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真以为好欺负

沈飞淡漠的注视着李萍离去的背影,接着又把椰子肉给掏着吃了。

虽然胃里的酸液还在咕噜噜的叫,但他现在的状态,要比昨天强太多了。

李萍阴沉着一张脸回去之后,接着在丁春芳的身旁坐下,然后开始抹眼泪。

丁春芳见自己女儿哭了,连忙开口问道:“萍萍,怎么了?”

“妈,沈飞,沈飞他欺负我!”李萍带着哭腔道。

“什么!”丁春满脸惊异之色,李萍哭得更加厉害起来,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丁春芳一脸心疼的抬手摸着自己女儿的头,“好了,萍萍,不哭了,不哭了。”

李萍哭红了眼,抽泣了一会,接着慢慢止住了眼泪。

丁春芳瞪向李安国骂道:“你是眼睛瞎了还是耳朵聋了,你女儿被欺负了!”

李安国一脸为难的看着丁春芳,“萍萍也没吃什么大亏,算了吧。”

“大亏?小亏都不行,沈飞他算什么东西,敢欺负我的女儿!”丁春芳怒目圆睁,十足的泼妇架势,她抬手指着李安国,质问道,“你去不去!”

李安国见自己老婆这样指着自己,满脸尴尬。

“好,李安国,你不去,我去!”丁春芳说着,当即站了起来。

李萍见状,立刻拉住了自己妈妈的手,仰头看着她道:“妈,算了,算了吧。”

丁春芳看自己女儿那可怜模样,当即咬牙切齿的朝沈飞投去愤恨的目光。

沈飞目光淡淡的注视着丁春芳,清冷的双眸中,没有丝毫感情。

丁春芳可能是被沈飞的眼神给吓住,最后也是没有上前去给自己女儿讨公道,她在自己女儿身旁坐下,把她抱入怀中,摸着头,轻声安慰起来。

林俊才全当自己没有看到这些,也没有听到李萍的哭诉,全程保持着沉默。

秦敏等人,都是以看热闹的心态,看着眼前这一幕。

不过有趣的是,她们都十分整齐划一的朝林俊才投去鄙视的目光。

在这之前,李萍和林俊才可还是卿卿我我,李萍一家子还给他拿椰子喝,拿烤鱼吃。

可真当李萍被别人欺负了,这家伙,连个屁都不敢放,当真是个怂包。

沈飞却是不管这些,把鹅卵石上的烤蛤蜊、蛏子、小螃蟹都吃了之后,接着随手往火堆里扔了两块木头,然后靠在椰子树上,呼呼大睡起来。

距离天黑,还有一段时间,林俊才他们,现在肯定是不睡觉的,既然有免费的岗哨可以用,为什么现在不赶紧抓紧时间休息。

一段时间的深度睡眠之后,沈飞感觉自己的嘴唇有些渴,接着睁开眼睛,准备再开一个椰子,补充一下身体的水分。

就在这时,他的耳边,传来一阵沙沙的脚步声。

沈飞睁开眼睛,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原来是秦敏,正蹑手蹑脚的往这边走。

她看到沈飞醒过来了,立刻加快速度,小跑过来了。

沈飞坐起身笑着问道:“这么晚,怎么还不睡觉?”

秦敏走到近前,低声说道:“我跟雅萱她们都商量好了,每天晚上,留一个人值守,一旦有野狼袭击这里,我们还能在第一时间内逃命。”

沈飞点了点头,秦敏来到沈飞身旁坐下,目光不自觉的在沈飞手边的椰子上定格了一会。

沈飞注意到了秦敏的目光,嘴角浮现出一丝微笑,接着拿过椰子,用石刀打开,递给了秦敏。

秦敏看着沈飞,连忙摆手道:“你白天干了那么多活,身体肯定非常缺水,还是你喝吧,我不用的。”

“你白天的时候,不也搬运了许多木柴。”沈飞又把椰子往前递了一下道,“椰子汁里面,富含电解质,可以帮助你消减疲劳感,喝吧。”

秦敏注视沈飞,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接着从沈飞的手中,把椰子接了过去。

她将椰子顶部的缺口,送到嘴边,两片嘴唇,轻含在上面,小口小口的喝起来。

沈飞注视着秦敏,目光不自觉的看向秦敏白皙的脖颈,些许椰子汁顺着脖颈滑落而下,吞咽时,上下蠕动的喉咙,让人有一种想要含在嘴里的冲动。

秦敏一口气喝完,长舒了口气,她看向沈飞,发现沈飞正在盯着她的脖颈看,脸颊瞬间浮现上一片绯红。

她立刻抬手,擦了擦自己的脖子,接着将手中的椰子,递还给沈飞道:“ 剩下的,你喝吧。”

沈飞看了眼秦敏刚才含过的地方,从她手里拿回来之后,将手里的椰子,调换了一个方向,含着另一面,一口气都喝了下去。

秦敏眨着眼睛,看着沈飞,黑色的眸子里,满是惊喜与意外。

喝完之后,沈飞擦了擦嘴,把椰子壳放到一边,然后往即将熄灭的火坑里,填补了一些木柴。

秦敏抱着膝盖,低头沉默了一会,接着抬头看向前方,开口道:“晚上你睡着的时候,林俊才突然限制了食物和淡水的分配。”

“看来,他还不是很傻。”沈飞看了一眼正在营地里呼呼大睡的林俊才,说道。

“他只是限制了我们五个女人的食物和淡水,没有限制李萍一家。”秦敏无奈道。

沈飞沉默了一会,转头看向秦敏,问道:“林俊才这样对你们,你们有什么打算吗?”

“事发突然,我们还没来得及商量。”秦敏道,“再等等吧,真熬不下去了,林家的救援也没到,我们五个女人,可全都靠你了。”

“你一个人的话,我或许能照顾过来,但是五个人,有些困难。”沈飞皱起眉头犹豫道。

啊呜!

话音刚落,一声狼嚎,突然从树林深处传来。

啊!

她惊叫了一声,下意识扑进沈飞怀里,接着用双手,死死抱住了沈飞的腰。

沈飞警觉的朝树林深处看去,并未发现那幽森森的眼睛。

“沈,沈,沈先生,是不是野狼,是不是野狼找过来了。”秦敏带着颤音,结结巴巴道。

沈飞虽然心里也很紧张,但是他仍然用开玩笑的语气道:“你看,你还想让我带着你们五个人,单是你一个人,在听到狼叫之后,立刻死死抱住了我,若五个人的话,那岂不是得把我勒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