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硬的不行来软的

林雨薇捏着邵晴晴的脚踝道:“没事,轻伤。”

邵晴晴紧张的神情顿时一松,心里暗暗的长出一口气,嘴角露出了浅浅的微笑。

沈飞也不揭穿,对邵晴晴说道:“你在这好好休息,木柴我自己一个人去搜集就好。”

邵晴晴当即抬头,朝沈飞投去颇为埋怨的眼神。

看来她对沈飞刚才背她时捏她腿的行为,还耿耿于怀。

沈飞没有搭理邵晴晴,抬头看了眼太阳的位置,天黑还要一会儿,转身就要朝树林里去。

秦敏见状,连忙道:“沈飞,我跟你一起去。”

沈飞转头看了眼秦敏,接着又看了眼许梦手里拿着的军刀,随即点了点头。

刚才秦敏去找他和邵晴晴的时候,在许梦的威慑下,李安国一家也是不敢轻举妄动。

多一个人,多一分效率,秦敏愿意去,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两人一起朝着树林里走去,坐在椰子树下的邵晴晴,神情淡漠的注视着他们,明亮的眼眸中,闪过一丝让人不易察觉的寒芒。

沈飞带着秦敏来到树林里之后,两人闲聊着开始捡拾木柴。

不一会,手上已经满了。

两人往回运送了一趟,接着又回树林里继续捡拾。

就这样,一来一回,一来一回,椰子树这边已经堆积不少木柴。

转眼间,夕阳西下,树林里变得昏暗起来。

沈飞看向还在捡拾木柴的秦敏,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说道:“秦敏,我们回去吧。”

秦敏站直身体,长舒了口气,转身朝沈飞看去。

她也是出了不少汗,头发湿漉漉的粘在额前。

沈飞走上前去,抬手给秦敏擦了擦汗,整理了一下头发。

秦敏仰头看着沈飞,脸颊泛着红晕。

沈飞低头看向秦敏,绝美的脸庞,细腻的嘴唇,让秦轩想起那晚在树上的缠/绵之夜。

就在这时,秦敏突然开口问道:“沈飞,刚才邵晴晴真的是扭到脚了吗?”

秦敏的询问,瞬间便将沈飞拉回到了现实。

他没想到,秦敏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倘若把真相告诉秦敏,沈飞担心秦敏会多想。

整个团队内部,也将变得不和谐起来。

这对接下来的荒岛求生,十分不利。

在邵晴晴没有做什么太过分的事情之前,沈飞决定还是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任何人好。

想着,沈飞看着秦敏道:“是。”

秦敏那明亮的眸子微微颤抖,沈飞不知道秦敏在想什么,不过当他说出‘是’的时候,心里已然后悔。

“嗯。”秦敏轻轻应了句,“回去吧。”

沈飞点了点头,两人转身,一起往回走去。

回到椰子树这边,天空中只余留下火烧云的昏黄光芒了。

沈飞和秦敏回到椰子树这边,将手里木柴放下。

接着,沈飞朝林俊才这边走来,李安国一家三口见状,下意识警惕的看着沈飞。

李安国道:“沈飞,你想干什么!林少爷还昏迷着呢!”

沈飞在林俊才身旁蹲下,接着在他身上摸索了一下,随即找出一个打火机。

他举起手中的打火机,看着李安国道:“快要天黑了,再不生火,一会野狼来了,你保护我们吗?”

“呸呸呸!沈飞,你这个乌鸦嘴,晚上不会有野狼袭击我们的!”丁春芬瞪着沈飞,一脸嫌恶表情道。

沈飞淡淡一笑,不以为意,他站起来,回到椰子树这,收拾出一些木柴,将火堆点燃。

秦敏她们也是没有闲着,她们将剩余的木柴,都放到外围的火坑边上去了。

火堆冒了一会白烟,很快便燃烧起来,太阳彻底西沉,夜幕降临。

红色的火焰,在夜色之下跳动着,格外显眼。

一天的忙碌结束,慢慢长夜,即将开始。

白天的时候,他摘了六个椰子,他先是打开两个,给了温雅萱她们四个人两个。

丁春芳见沈飞真的不打算分他们椰子,立刻高声道:“沈飞,你这个白眼狼,我们的椰子呢!”

沈飞瞥了一眼丁春芳,淡淡道:“白天的时候我说过,多劳者多得,不劳者不得,这是这里的规则。”

丁春芳愤愤不平指着温雅萱她们四人叫嚷道,“她们几个女人,就去了一趟树林,捡回来几根木柴,这就算劳动啦!”

“你去了吗?”沈飞语气平淡的反问道。

“沈飞,你!”丁春芳气的,一张老脸,涨的通红。

李安国倒是聪明,他见自己老婆来硬的不行,立刻变换招数,来软的道:“沈飞,你真的忍心看着我们两个老人,滴水不进嘛。”

沈飞见状,略微有些心软,就在这时,许梦不合时宜的说道:“白天的时候,你们不是喝过一个椰子,也不算滴水未进吧。”

李安国闻言,瞬间怒火中烧,他指着许梦,气愤道:“你,你,你”

许梦朝李安国翻了个白眼,李安国狠狠的砸了一下沙滩。

沈飞不想打破自己设定下的规矩,又打开一个椰子之后,坐到秦敏身旁,递给了她。

秦敏接过来之后,喝了一小口,接着又递给沈飞。

李安国一家人见沈飞真的不给他们椰子,全都傻眼了。

他们没想到,沈飞现在竟然软硬不吃,好似已经不是之前他们认识的那个,在家里呼来喝去,洗马桶倒洗脚水的沈飞了。

沈飞喝了一口椰子汁,身上的疲惫,稍微舒缓了一些。

李萍愣愣的盯着沈飞手里的椰子,接着,她的眼眶一红,眼泪一滴滴往下落起来。

丁春芳见自己女儿哭了,连忙挪到女儿身旁,将她抱在怀里,安慰道:“萍萍,怎么了。”

李萍张开干裂的嘴唇,声音沙哑道:“妈,我渴!”

丁春芳朝李安国投去颇为埋怨的目光,她尖声道:“李安国,听见没,你闺女渴,去给我摘椰子去!”

李安国闻言,脸上浮现出难堪的神色,他看了眼椰子树,接着又朝沈飞看去。

李萍哭得更加厉害起来,泪水不一会便将丁春芳的衣襟给打湿了。

秦敏等人都是面露同情之色,沈飞则是面不改色的一边喝着椰子,一边注视着哭泣着的李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