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你!给我舔鞋!

沈飞,一个三十岁男人,创业失败,寄住在丈母娘家,受尽了白眼,老婆吵着闹着要离婚,窝囊至极。

他以为,自己的余生,会一直这样窝囊下去。

直到那天,游轮失事,他掉进大海,侥幸大难不死,这一切,才得以改变

沈飞醒来的时候,海水正在往他的鼻子里倒灌。

一阵酸涩的感觉袭来。

他剧烈咳嗽起来,接着用虚弱的手臂,强撑起身体,让自己的鼻子,远离那挟裹着沙子的海水。

这时,一双细腻的手,突然搀住了他的胳膊。

沈飞转头看去,一张绝美的容颜,映入他的眼瞳。

女人有着一张极美的脸,明亮的眼眸,似有星辰大海,飘逸的青丝,更是楚楚动人。

沈飞感觉自己的心脏重新恢复了跳动,一阵柔美轻盈的嗓音在他耳边响起。

她看着沈飞,俏眉微蹙,似乎是在呼唤他的名字。

一阵尖锐的耳鸣声划过,她的声音,在沈飞的耳朵里,渐渐变得清晰起来。

“先生?先生!你没事吧!”

绝美女人想要将沈飞拉起,一阵细软的触感从沈飞的胳膊肘传来。

“先生?先生!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沈飞想要张口回应女人的询问,但他无法控制几近干涸的喉咙。

“先生,您也是未来号游轮的乘客吧。”

绝美女人问道,沈飞点了点头。

他将舌下刚分泌出的唾液咽下,勉强张合起干裂的嘴唇。

“水,给我水。”

“先生,你站起来,跟我去营地,我给你拿水。”

绝美女人把沈飞拉了起来,沈飞虚弱的倒向她。

她连忙抱住沈飞的胳膊,用自己的身体,支撑着沈飞。

胳膊上的触感更加真实起来,沈飞觉得这样有些没礼貌,想要站立住。

可是他的身体,太过于虚弱,已经不能让他再稳稳当当的站立了。

“先生,你用点力气,我带你去喝水。”

可能是身体对淡水的渴望,沈飞的双腿,稍微有了些力气。

在女人的搀扶下,沈飞迈开双脚,一深一浅的往前走去。

模糊间,沈飞看到一处营地,那里有八个人,他们正围着一个火堆说话。

在他们的左侧,有一艘救生艇。

在救生艇下面,放着二十几瓶矿泉水和一些零散的压缩饼干。

这些人在看到沈飞之后,立刻站了起来,然后全都朝这边走了过来。

沈飞以为终于得救,可以喝到水的时候,一个满脸纨绔气息的男人,走了上来。

“哟!这不是沈总嘛,好久不见啊!”

狂妄刻薄的语调,让人听着便生厌。

沈飞冷冷注视着这个男人,心里腾腾冒火,恨不得将其碎尸万段。

林俊才,滨海林家的长子长孙,他家的林氏集团,资产破百亿,妥妥的富三代。

之前沈飞与一个关系特别好的兄弟在合伙创业时,与他发生过冲突,因此有过交集。

再后来,沈飞的公司出现财务危机。

林俊才因为之前与沈飞在生意上的矛盾,故意暗地设套,让沈飞破产,背上了巨额债务。

沈飞的兄弟因不堪债务重负,直接跳楼自杀了。

而沈飞,也因为这笔债务,失去了房子,车子,住进了丈母娘家,终日受人白眼。

沈飞的老婆也是因为这笔债务,吵着闹着要和他离婚。

为了不让生活彻底崩塌,同时挽救这场婚姻,沈飞策划了一场游轮旅行,没想到

沈飞正懊悔自己为什么要带着老婆、岳父、岳母出来坐游轮,接着便看到他们三人竟完好无损的站在林俊才身后。

一股狂喜,瞬间替代了沈飞心中的所有情绪。

沈飞直勾勾的看着他们,他们也在不可思议的看着沈飞。

“林俊才,他现在很虚弱,快给他水。”

女人柔美的声音在沈飞耳边响起,沈飞下意识看向林俊才手中的矿泉水。

林俊才瞄了眼手上的水,坏笑着举起手里的矿泉水瓶,在沈飞眼前晃了晃。

“你是不是想要这个啊?”

沈飞伸手去抓,结果抓了空,身体紧接着便虚弱的趴在了地上。

“哈哈!哈哈哈哈!”林俊才指着沈飞,肆无忌惮的大笑起来。

“沈飞,你不是骨头很硬嘛,公司破产,背上那么多债务都不愿意把你们研发的技术代码交出来,现在怎么肯为了一瓶水就给本少爷跪下了。”

沈飞下意识抓住了手底的沙子,脑海中浮现出自己那兄弟在跳楼前的绝望神情。

林俊才笑够之后,将沾满沙子的皮鞋伸到沈飞面前,冷冷道:“沈飞,你给我舔干净了,只要你舔的足够干净,本少爷就大发慈悲,把手里的矿泉水给你。”

沈飞抬头朝林俊才投去愤恨的目光,林俊才玩味的笑道:“怎么,你不愿意?”

怒火,几乎要将沈飞给埋没,可他的身体,不允许他做出任何的反击。

就在沈飞万分无助的时候,他看向站在林俊才身后的那三个人。

沈飞的岳父李安国下意识将目光转移到了别处,他的岳母丁春芳则低头看向自己的手。

只有沈飞的老婆李萍,正皱眉注视着沈飞。

“萍”

沈飞还未喊出老婆的名字,她突然踢起一脚沙子,直接扬在了沈飞的脸上。

惊骇!

不解!

沈飞将嘴里的沙子吐出,然后抬手擦脸,接着睁眼看去。

他老婆李萍已经走上前来,她的目光,让人心寒,像是在注视一个陌生人。

“还想问凭什么!你能给林少舔鞋,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分!你要知道,林少可是未来林氏集团的掌门人,身价过百亿的高富帅,你算个什么东西!”

被李萍这么一吹捧,林俊才瞬间便有些飘飘然了。

“林俊才!李萍!大家都是落难的乘客,你们这样做,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绝美女人皱眉瞪着李萍和林俊才。

“怎么,秦总,你认识他?”林俊才瞥了一眼绝美女人轻蔑的问道。

“不认识,但我觉得你们这样做,实在是太过分了,赶紧给他水!”

林俊才冷哼了一声,低头看向沈飞,神态十分嚣张。

“沈飞,别说我没给你机会,看在秦美人的份上,我不用你给我舔鞋了,只要给你把鞋面上的沙子擦干净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