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碎尸万段

叶飞扬心中一是恨不得将火昊碎尸万段,二是担心妹妹叶倾城受到伤害,三是被火昊这一顿骚操作搞得又惊又喜,可谓是滋味万千。

他假装恭敬道,“太子殿下圣明!飞扬此处有三谢!一谢太子殿下为飞扬沉冤昭雪!二谢太子殿下让舍妹武魂物归原主!三谢太子殿下赏识提拔之恩。飞扬愿为帝国大军先锋,平定南荒叛乱!”

火昊见叶飞扬吐露心声,神色转好,便知他已相信自己,不由心下大喜,大笑三声,“好!他日你大军开拔南荒,我必亲自为你击鼓送行!”

叶飞扬拉着叶倾城一齐行礼,“谢太子殿下!”

火昊站定受了这一礼,看见旁边宇文渡已准备妥当,便道,“叶战神,还请倾城小姐稍作准备,盘坐凝神,武魂立刻物归原主!”

叶飞扬连忙道谢,仔细吩咐叶倾城盘坐,静心凝神,无思无虑。

宇文渡依旧是一副得道高人模样,左手背在身后,右手平托冰蓝发亮的冰凤凰武魂,缓缓朝叶倾城头顶按去。

由于这冰凤凰武魂本就是叶倾城身体自发觉醒,所以融合极快,几个呼吸之间便尽数归于体内。仿佛破镜重圆,又似丢失了许久的重要部位重归于身,叶倾城顿感全身上下无一处不清爽舒服,十万八千个毛孔都要打开了一样。

她睁开眼睛,挑起抱住哥哥手臂,撒娇道,“哥哥,我的武魂回来啦!全身上下都好舒服!”抬眼一看,发现在场所有人都看着她,又含羞地吐了吐舌头,缩到了哥哥背后。

火昊神情大悦,“恭喜令妹武魂物归原主!”

叶飞扬将妹妹从背后拖出,宠溺地叱喝道,“还不快谢谢太子殿下和宇文长老。”

叶倾城羞羞答答低头行礼,“谢太子殿下,谢宇文长老。此等大恩,倾城没齿难忘。”

火昊哈哈一笑,爽朗道,“叶战神与令妹这几日遭此等变故,想来应该是心神俱疲,不如与我等一起先回南丰城休息,明日傍晚,我在城主府设宴,广邀宾客,替你正名!”

......夜深人静,明月高悬。

叶家大院。

叶家遭此变故,仆人、丫鬟早已尽数被苏家驱赶离开。几乎所有房间里值钱的东西都被一扫而空。叶飞扬回来一顿收拾,特意只整理出了一间可以休息的房间。

叶倾城这两日生死之间走了一遭,心中起伏无法平静,便赖着哥哥不肯睡觉,叶飞扬无奈只好陪着她在房顶上看月亮。

叶倾城秀丽的小脑袋靠在哥哥肩膀上,有一搭没一搭地问着这两天发生的事。

叶飞扬对这个妹妹也耐得烦,一个问题一个问题回答,只是思绪似乎并不在此。

“哥,你说你咋突然变这么厉害了!先天高手都打得过诶,还一直不肯告诉我,再不说,我就要生气啦!”叶倾城脑袋使劲往哥哥怀里钻。

叶飞扬一脸坏笑,“哈哈,当然是因为你哥乃是上天选中之人,突然王八之气爆发,那帮宵小,自然被我吓得一动不动啦~”

“切,讨厌,就知道敷衍我。坏哥哥!”叶倾城抬起头来,嘟着小嘴鼓起腮帮子气呼呼地看着叶飞扬。

“嘿嘿,哪有,哪有。”叶飞扬完全不害臊,眼睛到地上四处乱瞄,似想寻个地上夜跑的小动物抓来玩耍。

突然叶倾城想到了什么,双手抓住哥哥的耳朵不让他乱动,“哥你说啊,玲珑她们一家真是坏透了,但又一想玲珑也是怪可怜的,一家子都被骗了,现在就剩下她一个了...”

叶飞扬剑眉轻挑,毫不在乎大声道,“你我大仇已报,又得太子殿下沉冤昭雪,管她这等自做作孽不可活的恶人做什么,反正现在她肯定死了。武魂转移之法歹毒无比,失去武魂者一时三刻必死无疑,若不是你哥我天纵之才,你也早就去见爹娘了。”

他大大打了个哈欠,假装困意十足,“小妹,今日情况特殊,你我回房休息,你睡床我睡地板,记得和衣而睡。”

叶倾城只得不情不愿跟他回房。

二人回了房间,熄了灯,叶飞扬比了个噤声的手势,拉着叶倾城坐在床头。

叶倾城见此时哥哥神色有异,心知肯定是有事,乖巧坐下不动。

约么盏茶功夫,叶飞扬拉着叶倾城不动不动,只有二人轻微的呼吸声。

原来,叶飞扬回到叶家大院后,便感觉不少人监视此地,其中一人功法高绝,呼吸声几不可闻,定是那宇文渡。

他不敢露出异样,直到此时,那宇文渡确定二人已然休息,飘然离去。

只留得十几名先天高手继续监视。

许久,叶飞扬确定宇文渡已然离去,小声缓缓道,“倾城,你讲话一定要最小声,外面有人监视。”

叶倾城瞪大了美目,满是疑惑,没敢说话,。

叶飞扬依旧小声,“今日太子和那宇文长老看到你安然无恙的时候,竟然神情没有一丝异色。”

叶倾城心思敏捷,转瞬便明白了哥哥的意思。

自己中了那必死无疑的武魂转移之术,却是安然无恙。这是因为哥哥突然变得很厉害,然后救了我。

太子他们看到我得以存活,竟然全然没有惊讶之色。

嗯...“这说明太子他们知道你能救我!”叶倾城轻声脱口而出!

叶飞扬缓慢点了点头,“另外,三天前,我还只是后天圆满。今日洞口杀那三人,皆是先天六重。”

三天!一个后天圆满,能杀三个先天六重、能救一个必死之人!

换成谁也晓得,这里面必然有着无法想象的天大秘密!

叶倾城想通关节,俏脸变白,“他们是想图谋哥哥身上的秘密!”

她仔细想了想,三天时间,能让哥哥变成这样,至少变成了先天六重!一口气提升六重境界...天呐,如果是丹药,那势必是绝世神药!如果是宝物,那必是绝世宝物!如果是功法,传说中的天阶功法都未必有这个效果...太子许下这无边的荣华富贵,应该为的就是麻痹哥哥,然后趁机得到哥哥的这个秘密。

叶飞扬苦笑道,“我自信能与太子一众一战,就算是战之不过,也能逃脱...”

叶倾城顿时明白,哥哥是怕战斗之际,无法顾及自己的安危,怕自己受到伤害。

哥哥定是一早便发觉太子意图,只是担心自己,才一直虚与委蛇。

哥哥性子本是刚烈无匹,天知道,他忍得有多痛苦...自己还是成为了哥哥的小累赘...想到这里,她不禁美目垂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