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道德绑架很讨厌

修整出三根木钩之后,沈飞又找来三根绳子,然后把绳子一根根的拴在木钩上。

没一会的功夫,三根可以用来钓鱼的鱼钩便是被制作出来。

沈飞从自己的制作中回过神来,他抬头看去的时候,发现秦敏她们,都在看着他。

他抬手擦了擦自己的脸,笑问道:“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你们都在看着我做什么?”

秦敏她们回过神来,温雅萱看着沈飞,嘴角露出好看的酒窝,笑着说道:“沈飞,你好厉害,还会做鱼钩。”

“狗屁,不就是三根木钩拴上绳子,这玩意要是能钓回鱼来,我把鱼生吃了。”林俊才歪着嘴,冷嘲道。

沈飞瞥了眼林俊才,冷声道:“真钓回鱼来了,我可舍不得让你给生吃了。”

咕噜噜

沈飞刚是说完,秦敏她们的肚子,一个接一个的响了起来。

他们几个的肚子刚响完,一阵更加响亮的咕噜噜声传来。

沈飞朝李安国他们看去,包括林俊才在内,他们不约而同的抬手摸向自己的肚子。

李萍捂着自己的肚子,面色苍白的靠在自己母亲怀里,有气无力道:“妈,我肚子好疼。”

“啊!萍萍啊!是不是刚才吃椰子肉,把肚子给吃坏了!”说着,丁春芳狠狠的瞪向沈飞,似乎李萍肚子疼,都怪沈飞给他们椰子肉吃。

林雨薇站起来,走到李萍身旁,看着丁春芳道:“我给她看看。”

丁春芳点了点头,林雨薇按着李萍的肚子,询问着是否有疼痛点,李萍都是摇头,表示不疼。

李安国靠过来,满脸焦急之色的看着林雨薇,问道:“林医生,我家萍萍没事吧。”

林雨薇看向李安国,语气平淡道:“没事,她的胃里,没有可以消化的食物,胃酸在灼烧胃部,所以才会肚子疼,她平时应该有慢性胃炎吧。”

李安国叹了口气,点了点头,接着抬手捂住自己的双眼,一脸惆怅的神情。

丁春芳瞪着沈飞,尖声道:“你这个没良心的,萍萍都这样了,你就不能再去摘些椰子回来?!”

许梦替沈飞打抱不平道:“丁春芳,你说的轻巧,你不知道沈飞腿上有伤,再说,现在天已经黑了,视线特别不好,他怎么去摘椰子?”

“我不管!沈飞!你赶紧给我找吃的去!”丁春芳尖着嗓子,歇斯底里的指着沈飞吼道。

秦敏她们都用极其诧异不解的目光看着丁春芳,她们现在都十分奇怪,这个丁春芳何德何能,竟然在这里,这样对沈飞颐气指使。

沈飞全然不搭理丁春芳,全当一条疯狗,在自己眼前乱吠。

就在这时,李安国当着众人的面,爬起来朝着沈飞跪了下来,他抱拳哀求道:“沈飞,萍萍的胃,本来就不好,继续这样下去的话,我担心她会出事啊,我求求你,求求你,想办法弄些东西来给萍萍吃,我求求你了”

说着,李安国竟然老泪纵横,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沈飞磕头。

沈飞本来就是一个吃软不吃硬的人,他见得李安国这样,立刻上前搀住他的胳膊,皱眉道:“你这是干什么!”

“沈飞,我一把老骨头,死在这里也没关系,但萍萍不能有事啊,我求求你,求求你了”李安国老泪纵横的仰头看着沈飞,死活不让沈飞把他拉起来。

丁春芳和李萍都被李安国这一举动给弄傻眼了,秦敏她们看着眼前这一幕,略微有些动容。

不管李安国做过什么,他能为了自己女儿给沈飞跪下,这足以说明,他是一个合格的父亲。

“你先起来,你起来。”沈飞使劲想要把李安国拉起来,他现在很不舒服,十分不舒服。

“你答应我了?”李安国吸了吸快要流出来的鼻涕,看着沈飞问道。

沈飞深吸了一口气,咬牙道:“对,我答应你了,你先起来。”

李安国闻言,立刻该跪为坐,他抬手擦了擦自己的鼻涕,仰头看着沈飞,说道:“你说,怎么办?”

“这么晚了,我没本事再去爬树摘椰子,我”

“嘿!”

沈飞的话还没说完,林俊才冷不丁的突然大喝了一声,沈飞皱眉朝他看去。

林俊才挑着眉头,满脸阴鸷神情的笑道:“沈飞,男子汉,大丈夫,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怎么能说话不算话呢?”

沈飞站在原地,皱眉看着林俊才,丁春芳似乎是抓住沈飞吃软不吃硬的弱点了,立刻拍着沙滩,像是个泼妇般,嚎啕大哭起来。

她边哭边说道:“沈飞啊!阿姨也求求你了!想办法给萍萍弄点吃的吧!”

林俊才被丁春芳这么一哭,冷不丁的吓了一跳,不过当他看到丁春芳那一副泼妇样子的时候,笑的更加开心起来了。

秦敏等人见李安国一家子这样,全都朝他们投去厌恶的目光,本来跪坐在李萍身旁的林雨薇也是站起来,转身离开了。

沈飞看向嚎啕大哭的丁春芳,虽然心里十分不爽,但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就在他为难之际,许梦拿过一把石斧,怒气冲冲的来到了丁春芳面前。

丁春芳被许梦这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吓得一个嗝,直接把眼泪给憋了回去。

她将石斧,扔到丁春芳面前,接着抬手朝不远处指去,“你们要想现在给李萍弄吃的,可以去那边,把那棵椰子树砍倒,我看上面有不少椰子。”

丁春芳转头看了眼,接着猛地转回头来,瞪着许梦,怒骂道:“你眼瞎了,那么粗,怎么可能用这么一把石斧给砍倒。”

许梦耸了耸肩,憋着嘴道:“把石斧借给你们,已经是我们最大的仁慈了,至于怎么把椰子树砍倒,那就是你们的事情了。”

丁春芳指着许梦,气的浑身发抖,她抬手指着许梦道:“你这个野种,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李安国看向自己女儿,接着伸手拿过石斧,然后站起来,迈步朝那棵椰子树走去。

丁春芳见状,皱眉瞪向沈飞,红着眼骂道:“你这个丧良心的东西,还不赶紧去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