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刺伤抛弃当诱饵

沈飞连忙站起来,满头冷汗的朝树林里看去。

一双双绿油油的眼睛,出现在黑森森的树林里。

接着,一道道矫健的身躯,低沉着头,从树林里走了出来。

李萍站在原地,已经完全吓傻了。

李安国和丁春芳冲到沈飞他们这边后,转身发现自己女儿还站在原地,立刻瞪大了眼睛,满脸都是惊慌之色。

他们大声呼喊道:“萍萍,你在干什么!过来!快过来!”

李萍像是聋掉了,吓得一动都不能动。

沈飞见状,弯腰从火堆里抽出一根燃烧着的木棍,急忙朝着李萍冲了过去。

突然,为首的一只野狼,跳跃而起,它张开血盆大口,瞄准李萍的脖子,这就要咬下去。

千钧一发之际,沈飞狂奔赶到,他挥动手中的火棍,狠狠的砸在了野狼的侧腹上。

呜呜呜

野狼被砸飞了出去,重重的跌落在了地上,侧腹部的毛发,被灼烧掉了一大片。

靠前的几只野狼见状,立刻目露凶芒,低头呲牙咧嘴,向沈飞发出低沉的叫声。

沈飞猛地一挥手中的火棍,野狼不见丝毫畏惧。

这时,沈飞看到在狼群的中央位置,一只体型硕大,毛发旺盛,有一只眼睛被白色粘膜给覆盖住的野狼,正神情淡漠的注视着沈飞。

它看了眼被沈飞击飞灼伤的野狼,接着跟在它身旁的两只野狼,立刻冲上前去。

其中一只从正面攻击,另外一只在受伤野狼被分散注意力的时候,一口咬在了它的脖子上。

鲜血染红了野狼的牙齿,那只受伤野狼痛苦的哀嚎了起来,它拼命蹬踢着咬住自己的同伴,慢慢失去了生命气息。

沈飞见状,直接将手里的火把,扔向了白瞳野狼,接着转身拉起李萍,全力往回奔逃而去。

李萍被沈飞拖拽出一段距离后才回过神来,她啊的尖叫了一声,突然甩开沈飞的手,竟然超过沈飞,朝着火堆那边,狂奔而去。

沈飞见状,一阵傻眼,他转头看去的时候,三只野狼,已经追赶了上去。

眼见着它们起跳就要扑咬在自己的后背上,沈飞一个大跳,落地翻滚而去,直接滚到了火堆后面。

他大口喘着气,胸口剧烈起伏着,心中不禁庆幸,自己这两天没有偷懒。

少弄一个火堆,自己今天就要交代在这里了吧。

想着,他坐起身来,朝被火堆威吓住,正在外围徘徊的三只野狼。

他立刻爬到火堆旁,又往里面填补了一些木柴,接着挣扎站起。

白瞳野狼带着狼群,逼近过来,接着野狼有序的分开,直接把这边给包围了起来。

沈飞弯着腰,额头不断冒出冷汗。

白瞳野狼应该就是狼群的首领,它是有智慧的,懂得管理自己的手下,懂得指挥狼群,协调作战。

它没有下令攻击,明显就是在等,沈飞他们周边的火堆都烧完,然后再指挥狼群,冲入狩杀。

沈飞担心边缘处的几个火堆,还不能完全震慑住野狼,于是迅速向后退了几步。

众人一脸慌乱,不知所措。

林俊才骂道:“沈飞,你真是乌鸦嘴,说有野狼,真就有野狼过来了。”

丁春芳拍着大腿辱骂道:“沈飞啊沈飞,你果真是丧门星,谁跟你在一起,谁就要倒八辈子霉!”

李安国满头虚汗道:“沈飞,快想办法,现在该怎么办,木柴有限,这些火坑,根本支撑不了多长时间!”

沈飞已经没有功夫去关注林俊才和丁春芳的辱骂,他吞咽着唾沫,大脑飞速运转着。

突然,一阵剧痛从沈飞的大腿上传来,他痛苦的嚎叫了一声,接着向前趴在了沙滩上。

他转头看去,一根尖锐的木头,刺进了自己的大腿里,鲜血顺着大腿,流淌而出。

始作俑者林俊才正满脸狰狞,目含凶光道:“沈飞,我看你是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了,既然野狼是你招来的,那你就替大家在这里当诱饵,帮我们拖住狼群吧。”

秦敏见状,拔出军刀,双手握住,立刻护在了沈飞的身前,她怒吼道:“林俊才,你在干什么!”

林俊才狞笑道:“我没干什么,只是给大家谋取一条生路而已。”

“你以为,把沈飞弄伤了留在这里,狼群就会放过我们吗!”秦敏大声喊道。

“狼群是怕火的,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我们只要带上足够的粗木头,所有人背靠背的举着火把,慢慢朝树林里移动,我们肯定是能过去的。”林俊才道,“下午我去树林里的时候,我发现有不少高大的老树上盘绕着枯水藤,只要我们找到一棵合适的大树,爬到上面去,狼群就不能把我们怎么样了。”

“林俊才,你这个混蛋,你就是个畜生!”秦敏歇斯底里的喊道。

林俊才根本不搭理她,他看向李安国一家三口,问道:“你们想死在这里吗?”

李安国、丁春芳、李萍,他们一家三口,连看都不看被扎伤的沈飞,立刻摇头。

林俊才又看向温雅萱她们,问道:“你们想死在这里吗?”

温雅萱四人,朝沈飞投来了同情的目光,但在这种生死关头,谁又能顾得上谁,她们保持了沉默。

林俊才见她们默认,看向秦敏道:“你想好,你可以留在这里,一会被野狼撕碎的疼痛,可不好受。”

秦敏因为害怕,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她泪如雨下,不知该如何是好。

沈飞疼的倒吸冷气,他的心,像是被烈火灼烧,他想要挣扎站起来,想要把林俊才这个卑鄙小人,撕成碎片。

可他自流落荒岛后,并未得到过有效的补充,现在又被刺伤大腿,流了很多血,身体虚的厉害,根本站不起来。

就在他心里万分绝望时,一直在哭泣的秦敏,转头看向他,哽咽道:“对不起,沈飞,对不起,我想活着,我不想死……”

沈飞在听到秦敏这样说后,瞪大了眼睛,僵硬在了原地。

林俊才厉声道:“都还在干什么,找粗的木柴,能拿多少,就拿多少!走了!”

可能是因为失血过多,沈飞感觉有些眩晕,耳鸣声,塞满了耳朵。

秦敏不再多看他一眼,她擦着泪,往怀里捡着粗木柴,接着跟林俊才他们背靠着背,举着火把,撤离而去。

沈飞仰身躺在沙滩上,看着夜空中的繁星,大口喘息着,他在心里自嘲道:“要死在这了吗?”

过往的一切,开始在他的眼前浮掠。

他明白,这是一个人,临近死亡的征兆。

不过,老天爷似乎在这一刻发起了善心。

一阵熟悉的脚步声,在沈飞耳边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