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白月光与蚊子血

秦敏惊恐无助的又转头看向李安国。

她不停的向后倒退着,步履蹒跚

当她靠到沈飞怀里时,李安国举着刀,已经从正面逼近。

她闭上了眼睛,攥紧了拳头,呼吸变得急促,额头上也冒出了汗珠。

然而,她想象中的那一幕,并没有发生,沈飞突然将手里的绳子,狠狠的抽在了李安国那拿刀的手上。

“啊!”李安国痛得五官扭曲,军刀脱手掉在了地上。

沈飞抓住机会,一个健步冲上前,弯腰把军刀捡起来,然后把秦敏护在了身后。

林俊才见状,本来兴奋渴望的神情,瞬间凝固在了脸上。

他目眦欲裂的吼道:“沈飞,你他妈在干什么!”

沈飞冷嘲道:“你这个白痴,不会真的以为,我会跟你们一起干这么无耻的事情吧。”

李安国捂着自己被打伤的手,骂道:“沈飞,你这个白眼狼,你可是收了林少爷半块压缩饼干!”

“兵不厌诈,你不会连这个都不懂吧。”沈飞朝李安国投去注视白痴的目光。

“好,很好,沈飞,你会后悔的!别怪我没给你跟着我林家救援队离开的机会!”林俊才指着沈飞,愤愤威胁道。

沈飞不屑一笑,“林俊才,我祝愿你能活到林家救援到来的那一天。”

林俊才又是指画了两下,随即冷哼了一声,转身便往回走去。

李安国用想撕了沈飞的目光,瞪了他好一会,接着愤愤转身追赶林俊才去了。

沈飞见两人走了,长舒了口气,转身看向秦敏,柔声问道:“你没事吧。”

秦敏的眼泪,像决堤的洪水,奔涌而出,她一把抱住了沈飞,放声大哭道:“你这个坏人!坏人!”

说着,秦敏握紧双拳,不停的捶打起沈飞的胸膛。

沈飞一把将秦敏抱入怀中,轻拍着她的后背,安慰道:“没事了,已经没事了。”

秦敏死死抱住沈飞,将脑袋埋在沈飞的怀里,哭了好一会。

她慢慢止住哭泣后,泪雨梨花的抬头看着沈飞说道:“我要跟你在一起,我不跟他们在一块了。”

沈飞松开秦敏,秦敏也是松手,擦着眼泪,抽泣着往后退了一步。

沈飞抬手擦了擦秦敏眼角的泪水,接着将手里的军刀递给了她。

“我在的时候,我会保护你,我不在的时候,你自己要勇敢一些,学着用它来保护自己。”

秦敏低头看着我手里的军刀,沉默了良久,最后,她还是从沈飞手里拿了过去。

她抬头看向沈飞,眼眶通红道:“谢谢你,沈飞。”

沈飞感觉自己的心,似乎要被眼前这个委屈巴巴的美人给融化了。

他深吸了口气,缓了缓,接着笑着抬手摸了摸秦敏的头,安慰道:“没事了。”

秦敏咬着嘴唇,点了点头,然后不自觉的便把军刀抱在了怀里。

就在这时,树林里传来一阵脚步声,沈飞下意识循声转头看去。

李萍面色冰冷的走来,她看了眼秦敏,接着又看向沈飞,声音冰冷的问道:“可以单独聊聊吗?”

沈飞看向秦敏,温柔道:“你去等等我。”

秦敏眨着通红的双眼,有些迷茫的看了看李萍,又看了看沈飞。

她虽然心里满是疑惑,但还是抱着军刀,转身往远一些的地方走去。

李萍见秦敏走远,朝着沈飞,三步并作两步,抬手就要朝沈飞脸上招呼。

沈飞反应很快,直接抓住了李萍的手腕,瞪着她,冷声道:“你忘了上次我给你的警告了吗?”

李萍怒目回瞪,她向下一瞅,毫不犹豫的提膝便朝沈飞最要命的地方撞去。

沈飞见状,猛地一推,李萍直接后仰倒地,摔了个满堂彩。

她愤怒尖叫了一声,似要起来跟沈飞拼命。

沈飞立刻骑到李萍身上,双手抓住了李萍的手腕。

李萍拼命晃动身体,想要抓挠沈飞。

沈飞瞪着李萍,怒声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李萍头发缭乱的瞪着他,大喘气道:“沈飞,你知不知道,你刚才把我们一家的前途未来,全都断送了!”

沈飞有些莫名其妙的笑道:“就因为我没有帮着你爸和林俊才做那龌龊事吗?”

李萍又拼命挣扎了好一会,随即怒声道:“沈飞!你脑子是不是进水了!这里是荒岛!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什么道德!什么底线!这些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活下去,离开这个鬼地方!”

沈飞目光冰冷的注视着李萍道:“一个人,若不坚守自己的道德底线,跟畜生,又有什么区别。”

“好,沈飞,你要坚持你的道德底线,不要拖累我们一家人啊,我们全都指着林家救援到了,林少带着我们离开这个鬼地方!”李萍鼻腔里喷着火,嘴里咬着后槽牙道,“现在好了,本来说好的事情,现在你突然反悔,林少该怎么看我们一家人!”

