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打脸

骑着小电驴,周天把张云容送到了公司,并没跟上去。

张家公司会议室里,张家族人悉数到场。

“哈哈,没想到那么快就打脸了,我还以为哪来的底气呢,原来是吹牛。”

“张云容能有什么本事,我们都谈不下来的合作,她怎么可能办到。”

“估计陪睡都没人要,大侄子,趁老太太还没来,我可得提醒你,一定要提防张云容耍诈反悔。”

“没错,必须趁这个机会把张云容一家赶出去。”

族人们七嘴八舌,张家老太太到场之后,才全部闭上了嘴。

不多时,会议室的门打开,张云容走了进来。

“张云容,昨天答应的事,你应该不会忘了吧。”没等张云容说话,张易先一步跳出来说道。

张云容一脸淡然的表情,看着张易说道:“我没忘。”

“哈哈哈,那就好,我还怕你耍赖不认账呢,你没谈下合作,那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张易自信满满地说道,从眼线那里收到的消息,已经足以说明张云容失败了,她要是成了,怎么可能跟丢了魂似的。

说着转头对何佩玲说道:“奶奶,这一次您可不能心软,这都是张云容不自量力,咎由自取,怪不得咱们。”

会议桌主位上,何佩玲双眼微阖,不置可否。

见到老太太这般态度,张易更是底气十足,已经想好了待会张云容被赶出张家时的惨相。

就在这个时候,张云容走到何佩玲前面,从随身提包里取出一份文件,说道:“奶奶,合作我已经谈下来了,这是刚刚签好的合同,请您过目。”

张家一众族人顿时呆立当场。

何佩玲双目猛然一睁,同样带着不可思议地问道:“你已经签了合同?”

这一刻,老太太终于开始正视起张云容,并且让助手拿来她的老花镜都拿来了,急不可待地开始翻看合同。

张家族人一个个伸长了脖子,想看看合同的内容,因为他们根本不想张云容真的能够把合同谈下来,更不相信竟然那么快就签好了合同。

在场的人几乎都去跑了个遍,连周氏集团一个高层都没见着,她张云容凭什么?色诱吗?也太扯了些。

她在张家地位卑微,一向不受人待见,就没有人真正把张云容当作亲人对待,可她要是把合作谈了下来,一朝咸鱼翻身,万一受到老太太的器重怎么办?

今后不得让她出尽风头,这怎么行?

其中最不愿意相信的就是张易,因为一切计划都是他想出来的,如果张云容真的谈下合作,还签了合同,无异于打他脸啊。

最最重要的是,老太太昨天受刺激,竟然答应要是张云容谈下合作,就给她当公司总经理,这可是他视为禁脔之物,怎么可能拱手想让。

“张云容,不要以为随随便便去复印店伪造一份假合同就想蒙混过关,谁信啊,我看你连周氏集团的老板都没见着吧。”张易阴恻恻地说道。

“不错,我确实没见到周氏集团的老板。”张云容一句话还没说完,张家一众族人们便开始鼓噪起来,对张云容怒目相视。

“我就说嘛,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地就拿到合同,你张云容凭什么啊?”

“没想到啊,你为了不被赶出张家,竟然想出这么下作的办法来欺骗我们,无耻。”

“就是,现在承认了吧,还以为有多大本事呢,真是不要脸。”

“奶奶,张云容竟然胆大妄为地用假合同欺骗您老人家,一定不能轻易放过她。”

一个个群情激愤的样子,就像恨不得把张云容生吞活剥了,每个人都咬牙切齿。

张易紧张的心情终于放松下来,就像是看白痴一样看着张云容,说道:“真是小瞧你了啊,张云容,这种卑鄙的手段你也用得出来,你是不是很担心自己被赶出苏家?也是,你们一家三口,加上个废物女婿,要是没了苏家,活得还不如乞丐。不过你放心,我不会太绝情,实在饿了就过来求我,我也会施舍你一顿剩饭啥的。”

其他人也是你一言我一嘴,笑出了声,跟着附和道:“是啊,一顿剩饭喂猪也是喂,给你们也是给。”

