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是我欠你的

回到家里,当张云容把族会上发生的事情告诉家人后,冯桂芝就像是疯了一样,而张博黑着脸坐在一旁,一言不发。

“张云容,你是不是疯了,你有没有想过,被赶出张家,我们以后还活不活了?”

“张易明显是在坑你,他安的什么心难道你还不清楚吗?”

张云容一脸僵硬地说道:“他不想让我们分家产又不是一天两天了。”

冯桂芝听到这句话,气得脸色铁青,吼道:“既然你知道,为什么要答应,他们都没搞定的事情,你凭什么能办到。”

张云容的现在的心情十分复杂,她也不想事情闹到现在这个地步,但是当她从老宅走出来的那一刻,却突然有种前所未有的轻松。

以往,他们在张家的地位就低下,可是怎么说也是张家人,一旦老太太撒手人寰,怎么地也能分到一笔财产,可以让父母衣食无忧,要是被逐出家门,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用今后的命运去争一时之气,代价太大,她不知道这次听他的是对是错,可是第一次不用负气走出来的感觉,真的很好。

所以,她并没有将这是周天的决定说出来,而是独自揽了下来。

“妈,你也不相信我吗?”张云容叹了口气,说道。

冯桂芝气得捶胸顿足,骂道:“你让我怎么相信你?张家上上下下全都碰了一鼻子灰,你又凭什么能办到?”

凭什么?

张云容心里也完全没底,因为她也是赶鸭子上架,全因周天好不容易男人了一回,她才选择去拼一把。

这时候,周天从厨房里探出身来,手里还拎着锅铲,说道:“妈,我觉得你应该相信,云容真的很优秀,她肯定能做到。”

冯桂芝一脸不耐烦地看了周天一眼,冷声说道:“你还有脸说,要不是你这没出息的入赘我们家,我女儿这么漂亮,今后肯定能嫁入豪门,你毁了云容,你有什么资格说话。”

周天沉默不语,回厨房继续做饭。

“周天,你真的这么相信我吗?”张云容突然对周天说道。

周天回过头,一脸笑意地说道:“不管在老宅还是在哪,我都信你。”

什么情况?

今天周天也去了老宅?

冯桂芝一脸问号,但很快就看出事情有猫腻,连忙问张云容道:“这个事情,不会是那个废物让你答应的吧?”

见女儿低头不说,冯桂芝立即以手叉腰,向周天质问道:“你给我过来,把事情说清楚,你是不是也掺和了?是你让云容答应的?”

张云容很清楚,如果让老妈知道这件事是周天替自己应承下来的,肯定会大光其火,甚至是把他赶出门都说不定。

“妈,这事是我决定的,跟他没有关系。”张云容说道。

“没有关系,我看你是被这个废物给迷了心窍,他说的话能信吗?张云容,你是不是脑袋进水了?”冯桂芝一把抓着张云容的肩膀,由于情绪太过激动,抓得张云容肩膀生疼。

看着张云容痛苦的表情,周天上前抓住冯桂芝的手腕,说道:“云容能不能办到,明天就会知道,如果连你都不相信她,还指望谁相信她。”

冯桂芝气急败坏,家里的事什么时候轮到这个废物指手画脚了。

“你撒手,我们家没有你说话的资格。”冯桂芝挣扎道,奈何怎么都挣脱不了。

周天冷眼看着冯桂芝,一步不让,这是他在家里第一次表现得这么强势。

看着周天,冯桂芝突然有些心虚。

这时候,一家之主的张博猛地吼道:“够了,还嫌家里不够乱吗?事情已经这样了,闹有什么用,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尽力让云容完成这件事情。”

冯桂芝松开张云容之后,周天才松手,对张云容说道:“我做饭去了。”

冯桂芝恨得牙痒痒,看着发红的手腕,恶狠狠地说道:“废物,迟早有一天我会让你滚出这个家门,走着瞧。”

吃晚饭的时候,冯桂芝负气不吃饭,张博也不在意,在饭桌上说了很多关于他掌握的关于周氏集团的信息。

“周氏集团是苏江企业的龙头之一,税收大户,这次抛出合作意向也是近十年来首次,不仅是商界震动,就连市府都极其关注,价值上百亿的巨大蛋糕,可以预料竞争将会非常激烈,其中不乏国内外非常有实力的竞争对手,张家的实力只能算作中等偏下,几乎没有什么优势可言。”

