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被人当成傻子

海风吹来,将秦敏身上那淡淡的女人香气吹来。

沈飞的心,在香气的催化下,更加快速的跳动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想起自己跟李萍求婚的那一天。

那时的沈飞,意气风发,正是创业小有成就的时候。

在他们成立家庭之后,李萍主内,沈飞主外。

那时候,沈飞也能从李萍的身上感受到这种被信任的幸福感。

可是,自从沈飞创业失败,公司破产后,这种幸福感,消失的无影无踪。

之后,取而代之的便是李萍的无尽嘲讽、谩骂,甚至于,耳光相向。

秦敏见沈飞愣神,抬手整理着被海风吹乱的发丝,好奇的问道:“沈先生,怎么了,在想什么呢?”

沈飞回过神来,看了一眼秦敏,笑道:“没什么,就是觉得,很温暖。”

秦敏歪着头,注视着沈飞,明亮的眼睛里,满是疑惑。

沈飞低头将剩下的压缩饼干包好,然后小心翼翼的装进了衣兜里。

虽然他现在还是很饿,但这剩下的小半块压缩饼干,在关键时候,或许能救命,因此他现在还不能吃。

沈飞看向秦敏,“你回去吧,距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能再休息一会。”

秦敏长舒了口气,她有些不舍的站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沙子。

沈飞看着她,笑问道:“怎么,还不想回去?”

“不知道为什么,跟沈先生待在一起,很安心,很舒服。”秦敏看着沈飞,嘴角微微上翘,露出好看的笑容。

沈飞看着她,略微出着神,秦敏笑道:“沈先生,晚安。”

沈飞回过神来,看着她,笑道:“晚安。”

秦敏蹑手蹑脚的走回营地去了,沈飞看了眼即将熄灭的火堆,又添了些木柴。

火焰从火堆里跳跃而出,沈飞注视着火堆,愣了会神,接着闭上了眼睛。

虽然身上还是酸疼无比,肚子饥饿非常,但沈飞的心,却是暖和了不少。

迷糊着睡了会,等沈飞醒来的时候,晨曦刚从海天一线间冒出头来。

他把剩下的木柴,全都扔进了火堆里,接着忍着身体的酸疼,重新站起来,然后朝树林里走去。

树林里,湿气很重,还没走几步,他的上衣和裤脚,很快便被露珠给打湿了。

刺骨的湿寒并未拦下沈飞捡拾木柴的决心,因为他心里清楚,只有尽快把今晚过夜所需的木柴捡够,他才能在天亮的时候有时间去寻找吃的和喝的。

就在沈飞怀里的木柴快要抱不过来的时候,在他身前不远处,一个脚印,引起了他的注意。

沈飞见状,立刻快步往前走了两步,接着蹲跪下仔细观察起来。

“这是!野狼的脚印!”

沈飞心中惊骇无比,接着抬头往前看去。

再往前,还有一些,从排列顺序来看,应该是一只孤狼。

“该死,这座荒岛上有狼吗?”

沈飞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他左右转动着眼珠子,仔细思考起对策。

不管这座荒岛上有多少狼,狼肯定是怕火的。

在它们发现我们并发动袭击之前,多准备燃料和火坑,肯定是没错的。

有了火,就有了防守的依靠。

想着,沈飞长舒了一口气,接着站起来,抱着怀里的木柴,往树林外走去。

回到昨晚休息的地方,沈飞将木柴扔下,接着继续回树林里去了。

就这样,一趟又一趟的捡拾运送,等太阳升起来的时候,沈飞已经搜集了不少木柴了。

林俊才他们,相继醒来,林俊才瞥了眼沈飞这边,冷笑了一声。

沈飞老婆李萍,还有沈飞岳母丁春芳,岳父李安国,仍是一脸冷漠与鄙夷。

秦敏和其她五位美女则是好奇的看着沈飞这边,她们不明白,沈飞为什么要准备这么多木柴。

沈飞将搜集过来的木柴整理了一下,接着以椰子树为中心,在周围用鹅卵石挖了好几个火坑,然后把木柴,平均分配到火坑边上。

林俊才扭开一瓶矿泉水,一边喝着一边看着沈飞这边喊道:“喂!沈废物,你不会想弄个火堆阵,然后跳个大神,请巫附身,让巫神带着你离开这个鬼地方吧。”

话音落下,李萍、李安国、丁春芳,他们立刻跟着笑起来。

“我看啊,这个人,昨天晚上是冻傻了,脑子出问题了。”李萍抱着手臂,看着沈飞,冷声嘲笑道。

丁春芳和李安国十分赞同的点了点头,秦敏有些不屑的瞥了她们一眼,接着站起来,朝树林里走去。

沈飞没有搭理林俊才他们,把木柴分配好之后,擦了擦额头的汗珠,抬头看去。

秦敏刚好抱着一些木柴回来了,林俊才笑道:“秦美女,你也要跳大神?”

秦敏懒得看一眼林俊才,冷冷道,“你今晚想冻死吗?”

林俊才一愣,面露尴尬之色,他这才发现,自己营地这边的木柴,快要烧完了。

“林少爷是去捡木柴的人吗,他可是林氏集团的长子长孙,我们能否获救,还得靠林少爷家里呢。”李萍撇着嘴尖声喝道,“要捡木柴,你们去就是了,在这揶揄谁呢!”

秦敏有些生气的瞪着李萍,那个身材丰韵的美女站起来,拉住秦敏的胳膊,说道:“阿敏,别跟她一般见识,我们帮你,跟着你一起捡。”

话音刚落,其余三位美女,都是拍了拍屁股上的沙子,站了起来。

李萍见状,阴阳怪气道:“温雅萱,你还真是秦敏的狗腿子,她去干什么,你就去跟着干什么啊。”

“李萍,你说谁是狗腿子呢!”那位明媚妖娆,双眼画着烟熏妆的美女,瞬间不干了。

“许梦,你觉得我说谁是狗腿子,谁就是狗腿子呗。”李萍撇着嘴道。

“卧槽,李萍,你真当你大我几岁,我就不敢揍你了是吧。”许梦撸起袖子,一副要跟李萍干架的气势。

李萍见状,立刻躲到林俊才身后,她双手搭在林俊才的肩上,装出一副柔弱样子,说道:“林少,许梦好凶,我好怕怕,你要保护我啊。”

林俊才一脸淫笑的转头看着李萍,拍着她的手,说道:“不怕,不怕,她打不过我,不敢把你怎样的。”

说着,林俊才朝我这边,投来一道颇具挑衅的目光。

接着,他拍着李萍的手,竟然变成了抚摸。

李萍全然不觉,甚至有些享受,她狐假虎威的朝许梦瞪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