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给予警告

沈飞并未因为李安国一家人逃避责任而表现出任何的不悦。

因为他已经预料到,他们一家人,必然会做出这种自私的选择。

他拿着军刀,转身将剩下的三个椰子打开。

丁春芳和李萍舔着干裂的嘴唇,朝沈飞投去期待的目光。

不过,沈飞没有拿给她们,反而是递给了温雅萱和邵晴晴。

“你们要去树林里捡拾木柴,肯定会消耗体力,再把这两个椰子分着喝了,里面的椰子肉也不要浪费了。”

温雅萱和邵晴晴直勾勾的看着沈飞,似乎有些不太相信,沈飞会这样对他们。

秦敏来到沈飞身旁,看着她们,笑道:“喝吧,这样才能有力气去捡拾木柴。”

温雅萱和邵晴晴相视默然,随即双目似含秋水般看向沈飞,声音柔弱轻丝道:“谢谢。”

说完,两人伸手从沈飞的手中将椰子拿了过去,然后各自跟许梦和林雨薇分着喝起来。

丁春芳不忿道:“沈飞!为什么她们又能喝椰子,我们三个却没有。”

李萍紧盯着沈飞身后的椰子,吞咽着口水道:“沈飞,你再给我们一个椰子。”

秦敏朝这父女俩投去厌恶的目光,沈飞道:“刚才我说过,多劳者多得,少劳者少得,你们不去树林,自然没椰子喝。”

说着,沈飞转身弯腰将最后一个椰子拿起来,他把椰子递给秦敏道:“你一口都没喝,你先喝。”

秦敏抬手拒绝,她看着沈飞,柔声道:“你是大家的主心骨,你先喝吧,我不渴。”

“你先喝,不要让我担心,我要喝的话,我可以自己去摘。”沈飞又往秦敏那推了推。

秦敏抿了抿嘴,接着接过椰子,然后拿着小口小口的喝起来。

沈飞看着秦敏,嘴角露出浅浅的微笑。

李萍呆呆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她感觉,自己曾经拥有过的,似乎已经被被人拿走了。

丁春芳更是一脸怒火,李安国则是一脸不忿。

他们那样子,非常为自己的女儿打抱不平。

他们好像已经完全忘记,沈飞刚到这里的时候,他们又是怎么对待沈飞的了。

秦敏喝完之后,将椰子递给沈飞,她抬手擦了擦嘴,说道:“沈飞,你也喝点吧。”

沈飞接过,发现里面还剩下一半多,心中不觉感动,又想到这是秦敏喝过的椰子,心中不免一阵躁动。

他举起椰子,喝了几口,接着递给秦敏,用命令的语气道:“把剩下的喝完,还有里面的椰子肉也吃掉。”

秦敏看着沈飞,嘴角露出幸福的笑容,她接过去之后,一口一口的都喝掉了,然后又把里面的椰子肉掏了出来。

她先是往沈飞的嘴里塞了一块,接着才往自己的嘴里放。

温雅萱她们四个也开始分着吃椰子肉,李安国一家人只能看着咽口水,干着急。

把椰子都吃完,秦敏带着温雅萱她们四个往树林里走去。

温雅萱她们明显有些害怕,秦敏只能是装着很勇敢,一边安慰着她们,一边往树林里走。

沈飞目送她们进了树林,接着瞥了眼刚才从救生艇那边拿过来的矿泉水和压缩饼干。

矿泉水还剩下两瓶,压缩饼干还有一包,这些肯定不够这么多人分。

想着,沈飞看向李安国,此时,他正盯着矿泉水和压缩饼干,不停的吞咽唾沫。

他发现沈飞在看他之后,立刻将自己的目光收了回去。

沈飞见状,心下漠然。

以李安国一家子不要脸的作态,等他去摘椰子时,他们肯定会将压缩饼干和矿泉水都吃掉喝掉,一点都不会给大家剩下。

现在正是物资紧缺的时候,每一滴水,每一口食物,都是大家活下去的关键。

绝对不能让他们这些什么事情都不想做的人给糟蹋了。

想着,沈飞弯腰将压缩饼干和矿泉水都拿在了手里。

李安国登时爆炸了,他跳起来,指着沈飞道:“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不会真的什么都不想给我们留吧。”

沈飞目光冷漠的注视着李安国,冷声道:“刚才我说过了,多劳者多得,不劳者不得,现在食物和淡水都很短缺,你们能活着就可以了,不需要再摄入更多的食物和淡水了。”

丁春芳也是站起来,她拍了拍屁股上沙子,尖着嗓子道:“沈飞,我和你爸,在你破产的时候,给你吃,给你住,你现在反过来这么对我们,你还有良心吗!”

沈飞看着丁春芳道:“抱歉,我没有你们这样的爸妈,再说了,我和李萍已经要离婚了。”

李萍的眼眶,瞬间红了,她站起来,声音沙哑道:“沈飞,人家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你这样对我们,真的好吗?”

沈飞冷笑了一声,他看着李萍,冷嘲道:“李萍,你也知道一日夫妻百日恩啊,我快渴死的时候,你为什么连一瓶水都不愿意给我拿!”

“还不都是你!当初公司破产的时候,你好好跟人家林少搞好关系,我们现在至于这样吗?”李萍歇斯底里的朝沈飞喊道。

“都是你,都是你这个没良心的畜生,说要带我们出去玩,结果游轮失事,来了这么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都怪你!”丁春芳也是喊着,她两眼一瞪,上前来就要抢夺沈飞手里的矿泉水和压缩饼干。

沈飞现在绝对不惯他们的臭毛病了,举起手里的军刀,指着丁春芳,冷声道:“你敢过来抢,我就敢砍下去!”

“呵呵,沈飞,你真是长本事了!你砍!你砍啊!”丁春芳抻着脑袋,像个骂街的泼妇一样,朝着沈飞靠过来。

沈飞双眸中闪过一丝寒意,接着就朝前挥砍了下去。

李安国瞪大了眼睛,他眼疾手快,伸手直接把丁春芳给拉了回去。

丁春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她瞪大了眼睛,看着已经落下的刀锋,满脸不可思议。

刚才但凡李安国再慢一会,她的脑袋,绝对要搬家。

李萍见状,瞬间爆炸了,她怒吼道:“沈飞,你疯了,真的砍啊!”

经历过生死的沈飞早就看清楚这一家人了。

他冷声道:“你们好好呆着,我努力让你们活下去,你们若闹腾给我添堵的话,我不介意杀了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