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狼牙之下,求生!

沈飞紧握着手中的军刀,将秦敏护在身后。

他死死盯着眼前这头野狼,沉声道:“快,爬上去。”

秦敏抓住沈飞握着军刀的手腕,视死如归道:“不,你大腿受伤了,你先往上爬。”

沈飞瞥了眼火势渐弱的火堆,厉声道:“秦敏,不要浪费时间,你留下的话,那只野狼,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扑上来。”

“沈飞!”秦敏喊了一声,沈飞下意识转头看去。

秦敏飞速在沈飞的嘴唇上点了一下,接着转身抓住枯水藤,朝着老树上爬去。

沈飞一怔,还没来得及感受存留在嘴唇上的触感,立刻转头又是看向野狼。

野狼躬着身子,呲牙咧嘴,目露凶光,作势要扑上来了。

沈飞立刻弯腰又捡起几根细小的枯树枝,直接扔进了火堆里面。

渐弱的火势,猛地又剧烈的燃烧起来。

本来已经打算扑上来的野狼,嘴里发出呜呜的叫声,满脸的气愤与不甘。

“沈飞,我上来了,你快上来!”

已经爬到树干上的秦敏朝还在地面上的沈飞呼喊道,沈飞迅速将周围能够延长火堆燃烧寿命的树枝枯叶,全都弄了进去。

火势猛地变大,野狼吓得,迅速向后倒退了几步。

沈飞抓住这个机会,咬住军刀的刀把,转身抓住枯水藤,朝着老树上爬去。

然而,沈飞是超估自己的身体素质了,当他的脚蹬在树干上的时候,大腿肌肉收缩,扯动着被贯穿的大腿,传来一阵剧痛。

“啊!”他痛苦的大叫了一声。

秦敏趴在树干上,一脸紧张道:“沈飞,你没事吧!”

沈飞咬牙忍住疼痛,额头上冒出了细密的汗珠,“没事,我没事。”

说着,他继续咬牙往上爬去。

树下的火堆,火势已经转弱,野狼见自己的猎物就要逃走,十分焦急来回徘徊。

沈飞爬到中间位置的时候,大脑突然出现缺氧眩晕的症状。

虽然他极力用自己意志来压制身体的痛苦,但肌肉所承受的压,不会改变。

当他再次小幅度往上蹬的时候,他的大腿,直接罢工,身体也是失衡下滑。

“啊!沈飞!”秦敏在树干上看着,下意识发出一声惊呼。

墨菲定律初显,沈飞的身体刚失衡,火堆的火势,走向熄灭。

徘徊焦急的野狼,抓住机会,朝着沈飞,直扑而来。

沈飞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背后的寒气,他立刻调整呼吸,咬牙蹬住树干,抓着枯水藤,拼尽全力,快速往上爬了一段距离。

野狼跳跃而起,它仰着头,口齿距离沈飞的后背上的衣服,只有一指左右的距离。

一指!就是这一指的距离!救了沈飞的命!

一旦野狼刚才咬上,单凭它自身的下坠重量,也足够将沈飞给拽下去。

沈飞见自己仍然蹬在树干上,暗松一口气,接着咬牙忍疼,继续往上爬去。

秦敏伸着手,等待着沈飞,在三个呼吸之后,沈飞估算好距离,抓住秦敏的手,一口气,直接爬上了粗大的枝干上。

他在枝干上坐好,把嘴上的军刀拿下来,插入枝干上一个空隙里,接着背靠着树干,不停大口喘着气,大腿不受控制的颤抖着。

鲜血疯狂的从伤口中流淌而出,位于树下的野狼,在闻到血腥味之后,更加的疯狂起来。

它不停的跳跃,想要凭靠着自己的爪子,爬到树上。

可惜,它是一只犬科动物,完全不具备猫科动物的爬树能力。

因此,再怎么癫狂废力,也只能是干瞪眼。

沈飞朝树下看了眼,不停的吞咽起唾沫,他的脸色,此时已经苍白一片。

秦敏十分紧张的看着沈飞大腿上的伤口,满脸担忧之色,“怎么办,沈飞,你流了好多血。”

沈飞大口喘着气,看着秦敏,笑道:“没事,我没事,把插在里面木棍拔出来就好了。”

秦敏的眼眶里,眼泪瞬间开始打转,她看着沈飞道:“你现在一定很疼吧。”

“你亲亲我,我就不疼了。”沈飞看着秦敏,打趣的笑道。

由于暂时脱离了危险,沈飞为了让自己放松下来,也让肌肉迅速放松下来,故意打趣。

秦敏一边落着泪,一边脸颊瞬间变得通红起来。

她爬到沈飞身旁,靠着她道:“沈飞,你说的是真的吗,我亲亲你,你就不疼了。”

沈飞见秦敏当真了,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

秦敏见沈飞愣住,抬手扶住沈飞的脸,毫不犹豫的朝沈飞的嘴唇上吻来。

刚才来不及品尝的感觉,再次席卷沈飞全身,秦敏身上气味和呼吸声,几乎让他发狂。

在他彻底沉沦的时候,他抓住自己最后一丝理智,伸手直接把插在大腿上的木棍给拔了下来。

剧烈的疼痛,瞬间将沈飞拉回现实,他从秦敏的嘴唇上撤出,呼吸因剧烈疼痛,开始变得紊乱起来,他浑身上下的肌肉,也因为疼痛,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沈飞恨恨看着手中的沾满鲜血的锋利木棍,心下发狠道:“林俊才,你最好不要死在野狼的嘴下,等我再找到你,我一定要用尖木棍,把你叉成筛子!”

“沈飞,你没事吧。”秦敏有些害怕的看着沈飞。

听到秦敏的声音之后,沈飞从仇恨的汪/洋中,恢复了理智。

他朝秦敏投去温柔的目光,十分真诚的笑道:“谢谢你。”

秦敏伸手直接从自己的裙子上撕下一大块布料来。

伤口处的肌肉,仍然十分紧张,伤口处剧痛不已。

秦敏拿着布料,蹲着走到沈飞的大腿上,伸手用布料给沈飞给包扎起来。

她一边包着,眼泪还止不住的往下落。

沈飞见状,故意倒吸了一口冷气。

秦敏见状,紧张的转头看向他,“怎么了,我弄疼你了吗?”

“你的眼泪,落在我的伤口上,又咸又疼。”沈飞满头冷汗,一脸虚弱道。

秦敏下意识低头看去,她发现,自己的眼泪,哪有落在沈飞的伤口,顿时有些恼羞道:“沈飞,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开玩笑!”

说着,秦敏幽怨的看向沈飞。

沈飞忍着剧痛,保持脸部微笑道:“不哭了,我见不得女人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