“呵呵,李萍,你还是清醒一些吧,你真以为林家的救援会来,这里是太平洋,你知不知道,太平洋到底有多大,他们找到这里的几率,到底又有多高!”沈飞死死压着李萍身体,双手攥着她的手腕,厉声道。

李萍满脸不屑的冷笑道:“沈飞,你不过是欠了一屁股债,住在丈母娘家里的废物罢了,你活到现在,连林少的一根脚趾头都比不上,又怎么会知道林家的厉害。”

“好,很好,李萍,你记住你今天说过的话,以后遇到事,别来求我!”沈飞冷声道。

“呵呵,沈飞,我看是你不要后悔才对。”李萍满不在乎道,接着再次拼命挣扎起来。

沈飞见李萍那想要杀死她的眼神,自然不敢松开她。

就在这时,秦敏的声音传来,“沈飞,你在干什么!”

李萍见秦敏回来了,立刻不挣扎了。

她用凄惨的哭嚎声喊道:“秦敏!救我!沈飞这个禽兽想要,想要”

说着,李萍竟然崩溃的落起泪来。

沈飞见状,立刻松开李萍,站起来后立刻向后退了好几步。

他看向已经目瞪口呆的秦敏,略微有些紧张道:“秦敏,你听我解释,我没想怎么样她。”

李萍立刻哭得更加大声起来,她坐起来,头发缭乱,衣衫不整,眼眶都已经哭红了。

秦敏见状,攥紧拳头,她咬着嘴唇,看着沈飞,目光中带着些许怀疑。

林俊才他们都被李萍的哭声给吸引过来了,丁春芳见自己女儿一副狼狈模样,立刻跪扑在自己女儿身旁,眼眶泛红的给自己女儿整理起头发和衣服。

“萍萍,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

“妈!”

李萍这一声,似要把嗓子喊破,把人心震碎。

“哎,妈妈在这,妈妈在这,你告诉我妈妈,是哪个混蛋欺负你。”

李萍一边抽泣落泪,一边抬手指向沈飞。

“他!是他!刚才他把我压在地上,意图不轨,幸亏秦敏及时过来,他这才从我身上爬走!”

丁春芳猛地看向秦敏,大声质问道:“秦敏,我女儿说的,是真的吗?”

秦敏看了看李萍,又看了看一脸无辜的沈飞,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脸上犹疑。

“是,沈飞刚才是把李萍压在身下,但是”

还没等秦敏说完,李安国骂道:“妈的,你这个该死的畜生,竟然敢对我女儿动手动脚,我今天跟你拼了!”

说着,李安国撸袖子就要找沈飞干架,站在他身旁的林俊才,直接抓住了李安国的胳膊。

他看着沈飞,表情阴鸷道:“老李,你这老胳膊老腿的,哪里打得过年轻力壮的沈畜生,我看啊,今天这件事,就这样算了吧。”

“啊!林少,这件事可不能就这样算了,您可得为我们家萍萍做主啊。”李安国反抓住林俊才的手腕,哀求道。

林俊才干咳了声,看向温雅萱四人,问道:“你们还想跟这个人面兽心的畜生,待在同一片沙滩上吗?”

温雅萱、林雨薇、邵晴晴,她们三个,沉默不语,不过都在用狐疑的目光打量沈飞。

许梦道:“林俊才,刚才秦敏姐的话还没说完呢。”

林俊才看向秦敏,冷冷道:“秦敏,你是现场的唯一目击证人,你说的话,将会影响大家的判断,我希望你公正客观的表述出你所看到的。”

秦敏闭眼深吸了口气,接着,她看向沈飞道:“刚才,我过来的时候,确实看到沈飞把李萍压在了身下了,但是,我听到的是两人正在争吵什么,沈飞没有任何要欺辱李小姐的意思。”

丁春芳像是炸了锅般朝秦敏怒喊道:“你什么意思,这个畜生都把我女儿压在身下了,他还能做什么!你这摆明了就是在帮沈飞这个畜生脱罪!”

李萍崩溃的大哭起来,她边哭边哀求道:“林少,我求求你了林少,你把这个畜生赶走,我一看到他,我就想起他刚才那副令人恶心的嘴脸,他如果继续待在这片沙滩上,我会活不下去的。”

林俊才干咳了一声,看向温雅萱四人,问道:“你们什么意见?”

温雅萱四人集体沉默了,林俊才看向秦敏道:“你呢?”

秦敏目光冰冷的看着他,反问道:“林俊才,我的意见,还有用吗?”

林俊才冷哼了一声,接着,他看着沈飞,淡漠道:“你也看到了,大家不想让你继续待在这片沙滩上了,希望你可以自觉的离开,否则的话,不要怪我们采取一些极端的手段。”

秦敏满是担心的看向沈飞,沈飞看着秦敏,露出颇为无奈的笑容。

到此刻,他终于知道李萍想要干什么了,她想撵他走,只有把自己撵走了,他们才能继续更好的给林俊才当舔狗。

沈飞的心,已经冷到不能再冷了,什么一日夫妻百日恩,在李萍的眼里,狗屁不是,她为了自己,甚至能这样毫无底线的栽赃嫁祸。

真的是

沈飞深吸了一口气,他看着林俊才,表情平静且淡漠道:“明天一早,我会离开这边。”

现场一片沉寂,温雅萱、林雨薇、邵晴晴、许梦,她们再次保持了集体性沉默。

秦敏深吸了一口气,像是做了什么决定般,目光坚定的看着沈飞。

她沉声道:“沈飞,我跟你一起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