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 听不懂人话?

巨大的动静惊到了张博和冯桂芝,两人从房间里跑到客厅。

“女儿,好好地怎么哭了啊,是不是周天那个家伙欺负你?”冯桂芝一看张云容的样子,大惊失色。

虽说周天和女儿成婚三年,但是过来人的冯桂芝知道,她女儿至今还是完璧之身,而且她不想女儿糟蹋在周天手里,为此还严重地警告过他不许碰张云容。

“怎么回事?”张博也是一脸慌张地问道。

张云容已经泣不成声,但还是强行压着情绪,哽咽着说道:“没,没什么,我,我就想哭一会儿,一会儿就好了,呜呜呜~~”

“哭成这样这还叫没事?”张博眉头大皱,他一个大男人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只能给冯桂芝打眼色。

冯桂芝一边顺着张云容的背,一边心疼得跟刀割似的,说道:“哎哟,我的乖女儿哎,有什么事非得憋在心里,是不是那个杀千刀的周天欺负你?妈这就找他算账去。”

“不是的,不是因为他。”张云容带着哭腔说道,那可怜的小模样格外惹人心疼。

“那是怎么回事,放心,谁欺负你的,爸妈给你撑腰。”冯桂芝说道。

情绪得到释放,张云容也慢慢平复了下来,事实无法改变,哭也没有。

“爸,妈,奶奶把负责人换了,张易替代了我。”张云容神色惨淡,抽了张纸抹着泪说道,“还有,奶奶说给我放个长假,期限不定。”

冯桂芝没明白这话说明意思,久经官场的张博如何能不懂,意思就是老太太不仅剥夺了合作的负责权,还几乎将张云容一脚踢出了公司。

用完即弃的作风,被老太太发扬得淋漓尽致。

即便是一向隐忍的张博,这时也被气得寒毛直竖。

冯桂芝直接气得暴跳如雷,破口大骂起来,“张易那个混账东西,肯定又去老太婆那给你泼脏水了,大房就没一个好东西,不行,我要去找他们理论。”

眼看冯桂芝要夺门而去,张博一把将她拉住,沉声喝道:“这件事是老太太决定的,你现在去闹又有什么用?”

气急攻心之下的冯桂芝已经忘了张博在家里说一不二的地位,冲他歇斯底里地吼道:“有什么用?每次都是妥协,每次都是退让,难道我们家就应该被他骑在头上拉屎拉尿吗?张博,枉你还是个官,在老太婆那怎么连个屁都不敢放一个,有本事冲我吼什么!”

张博一张老脸憋得青红交加,竟也说不出话来。

眼看父母要先闹僵起来,张云容急忙起来劝道:“妈,这事就算了吧,爸说得没错,奶奶决定的事,谁也改变不了的。”

冯桂芝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张云容说道:“就这么算了?你辛辛苦苦谈下来的合作,凭什么他张易就坐享其成,你甘心吗? ”

张云容怎么可能甘心,可是不甘心又能怎么样?爷爷在世还好,现在整个张家都是奶奶一个人说了算,就算再憋屈,再不甘心,她除了忍气吞声还能怎么办?

这个时候,周天出现在房间门口,对张云容说道:“放心吧,除了你之外,没人能负责这次合作。”

冯桂芝本来就在气头上,看到周天更是火冒三丈,直接怼道:“用你废什么话,你以为你是谁,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张云容急了,要是没有周天或许她就错过了这次合作,可是冯桂芝的对他的态度却那么恶劣。

“爸,妈,你们赶快去休息吧,这件事我会想办法的。”张云容说道。

冯桂芝气不顺,张博心事重重,他们怎么安心睡得着,但还是被张云容硬推着进了房间。

张云容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上门,满脸歉意地对周天说道:“我替我妈向你说声对不起,她什么都不知道,所以才……”

“有哪个孩子少得了爸妈的责骂。”周天无所谓地说道。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对张云容的来说,仿如雷音,他竟然真的已经把她的爸妈当成自己的爸妈?

“可是你……”张云容还想说些什么。

“你比我承受得更多,我又有什么资格在意?”

听到这句话,张云容瞬间呆立当场,泪如雨下。

原来他,是为了自己才甘愿忍受这一切……

周天捧着张云容的脸,默默地为她擦掉似永远也抹不去的泪珠,温柔地说道:“不哭,哭成花猫就不美了。”

张云容哭着哭着,又破涕为笑。

周天也笑了,将她轻轻拥入怀中,说道:“放心,天塌下来有我顶着,何况天还塌不下来,有他们后悔的时候。”

张云容靠在他暖暖的肩上,弱弱地道:“你还能有多高的个儿。”

“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我小时候和那个周公子一起玩过泥巴。”

……

翌日一大早,张易特意去美容店将自己捯饬得自认为最帅的样子,还穿上衣柜里最贵的一套西装,人模狗样地出现在周氏集团的大门口。

虽然合同已经到手,但是今天的拜访一样尤为重要,最重要的是,要让吕广坤接受合作负责人变更的事情。

此时的张易很有信心能够取代张云容,因为他在张家的地位比张云容更高,话语权更大,肯定能让吕广坤意识到张家对这次合作的重视程度。

让他无比欣喜的是,与上次来拜访时的待遇天差地别,张易竟然顺利地来到总裁办。

“吕总你好,你好,我是张易,这次合作项目的张家负责人。”见到吕广坤的时候,张易将姿态压得很低,非常恭敬地自我介绍,同时伸出手。

张易心里已经早想好了一套说辞,要是吕广坤问起张云容为什么没来时,他就说张云容病了,还病得不轻,短时间内恢复不了,现在合作开展刻不容缓,不得已张家才临时变更负责人。

两边都有台阶下,相信吕广坤那么大牌面的老总即便不喜,应该也不会真个计较。

只是,张易的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这次合作我只跟张小姐对接,其他人免谈,不送。”吕广坤直接下了逐客令,甚至都懒得和张易握手。

张易呆愣了一下,着急忙慌地解释道:“不是,吕总,这件事情我负责也是一样的,你放心,我的能力比张云容更强,和贵公司的合作……”

“听不懂人话是吗?”吕广坤眉头一拧,身上散出一股威严的气势。

“更换负责人,看来你们张家并不重视这次合作,既然这样,我们周氏集团是有必要考虑一下合作方的人选了。”

张易吓出一身冷汗,本以为吕广坤根本就不在意这件事情,不然为什么苏云容怎么那么轻易地拿到合作,没想到他的态度居然这么坚决。

这块蛋糕现在不知道被多少双眼睛盯着,张家本就没什么竞争力,现在好不容易奇迹般地拿下合作,要是这个事情毁在他手里,就算老太太不敲死他,苏家一票亲戚的口水也能把他喷死。

怎么办?

难不成真要让张云容那个贱货出面吗?

可是除了求人,还能有什么办法?

张易心有戚戚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