这一回,张云容不仅没有生气,反而脸上还露出了笑意,说道:“我只说我没见过周氏集团的老板,什么时候说过没见到这次合作的直接负责人吕广坤?你们未免也高兴得太早了。”

众人的取笑声登时一顿。

张云容笑了笑,继续说道:“谁都知道周氏集团的幕后老板周公子神龙见首不见尾,岂是想见就能见的?合同是真是假,不是你们说了算的,我虽然没有见到周氏集团的老板,但这份合同上,有吕总的亲笔签名,还有周氏集团的公章。”

“我不是傻子,更不会把奶奶当作傻子,伪造合同这种违法的事情,你们觉得我会做吗?再说就算做了,纸能包得住火?”

张易心里咯噔一下,脸色苍白如纸。

造假合同的确没有任何意义,不仅会惹怒老太太,还可能吃官司,张云容怎么会这么做呢?

难道,她真的谈下了合作,还当场签了合同?

这怎么可能?

张易不信,咬着牙说道:“张云容,我们都没做到的事情,你凭什么……”

这时,何佩玲抬起了手,制止了张易的话。

接着看向张云容,一脸凝重的说道:“这份合同,真的是你和吕广坤签下来的,周氏集团未来五年的珠宝设计,全部由我们张氏设计?”

“奶奶,如果您不信,可以亲自打电话跟吕总印证一下,我这里有他的名片。”张云容说着从包里取出一张名片,递了过去。

老太太接过名片一看,脸上露出了笑容,连说三个好字。

这一刻,她已经信了。

可这三个好字听在张家耳朵里,就像是闷雷轰在了胸口,让他们非常难受。

尤其的张易,此时胸口就像被一块巨石一样压着,难受至极,想到今后张云容将得到老太太的看重,他再想将她踩在脚下就不容易了,更不要说将她扫地出门。

“张云容,没想到你运气还挺好的啊,居然让你办到了。”

张易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事到如今,事实在眼前摆着,即便他不愿意相信,也不觉得张云容会说这种没有意义的大话。

“好了,既然事情已经办妥,今天是大喜的日子,晚上在老宅举行家宴,庆贺一下,云容你们到时候也来吧,现在你先回去吧,合同就先留下了。”何佩玲难得得心情大畅,高兴地宣布道。

“等一下。”这个时候,会议室门外传来一个声音。

周天走了进来,无视了一众张家人,直接来到何佩玲面前,目不斜视地说道:“你是不是还忘了什么事情?”

张易怒道:“混账,这是什么地方,是你能来的吗?出去!”

“我就是不放心才上来瞅瞅,果然不出所料,老人家就是爱忘事。”周天笑了笑,说道,“让我走也可以,现在马上宣布任命她为总经理,奶奶,你不会食言吧?”

何佩玲脸色阴沉地看着周天时,其他张家人已经叫嚣起来。

“周天,你不要太过分,以为张云容走了点好运就可以蹬鼻子上脸?”

“就是,真把自己当作功臣了,说不定我去我也行啊。”

“张云容年纪轻轻,本事没多少,凭什么让她当总经理,她能胜任吗?把公司带垮了怎么办?”

“云容,我身为长辈不得不说一句,凡事见好就收,过犹不及,你也的确是运气好一些而已。”

几个张家族人纷纷站出来训斥,看着他们倚老卖老的样子,张云容气极而笑,真是一帮不要脸的人,虽然她也没想过要当什么总经理。

但是,如果没有谈下合作,那时又会是怎么样一副画面?这样的张家族人,公司迟早走向末路。

说不得这个总经理,她张云容真要争上一争。

而周天,根本无视了这些话语,目光至始至终没离开过何佩玲。

他寸步不让的逼视,竟然第一次让这个一家之主的眼神有了躲闪。

“这件事,我会考虑的。”何佩玲强忍着怒火说道。

一听这话,张易立即大惊失色,惊呼道:“奶奶!不可啊!”

见此,周天笑了,他也不想逼人太甚,能做到这地步,对于一向死要面子的老太太已属难得。

“好,希望你的决定不要让人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