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她是唯一的光

李萍往前走了两步,她抬起手来,狠狠的在沈飞的后脑勺上扇了一巴掌。

“你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给林少擦鞋啊!不想喝水啦!”

沈飞的后脑勺,火辣辣的疼,他不明白,自己的老婆,为什么要这样对自己。

在干渴感的刺激下,他顾不得深思,已然做出决定。

大丈夫立于天地之间,没有吃不了的苦,没有受不了的辱,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只有活下去,才能有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本钱。

现在,先把水喝到,解决燃眉之急才是最紧要的。

他想着,咬牙伸出自己的手,然后抓住袖口,在林俊才的皮鞋上擦了起来。

林俊才更加嚣张的笑了起来,“不错,不错,另一只鞋,也给本少爷擦干净了。”

沈飞抬头狠狠的瞪了眼林俊才,结果他看到自己老婆李萍,竟然也在跟着陪笑。

一把刀,像是插进了他的心口,鲜血顺着刀刃,一滴滴滑落而下。

林俊才扭开瓶盖,狞笑着看着沈飞,威胁道:“继续给本少爷擦!不然我就把水倒掉!”

沈飞闻言,立刻抬起另一只手,揪着袖口给林俊才擦另一只皮鞋上的沙子。

就在这时,一股水流,突然从沈飞脑袋上浇了下来。

“哈哈,沈飞,你还是那么傻,我说什么,你就信什么啊,当初如果你再谨慎点,别信我说的话,你那兄弟,应该就不会跳楼自杀了吧!”

林俊才大笑不止,那些从沈飞头顶流淌而下的水,慢慢渗入了沙子里。

沈飞绝望的抓起沙子,目眦欲裂,胸腔已被怒火填满,几要喷发。

公司破产,兄弟自杀,从光鲜亮丽的创业新秀到寄住在岳母家的废物赘婿。

这一切,都是拜眼前这个男人所赐!

现如今,他大难不死,竟还要遭受这样的羞辱!

沈飞想要杀了他,就算是玉石俱焚,也在所不惜!

“林俊才,你到底想干什么!”绝美女人握着粉拳皱眉呵斥道。

林俊才摊开手,空矿泉水瓶掉落在沈飞面前,里面已经空空如也。

他看着绝美女人,一脸无辜道:“秦美人,我没干什么啊。”

女人一脸气愤的快步走向营地,接着拿回来一瓶矿泉水。

林俊才伸出胳膊,拦住女人,冷声问道:“秦美人,你什么意思?”

绝美女人一脸愤恨的瞪着林俊才,站在一边的李萍,突然开口。

“秦敏,矿泉水可不多,需要维持大家的需求,你不问问大家的意思,直接拿给这个陌生人喝,是不是有些过分啊!”

似有一把锤,直接砸在了沈飞的心口上,他满脸不可思议的看向自己的老婆。

李萍抱着手臂,瞪着沈飞道:“看什么看,我们的矿泉水本来就不多,凭什么要分给你!”

“秦敏,萍萍说的没错,你要把紧缺的矿泉水分给外人,肯定是要争得大家同意才行。”

沈飞的岳母丁春芳紧跟着也是说道,沈飞瞪大了眼睛,又是不可思议的看向自己的岳母。

“秦敏,我们的淡水很有限,还不知道救援什么时候到,我认为不应该分给这个外人。”

沈飞的岳父李安国也是开口说道,沈飞的老婆李萍和她母亲丁春芳立马跟着点头赞同。

沈飞瞪大了眼睛,目光不停的在他们三个人的脸上转换,心里像是被千刀万剐般,剧痛无比。

且不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在沈飞没落魄时,他也不曾亏待过他们啊!

在这种时候,他们装作不认识沈飞也就算了,但他们的心,何至于凉薄到这种地步!

林俊才一脸坏笑的看着秦敏,说道:“秦美人,你看到了,大家不同意你把水分出去。”

秦敏气的脸颊通红,她看向其余四个女人,问道:“毕竟是条人命,你们觉得,要不要给他水。”

沈飞下意识朝另外四人看去。

这四个女人,一个身材丰韵,妩媚动人,一个双腿修长,端庄典雅,一个肤若凝脂,秀丽脱俗,一个明媚妖娆,气质洒脱。

有些让沈飞意外的是,她们都是开口支持秦敏,认为可以给自己水喝。

林俊才瞪着四人,他十分意外,没想到她们竟然会跟他对着干。

“五票对四票,我可以把水给他了吧。”秦敏重新看向林俊才冷声道。

接着,她在林俊才还没反应过来时,突然弯腰从他胳膊下钻了过去,接着半跪在沈飞面前。

她扭开瓶盖把水递给沈飞,沈飞接过后,小心翼翼的一口分三次的喝了下去。

林俊才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冷哼了一声,接着转身回营地去了。

李萍朝替沈飞说话的四个女人喊道:“还不知道林家的救援什么时候能到,你们把他救下来,就多一个分水和食物的人,你们真是一群白痴!蠢蛋!”

沈飞看着李萍,冷冷道:“你放心,我不会去分你们的水和食物,我会自己想办法解决。”

李萍看向沈飞,冷哼了声,“好,你骨头硬,你可千万别来跟我们来要水和食物!”

说着,李萍冷漠转身,头也不回地回营地去了。

沈飞的岳父岳母连看都不看他一眼,也转身回去了。

沈飞看着他们三人淡漠的背影,心寒到了极点。

那四位陌生美女都能帮他说话,他们为什么不能!

在沈飞这样想时候,四位陌生美女,也转身走了。

秦敏把沈飞扶了起来,她看着沈飞,劝道:“你别固执,跟我过去,再坚持两天,林家的救援就来了。”

沈飞看着秦敏,虚弱的问道:“林家的救援?”

“你认识林俊才,应该知道林家的财力和林俊才在林家的地位吧。”秦敏道,“出了这样的事,林家肯定会动用大量资源来搜救林俊才这个长子长孙的。”

“这就是我的老婆,还有我的岳父岳母装作不认识我的原因吗?”沈飞在心里想着,心里更加难受起来,“游轮可是在太平洋中部沉没的,茫茫大海,他们又怎么敢肯定,林家救援队能找到这里,这不是花钱就能解决的事情,是概率,很小的概率!就算他们害怕我与林俊才之间的矛盾会影响到他们得救,那他们也不该盼着我死在他们面前吧!”

想着,沈飞看着秦敏,悲凉的苦笑道:“你过去吧,我想自己一个人待会。”

秦敏一愣,沈飞拿开她的手,拖着酸痛疲惫的身体,朝不远处的一棵椰子树走去。

沈飞来到椰子树旁,接着坐下,朝秦敏看去。

秦敏没跟过来,她长舒了口气,转身回了营地。

她刚回去,林俊才故意开始分发压缩饼干。

他拆开吃起来,然后坏笑着朝沈飞那边晃动了一下手里的压缩饼干。

沈飞的肚子,不争气的叫了起来,胃酸也开始灼烧胃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