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卸磨杀驴

会议结束,周天和张云容以及老太太离开会议室之后,其他亲戚还不愿意走。

“张易,你必须要想办法杀杀张云容的锐气才行,可不能让她得到重用啊。”

“不错,如果真让她负责跟周氏集团合作,以后还不得骑在咱么头上作威作福?”

“还有,说什么也不能让她当上公司的总经理,你可得多劝劝老太太,不能让她一时糊涂坏了大事。”

张易脸色阴沉,如这些族人所说,真让张云容负责和周氏集团的合作,他在公司的地位必然会大受影响,更不要说让她坐上总经理的宝座,到时候想从公司捞点油水都难上加难。

“你们放心吧,我绝不会让这个她得逞的,我这就去找奶奶说去。”

说完,张易火急火燎地奔了出去。

张云容和周天回到家。

张博跟冯桂芝两人紧张的坐在客厅里,因为他们家将面临生死攸关的关键时刻,张博甚至还特意为此请了假,坐立不安地等候在家。

“云容,事情怎么样了?”张博心虚地问道。

看着父母担惊受怕的样子,张云容笑着说道:“你们放心吧,我们不会被赶出张家的。”

张博惊愕的看着张云容,站起身不敢置信的问道:“你……你做到了?”

冯桂芝也是目瞪口呆的表情,“女儿,你真的把合作谈下来了?”

张云容点头,看了一眼周天,旁人都认为是他的功劳,但是只有她才知道,在拿到合同之间,她甚至都没有勇气迈入周氏集团的大门,如果没有他的一再鼓励,这次合作她很有可能会错过,他才是最大的功臣。

“对啊,谈成了,连合同都签了。”张云容笑着说道。

冯桂芝乐不可支地走到张云容身边,一把推开周天,兴奋地说道:“云容,我的乖女儿,你真是太能干了,都是妈不好,妈应该相信你才对的。”

“云容,你奶奶说什么了?有没有给你安排总经理的职务?”张博突然非常激动地想起这个事来,他志在官而不在商,一直没有参与张家公司的经营,但并不代表他不希望女儿掌握公司的大权,那样他也不用在官场不得志,还要在张家受气。

“奶奶夸了我几句,至于总经理的事。”张云容略微迟疑了一下,看了周天一眼,才道:“奶奶说,她会考虑的。”

张博微微有些失望,但一想到老太太的性子,一蹴而就是不可能,能说这话说明就还有机会,急不来。

“云容,以前爸一直没有要求你什么,不过这次你立了大功,说什么也要借机当上这个总经理。”张博郑重其事地说道。

张云容有些惊讶,不明白爸爸平时一直不关心这种事,现在却那么重视。

“是啊,云容,你的确应该争一争。”周天笑着说道。

看到周天的笑时,担惊受怕了一整天的冯桂芝心里立即滋生了不满,冷声说道:“要你插嘴,这是我们家内部的事,跟你什么关系?”

张云容刚想替周天说话,却看到周天摇了摇头,只能默默叹了口气。

“你们现在可以放心了吧,没有人可以把我们赶出张家。”

“放心放心,没想到我的女儿竟然这么有出息,妈妈真是太开心了。”

一家人和乐融融,周天一如既往地被排斥在外,只能默默去了厨房。

当晚,张易和他的父亲张通,去了张家老宅,他们不允许张云容有翻身的机会,必须把张云容的发展势头扼杀在摇篮里。

张家老宅,张易父子围着老太太。

“奶奶,您真的要把这次合作的事情交给张云容吗?”张易不满地说道。

“妈,这件事情,您可得仔细想想啊,张云容终究是个女人,她一旦在公司里建立起了威信,对易儿来说,不是一件好事啊。”张通也是一脸的焦急。

今天的事情,严重地触及了这对父子的利益根本,他们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老太太先是看了张易一眼,一副理所当然地表情,说道:“这个合同既然是她谈下来的,那么交给她负责又有什么问题?”

