单纯来度假的吧。”

“你有没有兴趣做光影司四大长老之一?”

“我?”

韩美惠点了点头,她把目光望向远方,眼神变得凝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