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鱼被强行拿走

回到椰子树下,沈飞用石刀,将两颗椰子打开,一口一口的将椰子汁喝掉,然后把椰子肉掏着吃掉。

椰子汁和椰子肉下肚,身体的饥饿和口渴的感觉,消减了不少。

他长舒了口气,看向林俊才他们那。

秦敏带着那四位美女,抱着木柴回来了。

四位美女的脸上,满是担忧与凝重,看样子,秦敏应该是把野狼在附近出没的事情,告诉她们了。

当她们看到林俊才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眼眸中,不约而同的闪过厌恶之色。

林俊才瞥了眼她们搜集回来的木柴,语气轻蔑道:“过两天林家的救援就到了,你们搜集这么多干什么,真是浪费体力。”

秦敏朝林俊才投去注视傻子的关怀目光,就算再过一个月,恐怕林家都不一定能找到这里。

食物和淡水消耗的很快,狼群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袭击这里。

眼前这家伙,对这些危机,竟浑然不知,一副游客样态,当真是又蠢又傻。

“林少,搭理她们这些白痴干什么,啊,张嘴,吃肉。”李萍满脸殷勤笑容的将一块剥好的椰子肉,递到林俊才的嘴边。

林俊才笑着张开口,故意将李萍捏着椰子肉的手指也吃进了嘴里。

李萍嗔怪道:“林少,干什么啊,你好坏啊!”

林俊才向后一仰头,一边吃着椰子肉,一边坏笑道:“你不喜欢吗?”

李萍的脸颊上,浮现出一丝绯红,她装出一副娇羞的模样,低下了头。

“真恶心,装什么小女人。”许梦毫不客气的来了句,李萍听到这句话,瞬间变了脸色,她狠狠瞪向了许梦。

许梦毫不示弱的回瞪着许梦,林俊才瞥了眼,淡淡笑道:“萍萍,别生气,她才十七,未成年呢,你跟一个孩子,见识什么。”

李萍瞬间换了副颜色,看着林俊才,和颜悦色的笑道:“林少说得对,我跟一个孩子,计较什么。”

许梦刚想回击,秦敏拉住她的胳膊,摇了摇头。

林俊才扬着眉毛,淡淡笑着,一脸得意的继续享受着李萍的服务。

丁春芳和李安国则是坐在林俊才身旁,满脸谄媚的跟他搭着话。

沈飞松开在不知不觉间握紧的拳头,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恢复冷静。

接着,他打量起周边的木柴,然后挑选了一根木棍,拿着石刀,一点点的修理起木棍底部。

半个小时后,沈飞在木棍底部,用石刀修出一个尖刺。

一直吃椰子肉,喝椰子汁也不是办法,他必须要想办法补充蛋白质才行。

只有这样,他才能更快更好的恢复过来,等野狼发现袭击这里的时候,也能有力气抵抗,逃跑。

想着,沈飞拄着手里的木棍,忍着身上的酸疼,再次站了起来。

他在不经意间,朝林俊才那瞥了眼。

这时,他手里正玩弄着一把军刀。

他一边继续享受李萍的椰子肉投喂,一边一脸戏谑的看着沈飞。

沈飞没有搭理他,拄着木棍,朝礁石滩走去。

潮水已经退去,大量的礁石,裸露在外。

一些礁石坑里,有小鱼小虾游动,还有体型较小的石斑鱼。

沈飞找了一个比较大的礁石坑,用木棍试了试深度,接着挽起裤脚,下水寻找起体型比较大的石斑鱼。

中午时分,气温很高,沈飞在水坑里,只是站了半个小时,嘴唇已经干裂起皮,喉咙也开始冒火了。

一条条石斑鱼,从沈飞脚下游过。

这些石斑鱼都太小,身体也很灵活,很难捕捉到。

体型比较大的石斑鱼,目标大,身体灵活性也差,有更大的几率可以捕捉到。

沈飞咬牙坚持,一动不动,静候大鱼出现。

一个小时之后,一条体型很大的石斑鱼朝沈飞这边游过来。

沈飞深吸了一口气,判断好位置,猛地将手中的鱼叉,直接刺了下去。

伴随啪的一声响,鱼叉穿过了石斑鱼的身体,石斑鱼甩动起尾巴,拼命挣扎起来。

一股狂喜,涌上沈飞的心头,虽然已经从部队离开很多年,但是老班长教给自己的插鱼本事,自己还是没有忘记。

正想着,沈飞已经把鱼叉举起来,石斑鱼依然在甩打着尾巴,眼睛里,满是无辜。

沈飞看着它,淡淡笑道:“恢复体力,全靠你了。”

说着,沈飞离开水坑,拿着鱼叉,往回走去。

回来的时候,沈飞看到林俊才正躺在李萍的大腿上睡觉。

秦敏她们,均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

不过,当她们看到沈飞插回来的石斑鱼时,脸上均是浮现出惊讶之色,眼睛里也满是艳羡。

沈飞老婆李萍、岳父李安国、岳母丁春芳,同样也是一脸意外。

在他们的注视下,沈飞回到椰子树下,将鱼叉插在沙滩上,然后用火绒,将快要熄灭的火堆,重新点燃起来。

接着,他把石斑鱼从鱼叉上拿下来,然后拿来一根短木棍串上,最后将木棍插在火堆旁,利用火堆的热度,烘烤起来。

没一会,石斑鱼的香气便是飘散而出,沈飞注视着石斑鱼,不停的吞咽起唾沫,他的肚子,也开始不争气的咕噜噜叫起来。

半个小时后,石斑鱼的外皮已经被烘烤的娇酥无比,沈飞刚拔出木棍,准备品尝一番的时候,一道熟悉的人影,遮住了他的视线。

沈飞抬头看去,李安国背着手,正目光淡漠的看着他。

李安国用领导对待下属的厚重语气道:“小沈,抓到鱼了哈。”

“嗯,抓到鱼了。”沈飞看着他,淡淡回了一句。

“把鱼给我,我拿去给林少尝尝。”李安国朝着沈飞伸出手,一副命令的语气说道。

“凭什么!”沈飞皱眉反问道。

“脑子不好用的废物,把林少伺候好了,我们就可以顺利离开这里了,你身上的那些债务,只要林少一句话,也就给你解决了。”李安国挑着眉毛,满是轻蔑道。

“你就那么确认,林家的人,会找到这里来?”沈飞不屑一顾的问道。

“闭上你的乌鸦嘴,要不是你这个丧门星,我们一家子,会来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吗?”李安国呵斥道。

沈飞看着李安国,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了。

“把鱼给我,不要让林少知道你跟我们的关系,我会想办法在林少耳边说几句好话,尽量化解你们之间的矛盾。”李安国压低声音,冷冷道。

沈飞低垂下眼眸,陷入了沉默。

就在这时,李安国突然一把抓住短棍,从沈飞的手里,直接将烤鱼给抽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