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发现狼的脚印

许梦气的浑身发抖,那名有着修长双腿的美女,拉住即将爆发的许梦,劝道:“别冲动,真打起来,把谁伤了,那可就不好看了。”

李萍冷声笑道:“邵晴晴,不用你在这假惺惺的当好人,你让开,看许梦她敢吗?”

邵晴晴看向李萍,紧皱起眉头,许梦更是怒火中烧,上前伸手就要去抓李萍头发。

林俊才抬手,直接抓住了许梦的手腕,“你还真要动手啊!”

“林俊才,你给我松手,我要弄死这个贱人!”许梦一脸愤怒的瞪着林俊才道。

“许梦!你给我把嘴巴放干净点!”林俊才厉声呵斥道。

许梦瞪着林俊才,眼睛里都快要冒出火花来了。

秦敏来到许梦的身旁,抓住许梦的胳膊,劝道:“算了,去树林里捡木柴去。”

许梦深吸了一口气,她瞪着林俊才,咬牙道:“松手!”

林俊才嘴角微微上翘,一副贱贱的表情,接着松开了许梦。

秦敏没给许梦再次发作的机会,拉着她,朝树林那边走去。

“林少,你刚才,好帅啊,谢谢你保护人家,人家好有安全感啊。”

李萍撒着娇,竟然抱住了林俊才的脖子,十分亲昵。

林俊才得意笑着,看向沈飞,他指了指这自己的脸,淡淡道:“口上说谢谢就行了,不来点实际性回报?”

“林少,你好坏啊!”李萍推了推林俊才的后背,接着靠上前去,毫不犹豫的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嗯,很好。”林俊才语气轻佻,故意拉高声调,十分得意的笑道。

沈飞咬着牙,捏着拳,双眼几乎充血。

愤怒,犹如火山喷发般,从他的心头,升腾而起。

就算,李萍已经决定要跟他离婚,可现在,他们在法律上,仍是夫妻啊!

好!就算她不在乎法律,那结婚这些年的感情呢!

真的就那么一文不值吗?

她为什么,为什么要当着自己的面,做出这样事。

为什么!

沈飞挣扎着站起来,他想要走过去,直接说穿与李萍的关系,然后质问李萍,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林俊才一脸不怀好意的看着沈飞,接着歪过身子,在李萍耳边,轻声细语了几句。

李萍立刻转头朝沈飞看来,皱眉冷声呵斥道:“废物东西!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沈飞看李萍那嫌弃的样子,怒火中烧的心,瞬间又是凉透了下来。

看来,她是认定了,林俊才能带着她,还有她爸她妈,离开这座荒岛。

或许,她现在这样讨好林俊才,也是抱着给自己找下家的主意。

既然,她已经不在乎自己的感受,那他再去质问,又有什么意义?

若把一切都戳穿,只会让人大跌眼镜。

沈飞,他老婆李萍,他岳母丁春芳,他岳父李安国,肯定会沦为林俊才的笑柄。

这不是他想要的,林俊才施加在他身上的痛苦,已经够多了。

他没有理由,再给他机会来羞辱自己。

忍耐!自己现在必须要学会忍耐!

然后,去做好准备,应对随时可能到来的危险。

李萍、丁春芳、李安国,他们会后悔的,一定会会后悔的!

短时间内,林家的救援,不会来,等食物和淡水消耗干净,看他们怎么办!

而且,沈飞不相信,像林俊才这样自私自利的人,在野狼袭击这里的时候,会去保护他们。

想着,沈飞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重新平复下了自己的情绪。

林俊才营地那,温雅萱和邵晴晴十分鄙夷的看了眼李萍。

接着,邵晴晴看向那名气质略显文静的美女,淡淡道:“林雨薇,我们走。”

林雨薇点了点头,接着跟在温雅萱和邵晴晴身后,朝树林走去。

沈飞长舒了口气,忍着饥饿和口渴,转身也往树林里走去。

走进树林后,他专挑那些粗大的木柴捡拾,就在他聚精会神找粗木柴时,一道影子,出现在他的眼前。

他抬头看去,秦敏抱着一堆木柴,正抿嘴笑着看着他。

不知道为什么,秦敏的笑容,总会给人一种很温暖的感觉,让人很舒服。

沈飞淡淡笑道:“怎么突然过来找我了?”

秦敏把木柴放在一边的树根下,问道:“告诉我,为什么要挖那么多坑,准备那么多木柴?”

沈飞低头犹豫了一会,接着看着她道:“今早我在树林里捡拾木柴的时候,发现了野狼的脚印。”

秦敏闻言,直接怔在原地了,她皱眉看着沈飞,问道:“脚印多吗?”

“从脚印的排列顺序来看,不是狼群,是一只孤狼。”沈飞叹了口气道。

“但不排除这座荒岛上,有狼群存在。”秦敏秀眉皱了起来,俏脸沉重的道。

沈飞点了点头,秦敏的黑色眼珠,左右转动着,她脸上满是不安与慌恐。

“害怕,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现在能做的就是多多筹备木柴和火坑。”沈飞安慰道。

秦敏闻言,逐渐冷静了下来,她看着沈飞点了点头道:“你说的没错。”

说完,她便抱着木柴,转身脚步匆忙的离去了。

沈飞低头继续寻找粗木柴,等手里的粗木柴拿不过来的时候,就往回运。

一直忙活到中午,沈飞的嘴唇,因为缺水,已经干裂开了。

他停了下来,回到椰子树下坐下,接着一边休息,一边搜索可以攀爬的椰子树。

在锁定一棵比较好爬的椰子树之后,他忍着身体酸疼,挣扎起身,朝着那棵椰子树走去。

休息了一晚,又吃了点压缩饼干,喝了些水,沈飞身上的力气,比昨天要充足一些。

沈飞按照昨天的攀爬方法,顺着椰子树,往上爬去。

来到椰子树顶端,沈飞伸手,将能够到的椰子,一个接一个的扭了下来。

一连扭下三个来,当他低头看去的时候,他看到自己岳母丁春芳,竟毫不见外的都捡到怀里去了,然后她像没看到沈飞这么一个人似的,咧嘴笑着往林俊才那边走去。

她回到林俊才身旁,十分殷勤的给林俊才用刀子打开一个椰子,然后递了过去。

林俊才接过去之后,十分得意的举起手中的椰子炫耀,然后仰头喝了起来,脸上满是嘲讽之色。

沈飞被气的肝疼,但人在树上,椰子又是被自己岳母拿走的,当真是无话可说。

又扭下两个椰子之后,沈飞立刻从椰子树上下来,然后弯腰捡起来,拿着往自己营地那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