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呵!你不用嚣张!

沈飞低头咬牙深吸了口气,暗暗思忖。

“林俊才,你不用这么嚣张,你的食物和水,本来就不多,八个人,根本坚持不了一周,只要我想出办法,自己获取到食物和水,肯定不会比你活的差,甚至于等你那边的食物消耗干净了,你林俊才,也有给我沈飞跪下的一天!”

想着,沈飞长舒了口气,接着抬头打量起四周。

这座荒岛应该是在热带附近,沙滩上长着许多椰子树,山林间也是以常绿阔叶林为主。

他仔细观察着,将地形地貌,记在脑子里。

紧接着,一颗颗歪长在沙滩上的椰子树,以及挂在椰子树上面的青色椰子,引起了他的注意。

绿色没有成熟的椰子,水分很足,里面所蕴含的电解质比运动饮料还多,而且里面的果肉很可口,可以缓解饥饿感。

想着,沈飞闭上眼睛开始休息,等身上有了些力气,他挣扎站起来,朝一棵斜长着的椰子树走去。

在步入社会前,沈飞有三年的入伍经历,退伍后也十分注意锻炼身体。

因此,爬树这种事情,对沈飞来说,并不是太难。

沈飞抱住椰子树,抬脚蹬上,利用反作用力,用手往上拉爬。

没一会,他顺利的来到了树顶,然后拧下了三个绿色椰子来。

椰子掉落在沙滩上,沈飞往后退了几步,然后从椰子树上跳了下来。

在落地的那一刻,他双腿一软,差点跪在沙滩上。

稳住身体,沈飞暗松了口气,接着转头朝林俊才他们那边看去。

李安国和丁春芳正一脸厌恶的看着他这边,李芳更是一脸鄙夷。

他们的表情,似乎巴不得沈飞刚才直接摔死。

林俊才的嘴角挂着阴冷的笑容,也不知道他在心里打算着什么。

只有秦敏一脸惊奇的看着他这边,明亮的眸子里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沈飞收回目光,弯腰伸手捡起两个鹅卵石,把它们撞在一起,反复撞击后得到一个有着锋利切割面的石刀。

他用石刀打开一个椰子,然后仰头把椰子汁喝光,接着又把椰子肉掏着吃掉。

腹中的饥饿感稍微减轻了些,他把剩下的两个椰子拿到刚才他坐着的地方,接着拖着酸痛虚弱的身体,朝树林里走去。

沈飞心里很清楚,在天黑之前,他必须要把火升起来,否则迎接他的将是一个饥寒交迫的夜晚。

捡了些枯柴,沈飞离开树林,咬牙忍着身体的酸疼,抱着枯柴,一步接一步的挪回椰子树下。

放下枯柴后,沈飞突然发现,本来被自己放在树下的两个椰子,竟然不见了!

沈飞抬头朝四处张望看去,在不远处的营地里,林俊才正举着一个椰子,仰头喝着。

营地里的其他人都是用舌头舔着嘴唇,一脸羡慕的看着他。

一股怒火,从沈飞的心口,直拱后脑勺。

他忘记了酸痛,忘记了虚弱,弯腰捡起一根粗木棍,朝营地那边,快步走了过去。

李萍坐在林俊才右边,谄媚笑着,似乎在说着一些吹捧的话。

沈飞的岳母丁春芳坐在林俊才左边,殷勤的用一把军刀往外扣椰子肉给林俊才吃。

沈飞怒气冲冲的走过去,林俊才淡淡的看着沈飞,冷嘲道:“沈飞,你不是说,不会跟我们要食物和水嘛,现在拿着棍子过来干什么,是要生抢吗?”

“林俊才,那是我的椰子,你凭什么就这么拿过来喝了!”沈飞举起手中的棍子,指着林俊才,愤怒的说道。

林俊才不以为然的看着沈飞,眼眸中满是讥讽与不屑。

沈飞岳母丁春芳立刻站起来,她拿着军刀,指着沈飞大声呵斥道:“沈飞,你拿着棍子,指着谁呢!”

“沈飞,放下你手里的棍子!”沈飞岳父李安国紧跟着呵斥道。

沈飞看着这两位,过往他都十分尊敬的长辈,一时间,心口就像被一块巨石给堵住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丁春芳见沈飞愣在原地,立刻几步走上前来,一把便将沈飞手里的木棍给抽走了。

她这一拽,沈飞身子不稳,一下子向前,跪趴在了地上。

酸疼与虚弱像破堤的洪水涌来,秦敏见沈飞这样,立刻过来将他扶了起来。

丁春芳一脸讥讽道:“没脑子的东西,自己都这样了,还狗模狗样的过来乱吠。”

秦敏皱眉道:“丁阿姨,你怎么说话呢,你拿了沈飞辛苦从树上摘下来的椰子,本来就是你不对吧!”

“呵呵,秦敏,你说这话就不对了,他喝了我们一整瓶矿泉水,我拿他两个小椰子,很公平啊。”丁春芳抱着手臂挑着眉毛道,“再说了,你问问他,他有意见吗,只会吃软饭的废物!”

沈飞下意识握紧了拳头,接着又松开了。

这两年,沈飞吃住都是在岳母家里,因此没少受她的冷嘲热讽。

虽然这样,但好歹他们在沈飞落难的时候收留了他,而且一收留,就是两年,他又能说什么。

现在,沈飞岳母从他这里拿了两个椰子来讨好林俊才,他肯定更不能有意见。

想着,沉重的失落感慢慢代替了汹涌的愤怒,沈飞拿开秦敏的手,道了声谢,接着转身就要回去。

沈飞刚抬脚迈出去一步,一块东西,突然那砸在了他的后脑勺上,一阵疼痛感袭来。

紧接着,林俊才用警告的语气道:“沈飞,你要是再未经我允许就过来,我会用石头,给你的脑袋,开个洞!”

沈飞咬牙转身看去,又是一块东西扔来,直接砸在了他的脸上。

现在,沈飞算是看清楚了,林俊才竟然拿着椰子壳丢自己!

沈飞愤恨的瞪着林俊才,就差把后槽牙给咬碎了。

然而,沈飞老婆突然也拿起一块椰子壳朝他扔来。

她像在驱赶瘟神一样,怒声喊道:“废物东西!给我滚!滚远点,看到你就恶心!”

林俊才伸手捡起一块鹅卵石,一脸威胁意味的看着沈飞。

沈飞心里清楚,以他现在的体力,就算跟最柔弱的女人打,恐怕也打不过。

好汉不吃眼前亏,沈飞压抑住心头的怒火,向后倒退了两步,接着转身离开了。

回到椰子树下,他抬头看了眼树上的青皮椰子,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吞咽起口水。

虽然他现在特别想再喝一个椰子,可再有三个小时,天就要黑了。

他必须要在天黑之前,想办法把火升起来。

想着,沈飞看了眼正在营地里说笑的林俊才等人。

他们眼前的火堆,烧的正旺。

借火的念头,从沈飞的脑海中,一闪而过。

接着,他自嘲着摇了摇头,“还是要靠自己才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