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炼狱般的痛苦

秦敏深吸了一口气,她给沈飞包扎好伤口后,转头朝树下看了眼。

野狼还在树下焦急的徘徊,它的双眼,已经充血,口水挂在嘴下。

本来已经快要到嘴的肉跑掉,自然让它恼火万分。

它跑出去很远,接着冲回来,接住冲力,再次上上爬来。

结果当它爬到一半的时候,因为身体结构受限,无法掌握抓力点,再次坠向地面。

啊呜!

野狼仰头朝着天空发出一声非常不甘的嚎叫,突然,三只野狼,从树林里跑了过来。

它们将树下扑咬沈飞他们的野狼围在中间,嘴里发出呜呜的叫声。

被围起来野狼低着脑袋,瞪着双眼,似乎是在抗拒什么。

在它身旁的野狼,突然冲上去,直接将它扑倒在地,张嘴咬住了它的脖子。

野狼立刻露出自己的肚子示弱,扑倒它的野狼松开嘴向后退去。

被扑的野狼恨恨的朝树上的沈飞和秦敏看了眼,随即跟着自己同伴,离开了这边。

“沈飞,你看,追杀我们的野狼走了。”秦敏十分开心的指着树下说道。

满头都是虚汗的沈飞朝树下瞥了眼,说道:“狼可是极其聪明的犬科动物,它们可能就在你看不到的地方,等着我们下去呢。”

秦敏怔了一下,她看着沈飞,一脸无助道:“怎么办,沈飞,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你还受伤了!”

沈飞从兜里掏出之前秦敏给的压缩饼干,还有他从林俊才那诓骗过来的半块压缩饼干。

他将两份压缩饼干都递给秦敏,面容虚弱道:“它们跟我们一样,需要进食,当饥饿达到一定程度,捕杀我们又无望的时候,它们肯定要离开,去别的地方寻找猎物。”

秦敏从沈飞手里接过压缩饼干,她低头看着,依然满脸担忧道:“水,没有水怎么办?”

沈飞笑了笑,他伸出手,抓起一根藤蔓,另一只手拿过军刀,直接把藤蔓砍断。

清澈的淡水,从枯水藤里涌出。

秦敏看到之后,本来绝望的双眸中,重新焕发出希望的光彩。

“怎么会,这里面怎么会有淡水!”

“我们的运气比较好,盘绕在这棵老树上藤蔓叫枯水藤,是热带地区比较常见的藤蔓。”沈飞说着,切下一块枯水藤,扔到了嘴里,他一边咀嚼,一边继续道,“它内部中空,有储水的特性,同时它本身还有消除炎症的功效。”

秦敏一脸崇拜的看着沈飞,浅浅笑道:“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野外生存课里有讲。”沈飞道,“当时我们的班长大人,因为我上课走神,罚我抄了一百遍,记忆深刻啊。”

“班长?你之前当过兵!”秦敏眼前一亮道。

沈飞点了点头,没有过多讲述自己当初的入伍经历。

秦敏了然的道:“难怪,你有这么强的野外生存能力。”

沈飞看向自己的伤口,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生存能力再强又如何,到底防不住人心狠毒。”

秦敏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虽然后来她跑回来帮助沈飞了,但在事情发生的时候,她当下做出的选择,还是跟随大多数人,抛弃沈飞,自己求活。

沈飞似乎看出秦敏心中所想,收敛了身上的戾气,笑道:“不管怎么样,秦敏,还是要谢谢你,没有你,现在我或许已经被撕咬成一堆烂肉了。”

“要说谢谢的应该是我,在林俊才要对我做那样的事情时,幸亏有你勇敢的站出来。”秦敏情绪有些低落道,“只是,在你需要的时候,我没有一直勇敢的站在你身前。”

“秦敏,不管过程怎么样,现在我们都还活着,这就是最好的结果。”沈飞十分真诚看着秦敏,笑着说道。

沈飞的笑容,像是有某种魔力似的。

秦敏注视着沈飞,不安、低落、愧疚,在沈飞的笑容中,逐渐被融化。

她长舒了口气,展露笑颜道:“嗯,沈飞,你说的没错,我们还活着,就是最好的结果。”

沈飞用军刀砍断一截枯水藤,递给秦敏道:“喝点水,靠着我睡会吧。”

秦敏接过枯水藤,看着沈飞道:“你先睡吧。”

沈飞道:“大腿上的伤,还得疼一段时间,你先睡吧,把精神养足。”

秦敏长舒了口气,她把枯水藤里的水喝了之后,接着靠在了沈飞的肩上。

“沈飞,我就睡一小会,你难受的话,一定要喊我,我”

话还没说完,秦敏已经睡过去了。

沈飞转头看了眼,笑着抬手整理了一下秦敏额前的头发。

狼嚎声从树林深处响起,虫鸣声在沈飞的耳朵里变得清晰起来。

伴随周围环境变得安静,沈飞对于疼痛的感知,变得更加清晰起来。

大腿上的伤口,犹如烈火在灼烧,肌肉只要稍微一颤动,剧烈的疼痛就会袭来。

沈飞不停调整着自己的呼吸,对他来说,身体的疼痛,并不算什么,只需要忍忍,早晚有过去的时候,但若伤口发炎,他的身体运转机制崩溃,那可就是危及性命的情况了,他不想死掉,起码现在不想,因为林俊才还活着,因为

想着,沈飞看了眼靠在自己肩上,已经熟睡过去的秦敏。

次日,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空隙,斑驳的映照在沈飞的脸上。

他满脸疲惫的看了眼映照下来的阳光,喃喃自语道:“已经天亮了吗?”

秦敏的眼睫毛微微颤动了一下,她睁开眼睛,将脑袋从沈飞的肩上挪开,接着抬手揉了揉眼睛。

可能是睡得太沉了,也忘记自己正坐在树上,因此身子下意识往一边歪倒而去。

沈飞见状,立刻抓紧了秦敏的胳膊。

本来还十分迷糊的秦敏,一个激灵后,当即清醒了过来。

她朝树下看了眼,满脸的后怕,这个高度,若是摔下去,怕是要摔伤。

一阵频率颇快的脚步声传来,两只野狼突然从草丛中冲出,随即跳跃而起。

前一只野狼的跳跃高度,明显不高,紧随在它身后的野狼,竟然在跳跃而起后,借着第二只野狼的后背,竟然实现了二次跳跃。

野狼腾空而来,可惜它就算拼命仰着脑袋,离着沈飞和秦敏所在的树干,还是有一段距离。

不过就算这样,秦敏还是被吓得,脸色变得苍白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