“但凡事无绝对,怎么在诸多竞争对手中脱颖而出是关键,有时候一个契机一个奇遇就能改变局势,比如说周公子,他就是关键中的关键,一言定乾坤,据我从市府得到的可靠消息,周公子这两天就会亲临苏江,一旦知道准确日期爸会第一时间通知你,争取给你制造一个搭上周公子这条线的机会,如果得到周公子的赏识青睐,拿下合作并不是什么难事”

张博心里也很担忧,因为明天张云容一旦没有做到,张易和张家那些人绝对不会放过他们,要是真被赶出了苏家,属于他那份财产就真的没了。

“爸,我们连周公子是怎么样的人都不清楚,怎么能保证获得人家的赏识青睐?”张云容苦恼道,但不得不说,老爸的观点还是有几分道理的。

“女儿,拼实力咱们拼不过其他人,但是咱们可以拼个人魅力啊,我不觉得我女儿魅力比任何人差,而且听说那周公子年纪跟你差不多,还没结婚……”张博没有继续往下说,但是言外之意已经很明显,他的野心很大,但凡有一丝攀上周公子机会都不会放过。

“爸,你说什么呢。”张云容偷偷看了周天一眼,发现他只是埋头吃饭,并没什么表示,才松了口气。

但是,张博的话却像是一颗种子悄无声息地埋进了张云容心里,只待一个合适的时机,便会生根发芽。

晚饭之后,周天洗了澡,回到房间发现张云容坐在床上,直勾勾的看着自己。

周天坐在地铺上,笑着对张云容说道:“媳妇儿,想说什么就说吧。”

“为什么让我答应这件事?”张云容咬牙说道。

周天挠了挠头,给出了一个极其蹩脚的理由:“难道你不觉得你很优秀?”

“我想听实话。”张云容冷着脸道。

“如果我说周氏集团的总裁是我叔你肯定认为我是神经病。”周天见张云容脸上一点笑的意思都没有,自己尴尬地笑了两声,说道,“其实你应该自信一点,你真的很出色,你想想,为什么你能不需要邀请函就进入展会,为什么在会场内人家一大总裁偏帮咱们?还不是因为人家赏识你,又不想表现出刻意笼络你的意思。”

一听这话,张云容果然陷入沉思,只是皱眉想了很久,都没想通其中关节。

即便是她真的有出色的才华,可是这世上最不缺的就是有才华的人,她张云容又何德何能从中脱颖而出,拿下周氏的合作?

一时想不明白,张云容又说道:“那为什么你说要是我谈下合作,要让奶奶给我当总经理?”

周天笑了笑,说道:“你觉得,如果让张易当上总经理,你的处境会怎么样?明明是你的机会,为什么不争取一些好处呢?”

这一说,张云容沉默了下来。

周天继续说道:“你舍不得离开张家,这些年又为张家付出了这么多,不能白费了,与其让一个扶不起的阿斗将那点家产败干净,还不如交到你手里。”

张云容撅了噘嘴,不满道:“那你也不能当面和奶奶置气啊,再怎么说她也是你的长辈。”

周天躺在地铺上,头枕着双手,望着天花板说道:“是吗?”

张云容还想说什么,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负气似的趟回床上,侧身背对着他。

她紧抿着嘴,心里泛起涟漪。

当初她一直以为自己可以很洒脱的和周天离婚,可是那天冯桂芝提出这件事情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办不到。

这个男人,不管他多么窝囊,多么不争气,可是整整十八年来,他始终守在自己身边。

不管外界对他的评论有多糟糕,不管自己对他的态度有多冷淡,在自己面前,他永远带着灿烂的笑意。

人心是肉做的,张云容没有铁石心肠,而且她现在知道,自己其实很早就习惯了有他在身边。

尤其是今天当他挡在自己面前,替自己挡下张家那些人的责难时,让她第一次感受到了被人保护的温暖。

哪怕,他的后背依旧孱弱,哪怕温暖只是一瞬间。

“明天,送我去周氏集团。”

“好。”

回答依旧那么干脆,就像一直以来都无条件地信任她一样。

张云容鼻头一酸,两行清泪如断线的珠帘般簌簌落下,原来,他一直没变。

“这三年,是我欠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