接着看向自己这个不怎么成器的大儿子,皱了皱眉头,不满地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爷俩干什么来的,有什么话就直说吧,跟我老太婆打什么哑谜。”

父子俩尴尬地笑了笑,张易说道:“奶奶,他周天不过是个入赘我们张家的废物,说的话能当真吗?而且那么多年来,这个废物什么事情都没有做成,张云容要是掌握了公司管理权,您就不怕咱们张家的产业,将来落在一个外姓人手里?”

“云容和那个废物根本就没有感情,要不是我一时找不到合适的理由,早就让他们离婚了,你们担心的情况,不可能发生。”老太太不悦道。

张易咬着牙说道:“奶奶,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都是向着外面的,以后的事情谁说得准呢,我们要未雨绸缪,而且合同既然已经签了,只是换一个负责人又有什么影响呢?难道您要用张家的未来去赌一个嫁出去的孙女的忠心?”

这一说,老太太更为不悦,她不就是嫁到张家的媳妇,这么些年什么时候偏向过娘家,还不是劳心劳力地为张家着想。

何佩玲敲着拐杖,斥道:“够了,也不看看公司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妈,您别忘了,咱们的公司是怎么来的。”张通砸吧了下嘴,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听到这句话,何佩玲的表情立即变得严肃起来。

如今的张氏企业是怎么落到她的手里,何佩玲心知肚明,当初老头子一纸遗嘱差点把她吓个半死,遗嘱里明确写着他死后张氏所有的企业归到周天名下。

如果不是她上下运作打通关节,还用两人的婚姻威胁周天就范,说不得现在的张家真会一无所有。

现在提出让张云容担任总经理的是周天,那下一步是不是想方设法踢掉她这个董事长?万一张云容禁不住诱惑,又被周天一再蛊惑,生了歹心,那张氏岂不是又落到他周天手里?

“是啊,奶奶,周天隐忍了这么多年,我怀疑他根本就是故意激您的,说不定,就是在等这一天,可不能让他得逞呀。”张易继续添油加醋的说道。

竖子,好一个奸计!

一想到这,老太太几乎怒不可遏,冷冷地说道:“就凭这个废物,也敢觊觎我张家的财产,痴人说梦。这样吧,项目由你来负责,我马上就给张云容打电话。”

听到这话,张易内心狂喜,但表面上还是故作镇定地说道:“奶奶,我不是非要和张云容抢功劳,我只是不想让周天那废物阴谋得逞。”

老太太一把年纪精得跟老狐狸似的,张易心里怎么想的,她会不知道?

她厉声教训道:“这种鬼都不信的话以后少在我面前说了,你从小撅个屁股我就知道你要拉什么屎,你是什么想法,我很清楚。还有,以后少从公司里揩钱气我,你能争气点,我兴许还能多活几年。”

张易连连点头,说道:“奶奶说的是,易儿以后肯定脚踏实地,多多聆听您的教诲。”

是夜,张云容正在整理资料时,一通奶奶打来的电话,让她感到阵阵的心寒。

不多时,电话又响了起来,而且是张易打来的。

张云容接起电话便听到张易得意的声音:“张云容,你不会以为咸鱼翻身的机会来了吧,我告诉你,这辈子你都会活在我脚下。”

“张易,你这个无耻卑鄙的小人,这个合作是我谈下来的。”张云容不甘心地说道。

“那又怎么样,奶奶让我负责,你敢有意见吗?按道理说,我应该给你说声谢谢,要是没有你,我也负责不了这个项目。不过,谁让我们是仇人呢,你这辈子注定只能跟那个窝囊废碌碌无为,其实这样也挺好,混吃等死,还不用……”

张易的挖苦嘲讽还在继续时,张云容就挂了电话,呆呆地看着面前那堆哪怕是彻夜通宵都整理不完的资料。

这一刻,她彻底迷茫了,她做这些,还有什么意义。

终于,一股深深的委屈涌上心头,张云容的心弦再也绷不住,失声痛哭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