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万年青上任

走了一会,万年青忍不住把目光又投向窗内,只见许多的灵魂,排着整齐的队伍,手持长枪,正在练拼刺。

万年青心想,这都什么年代了,练这玩意儿有用吗?

“看什么看,”出来一个宽脸,络腮胡的大汉,凶神恶煞般地站在万年青的面前:“谁让你看的。”说完几个巴掌打在万年青的脸上。

在旁的李周岁见状“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好汉,请原谅,请原谅。”

万年青脸上被打得火辣辣的难受,寻思,这地狱本来就无理可寻,打几巴掌也很正常,没想到,身边的这个李周岁,在关键时刻,反应就是比自己快。

大汉并不想就此罢休,指着李周岁喝道:“看见没,跟他学,跪下。”

万年青心想,我在阳间犯了那么大的罪,都还没有跪过,到这里,跟本就没有犯罪,怎么能说跪就跪。

“跪下,让你跪下。”大汉怒了,一转身,飞起一脚,踢在万年青右腿腘窝处,并迅速再次飞起一脚,踢在万年青左腿腘窝处,这一套动作连贯迅速。

万年青双腿一弯,“扑”地一声,跪倒在地上。

万年青想站起来,可是双腿被踢得即麻又痛,难以站立,只得咧咧嘴,咬咬牙,强行忍着。

大汉见万年青,腰板直挺,横眉冷对,分明一副不服气的臭嘴脸。

大汉见状,心里愈加窝火,上前照着腰身,“通通通”就是几脚。

万年青的身体,就似秋千,荡了几荡,

待到大汉收脚站稳,万年青也已稳住身体,直挺挺地跪在那里。

大汉气急败坏:“啊啊啊……”吼叫着上前,双手用力,把万年青推翻在地,把一只脚重重地踏在万年青的胸板上;牙齿紧咬,全身运气,把力量全部集中到脚板上,双眼死死地盯着万年青的脸,希望能出现一丝一毫的变化。

万年青双眼一闭,西眉一舒,双手双脚自然平放,摆出一幅:“俎上之肉,随你怎么着”的泰然架势。

大汉从万年青的脸上,解读出要凛然就义的含义时,彳亍着,难以决断。

“停……”这时从屋内快步走出一位四十多岁的面容和善的中年男人,对着大汉嚷:“把脚拿开。”

大汉依言收回大脚并拢,抬手向中年男人敬礼。

中年男人走到万年青身边弯腰查看:“怎么样?能不能站起来?”

万年青睁开眼睛,发现面前已经换了一副面孔,强忍着疼痛站起来,努力地做出一张笑脸:“你……你?”

“我是这儿的团长,”中年男人自我介绍:“名叫魏无羡,我看你气质不俗……呃,忘了问你,你在阳间犯了什么罪?”

“祸国殃民也不是……反正,也算不上是什么大罪,就是……就是风流罪。”

“风流还成罪了?”魏无羡双眼发亮:“不明白,风流怎么成了罪的。”

万年青迟疑了一下回答:“我有六百个女人。”

“六百个女人,我的天啊,你艳福不浅。”

“……”万年青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你哪来的那么多钱养女人?”

“我是巡抚。”

“哦,怪不得,”魏无羡想了想问:“六百个,你怎么忙得过来?不简单,你真是不简单。”

“……”

“我们这地狱女人不多,你真不该来啊,你来是祸不是福啊。”

万年青心里一个激灵:“阎王爷把我阉割了。”

“阉割了?哈哈哈……真的?”

“真的。”

“这阎王爷也够狠的,哈哈哈……这我就放心了,让你当个连长,怎么样?”

“行,”万年青指指身边还跪着的李周岁:“他叫李周岁,你能不能让他也进来。”

“他啊,”魏无羡乜视了一眼李周岁:“也行吧,就让他跟着你,当个队员。”

“好的,谢谢了。”万年青颌首作答。

李周岁本想跪下谢恩,看见万年青只是颌首为谢,也只好改成弯腰作揖。

魏无羡转身对大汉喊一声:“孟良。”

大汉立即双脚靠拢,举手敬礼:“在。”

魏无羡指指万年青,对大汉孟良说道:“你以后要听从万年青的指挥。”

“是,”孟良瞅了一眼万年青,低下头。

万年青心想,这大汉名字叫孟良,对叫孟良,孟良,孟良这个名字自己一定要记牢。再看看孟良所管理的房间号是四号。

“你去把那三个排长给我叫过来。”魏无羡继续对孟良下命令。

一会儿,其它三个排的排长在魏无羡面前排好队。

魏无羡指着万年青对三个排长吩咐道:“这是你们新任的排长,以后,你们要听从他的指挥。”

“是。”四个人齐刷刷地敬礼。

“好,该干什么就还是去干什么。”魏无羡手一挥,示意解散。

四个排长离去了,魏无羡带万年青俩人来到一幢居民楼前,取出一把钥匙,递给万年青说:“你就住这个门的一零一房间。”说完对李周岁说:“你去找孟良给你安排宿舍。”安排完径直离去了。

李周岁想要离去,万年青叫住了李周岁:“你先跟我进屋去看看。”

万年青打开门,映入眼帘的是雪白的墙面,米色瓷砖地板,有个小厨房,厨房内,锅碗瓢盆一应俱全;有一个厕所,一间卧室,卧室内,被褥齐全;客厅内,一张白色的办公桌边,摆放了四把椅子。

万年青在椅子上坐下来,放松了一下身体,长舒出一口气,两手放在扶手上。

万年青东看看,西看看,在万年青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来。

“你的伤……怎么样了?”万年青看着自己给李周岁包扎的手臂问。

“好了,”李周岁甩了甩手给万年青看,自己的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万年青心想,现在这灵魂跟人间的肉体就是不一样,要是肉体,不得养它几个月?

“好了就好,”万年青郑重其事地说:“你去把四个排长的收支帐本,拿来我看看。”

“你刚来看它干什么?”李周岁不解地问。

“叫你干什么就干什么,”万年青沉下脸:“你问这些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