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醒了就找事情

沈飞一脸疑惑的看着林雨薇,不明白去树林里拿枯水藤做什么。

林雨薇伸手拿过一旁的椰子壳,看着沈飞,神情淡淡道:“用这个,把淡水烧开,把布条扔进去熬煮,然后再晾干,你需要经常更换伤患处的绷带,这样可以降低伤口感染的几率。”

沈飞点了点头,下意识道:“谢谢。”

“嗯,把裤子穿上吧。”林雨薇轻声说了句,接着站起来,转身朝海边走去。

现在正是退潮的时候,她应该想要去找一些贝类回来充饥吧。

想着,沈飞把裤子穿好,然后轻轻推了推身旁还在熟睡的秦敏。

秦敏迷迷糊糊睁开睡眼,不解道:“沈飞,你怎么起的这么早。”

“今天有许多工作需要做,必须要早起。”沈飞轻声道。

秦敏深吸了一口气,接着坐了起来。

她的两只眼睛,像灌了铅似的,她抬手揉了好一会才慢慢恢复。

“沈飞,我跟你一起去。”秦敏打着哈气说道。

沈飞笑了笑,说道:“你去跟许梦把军刀要过来,把家看好就行。”

秦敏有些担心的看着沈飞,“你自己一个人能行吗?”

“放心,没问题。”沈飞伸手给秦敏整理了一下发梢,淡淡笑道。

秦敏看了眼初升的太阳,点了点头,接着站起来,蹑手蹑脚的来到许梦身旁。

她蹲下后,轻轻推了推许梦,抱着军刀正在熟睡的许梦,下意识握紧军刀,就要朝秦敏砍去。

“许梦,是我,秦敏。”

听到秦敏的声音,许梦一脸困倦的睁开眼睛,她长舒了口气,问道:“秦敏姐,有什么事情吗?”

“把军刀给我吧,你继续睡,我看着。”

许梦点了点头,她将手里的军刀递给秦敏之后,倒下后又继续昏昏沉沉的睡去。

秦敏拿着军刀,直接抱着膝盖,在许梦身旁坐下了。

沈飞看着秦敏点了点头,接着便朝树林里走去。

林子里的露水很重,沈飞只是捡拾了一会木柴,接着便喷嚏声不断。

他揉了揉自己的鼻子,见怀里的木柴差不多了,于是转身往回走去。

“啊!”

刚走出树林,一声女人的惊叫传来,沈飞神经,立刻紧绷在了一起。

他扔掉手里的木柴,朝着营地,飞速奔跑而去。

回到营地这边,他看到林俊才把秦敏骑在身下,双手死死抓着她手腕。

秦敏拼命挣扎着,林俊才双眸闪过一丝戾色,抬手朝着秦敏的脸上,直接来了一巴掌。

军刀掉落在一边,李安国一家三口就坐在一旁看热闹,许梦捂着自己的脸,似乎也是被打了。

温雅萱因为害怕,挪动着身体,躲着远远的。

一股怒火,涌上心头,沈飞愤怒的咆哮道:“林俊才!你他妈的在干什么呢!”

林俊才本来还想再给挣扎的秦敏来上一巴掌,但他听到沈飞的呼喊声之后,身体直接僵硬住了。

沈飞冲上前去,一脚便是把林俊才从秦敏的身上给踹了下来。

接着,他抓起沙滩上的一块鹅卵石,冲上前去,朝着林俊才的脑袋上就要招呼。

“不要!沈飞!不要!”

李安国连忙扑了过来,他抬手抓住沈飞的胳膊,眼睛里满是惊恐。

“沈飞,你这么一块石头砸下去,林少的脑袋,肯定要开花,他要是死了,我们就都得永远留在这吃土了。”

沈飞瞥了眼李安国,眼眸中满是怒火。

李安国注视着沈飞,他有些害怕的吞咽了一口唾沫,不过还是死死抓着沈飞的胳膊不松手。

“沈飞,不要为了我杀人。”一旁的秦敏坐起来,她头发凌乱,用乞求的语气,看着沈飞说道。

“对,对,不能杀人,不能杀人。”李安国不停点头,满脸谄媚笑容的说道。

林俊才见李安国和秦敏都在帮他求情,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他一脸嚣张的瞪着沈飞道:“沈废物,你敢杀我吗?你不敢杀我!你们全都得靠我林家才能离开这座荒岛!”

沈飞猛地一用力,直接将手里的石头扔了出去,林俊才吓得,连忙抱住脑袋,蜷缩起了身体。

石头是从林俊才的脑袋上飞过去的,他见自己安然无恙,断定沈飞不敢怎么地他,于是准备在嚣张几句。

可是他刚把自己的胳膊拿下来的时候,一只巴掌,朝着他的脸上,直接招呼而来。

啪!

一声脆响,林俊才的脸一歪,他的侧脸上,一只红色的五指掌印,留在了上面。

“沈飞,你他妈你”

啪!

又是一声脆响,这次沈飞是照着林俊才另一边脸扇的,这次更狠,鼻腔已经流出血来了。

“第一个巴掌是给许梦扇的,第二个巴掌,是个秦敏扇的。”

林俊才瞪大了眼睛,他的眼眸中,满是憎恨。

就在他要发飙的时候,李安国直接扑上去,抱住林俊才道:“林少,不要生气,不要生气,气大伤身啊。”

林俊才看向李安国,瞪着他道:“老东西,松开手!”

李安国闻言,立刻松开手,他满脸谄媚之色道:“林少,沈飞的脑子有问题,不要跟他一般见识。”

林俊才倒也不是个狂妄的傻子,他见沈飞那淡漠的眼神,知道自己若是继续激怒他的话,对方很有可能会真的杀了自己。

他顺着李安国的话,就坡下驴,冷声道:“他妈的神经病!”

沈飞站起来,转身回到秦敏身旁蹲下,抬手轻触她的侧脸,秦敏痛的眉毛一挑,倒吸了口凉气。

他见得秦敏脸上的手印,心像是在滴血一般。

秦敏似乎是感知到了沈飞身上的怒气,连忙抓住他的手,浅浅笑道:“不用担心我,我没事的。”

沈飞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压制着心头的怒火。

理智告诉他,林俊才现在还有用,还不能死

想着,他站起来,走到一旁,然后弯腰把军刀给捡了起来。

出去捡拾蛤蜊的林雨薇回来了,她见许梦倒在地上痛苦地呻/吟,连忙跑了过来。

她把手里的蛤蜊都放在一边,接着把许梦给扶了起来。

沈飞看向许梦,她的伤,要比秦敏严重许多,右眼眶已经完全红肿,眼球里满是血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