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你真的很龌龊

沈飞见李安国这样说,突然想起昨天晚上,秦敏说林俊才已经开始限制她们的淡水和食物。

荒岛上的太阳,可是很大,又被海风吹着,若不及时补充足够的淡水,很容易脱水。

想到这,沈飞看着李安国道:“给你们摘椰子可以,但是你们拿回去之后,要给分给所有人,不能自己独占。”

李安国有些疑惑的看着沈飞,他与丁春芳,相视漠然,接着看着沈飞道:“好,好,我们拿回去之后,一定分给其他人。”

沈飞点了点头,接着转身爬到了椰子树上,然后把能够到的椰子,都扭了下来。

一个个椰子,掉落在地上之上,李安国和丁春芳一点都不客气,全都划拉到怀里,接着乐呵呵的抱着,转身走了。

沈飞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叹了口气,接着看向树上剩下的最后一枚椰子,然后咬牙使出身上的力气,直接扭了下来。

椰子掉落在沙滩上,沈飞小心翼翼的从椰子树上下来,然后拿着手里的椰子,转身往自己营地那边走去。

回到营地这,沈飞拿起石刀,打开椰子,接着将里面的椰子汁,仰头都是喝掉。

接着,他用手,将里面的椰子肉,一块接一块的抠出来,然后塞到了嘴里。

就在沈飞一边吃着,一边朝林俊才那边看去的时候,李萍竟然抬手在许梦的脸上,直接扇了一巴掌。

许梦歇斯底里的怒吼着,把李萍直接扑倒在地,抬手就要抓她。

秦敏和邵晴晴赶忙上前抓住许梦的手腕,强行将她拉到了一边。

李萍坐起来,朝着许梦骂道:“你这个小贱人,你抢我椰子也就算了,还敢打我!”

“你大爷的,李萍,那么多椰子,凭什么让你们一家人独占!”许梦也是骂道。

“呵呵,这些椰子,都是要留着给林少解渴的,刚才我爸也说过了,是沈飞摘了,送给林少的,你有什么资格动这些椰子!”李萍道。

“我不信,我去把沈飞喊过来,让他说,这些椰子,到底是不是全给林俊才的!”许梦挣扎着站起来,直接甩开了秦敏和邵晴晴的手。

她刚要往沈飞那边走,丁春芳直接站起来,瞪着许梦,一脸尖酸刻薄的模样,冷声道:“许梦!椰子是我们拿回来的,我们想给谁,就给谁!你要是不服气的话,可以从这里离开!没人会拦着你!”

许梦瞪着丁春芳,脸颊涨的通红,一时间,竟被气的说不出话来了。

林俊才伸手拿过一瓶矿泉水,扔到了许梦的脚下。

他语气冰冷道:“渴的话,喝这个,别给我惹事,否则你就不用继续在这里待着了。”

许梦瞪向林俊才,刚要发作,秦敏弯腰捡起地上的矿泉水,拉住许梦的手腕,轻声道:“忍一忍,不然的话,你以后可能连这口水都喝不到了。”

林俊才淡淡笑道:“许梦,多听听秦美人的劝,这里是荒岛,不是你家,没人惯着你,收收你那肆意妄为的性子吧。”

许梦深吸了一口气,身体颤抖着,慢慢将情绪给平复了下来。

秦敏将矿泉水扭开,递到她面前。

许梦接过后,喝了一小口,接着递还给了秦敏。

秦敏也喝了一小口,接着又递给邵晴晴,就这样,她们一个人传一个人,都是喝了一小口,最后还剩下小半瓶,被王思瑶小心翼翼的扭伤瓶盖,放在身旁,生怕洒出一滴水来。

五人凑在一起坐下,李萍用军刀开了一个椰子,谄媚的递到林俊才面前。

林俊才接过去之后,仰头咕咚咕咚一口气全都喝了下去。

他看着秦敏她们,像是打发乞丐般,将手里的椰子,扔了过去。

秦敏她们还算有些骨气,也没有伸手去拿,都是目光冷然的看着林俊才。

林俊才不以为意的笑了笑,接着转头朝沈飞看去。

沈飞注视着林俊才,表情淡漠,没有丝毫的情感波动。

他虽然现在也很愤怒,但他很清楚,就算上前去理论,以李安国和丁春芳的厚脸皮,他也理论不出什么。

甚至于,再把秦敏她们的情绪激发出来的话,很有可能会爆发肢体冲突。

到时候,对谁都不好。

好在,秦敏她们得到了一瓶矿泉水,补充了淡水。

沈飞相信,林俊才继续这样作下去的话,秦敏她们,早晚会彻底看清楚林俊才的真面目,到时候,她们会向自己这边靠拢,然后得到她们支持。

在荒岛上,一个人的生存难度,要比一群人的生存难度,大得多。

有了秦敏等人的支持,沈飞有信心让林俊才在自己面前跪下求饶的日子,来的更早一些。

沈飞长舒了口气,收回自己的目光,接着靠在椰子树上,开始休息起来。

下午的时候,他准备再去礁石坑里试试运气,看看能不能捕到石斑鱼。

必须要多补充一些蛋白质才行,谁也不敢肯定,今晚野狼会不会袭击这里。

迷迷糊糊之间,沈飞听到一阵脚步声,当他睁开眼抬头看去的时候,林俊才带着李安国,走了过来。

林俊才俯视着沈飞,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

他在沈飞面前蹲下,接着把手里的军刀,插进了沙滩里。

他拍了拍手上的沙子,看着沈飞道:“你送给我的椰子,味道不错。”

“有什么事,说。”沈飞看着他,语气淡淡道。

“沈飞,你怎么跟林少说话呢!”李安国恨铁不成钢的瞪着沈飞道。

林俊才抬手示意,看着沈飞道:“帮我个忙,等林家救援到的时候,我带你一起走。”

“什么忙?”沈飞没着急直接回绝,问道。

“秦敏这颗桃子,可口又诱人,在滨海的时候,一直没机会。”林俊才淫笑道,“等黄昏的时候,我会找机会,让她过来找你,你准备好一根绳子,把她骗到树林里,然后我会过去,帮你一起,把她捆起来,等我爽完了,我让你也爽一回,怎么样?”

沈飞微微眯起双眼,注视着眼前这头人渣畜生,心头升起一计,他道:“可以,一块压缩饼干,先付半块,把你手里的军刀留下,我要削木皮,制作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