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我的伊甸园

李文清擦擦额上的汗珠:“这周兴才有点怪,他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文清……算了,算了,”秀姑忍住笑:“我不敢问你了,不敢问了。”

“秀姑,”李文清盯着秀姑的眼睛:“你为什么不敢问?”

“呵呵,傻里巴叽的……不不不,都怪我,都怪我。”

“怎么怪你呢?”

“呵呵,怪我老是问你……哎,吃饭,别问了好不好。”

“好,我不问了。”李文清拿起筷子,开始吃饭。

秀姑将红烧鲤鱼,夹了一大块放进李文清的碗里:“来,这是你喜欢吃的红烧鲤鱼,你多吃点。”

“谢谢,”李文清夹起一块红烧鲤鱼,闻了闻:“好香。”随即放进嘴里,吃了起来。

经过几天的一个月的奋战,田里的秧苗都已经插完,周兴才决定给全村的人,放三天假。

秀姑在竹林外,开恳一快荒地,计划种上豆角,黄瓜以及一些其它蔬菜。

秀姑砍了一些竹子,用镰刀去掉枝叶,断成一米长的竹节,再把竹节一分为二。用另外一根长竹子,破开成小指宽的竹条。然后用竹条把一分为二的竹节串连起来。

李文清也赶过来帮忙,破成竹条的细活,李文清干不了,都是由秀姑来完成。

秀姑蹲在地上,把竹条压在脚下,李文清就在一边,给秀姑递上竹节。

李文清把一根竹节递到秀姑的手边,看着秀姑玉秀姑编竹栏时,那白玉一般的双手,在竹节上下移动,那细长的竹条在灵巧双手的牵制下,象几只蝴蝶在翩翩起舞。

再看那长长睫毛下的眼睛,盯着脚下的竹节,神情是那样的专注;那漂亮媚妩的面容,象是一朵盛开的白莲花,动人心弦;那红红的两片嘴唇,象是那树上熟透了的樱桃,让人想去采摘,让人想去品尝。

“我好看吗?”秀姑忽地转过脸来,眸光里满是幸福的期盼。

“好看。”李文清嘴角一弯,笑容在脸上如鲜花般绚烂。

“你这样痴痴呆呆地看着我,我喜欢。”秀姑低下头,面带娇羞,手指在竹条间变换:“你要是一直就这么看着我,我心里就一直暖洋洋的。”

“好,我就这么一直看着我。”李文清递上一根竹节。

“我不只是让你今天一直看着我,”秀姑停下手,眸光流转:“我要你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年年月月都这么看着我。”

“秀姑,会的。”李文清眉目含情:“我会年年月月都看着你,看着你种瓜,看着你浇水,看着微笑,看着你变老。”

“真的。”秀姑甜甜地一笑。

“真的。”李文清点点头。

秀姑把编好的竹栏立起来,立清扬起斧头,用斧背敲击竹节,让竹节进入土中……

不久,一条竹制的栅栏围了起来。

秀姑看着园形的围栏,象一个个排列整齐的坚强卫士,正在义无反顾地守护着,这一个小小的温馨家园。不由兴奋地叫了起来:“文清,你看,好美,这是我们的伊甸园,我们的蔬菜伊甸园。”

“是啊,”文清两眼发亮:“这就是我们的伊甸园。再过几个月,我们就能采瓜,我们就能摘豆角。”

秀姑双眼半闭,美眸迷蒙,陷入了未来的幻想中:“蓝天白云下,翠竹廊苑边,瓜藤豆蔓里,你我相依相随,采瓜摘豆,拎蓝吹哨,红男绿女,春风满面……多美的风景,多好的画面。”

“秀姑,”文清站起来:“未来的生活是美好的,未来的生活是令人向往的,未来的生活是令人陶醉的。”

秀姑站了起来,张开双臂:“文清,我爱你。”

“秀姑,我也爱你。”

文清抱着秀姑的头,秀姑抱着文清的腰。

文清的头贴着秀姑的头发,秀姑滚烫的嘴唇贴在文清的脖颈上。

恍惚间,天地不复存在,世间万物尽皆消失,唯有彼此的身体是那么的清晰,是那么的温暖,散发着青春的魅力,闻一阎,香气诱人;模一摸,柔滑绵软。

彼此的心跳是那样的真切,彼此血液的流速,是那样的舒缓。

彼此的大脑是那样的迷糊,是那样的似梦似幻。

他们彼此抱着,抱着……

不知过了多久,他们慢慢松开。

天,是那样的蓝,阳光是那样的明媚,竹叶是那样的清翠,栅栏是那样的白晃晃地耀眼。

秀姑拿起锄头,递给文清:“来挖坑。”

“我不会。”文清把锄头推开。

“怎么,”秀姑揶揄地笑道:“你父母从来不让你干活。”

“我只知道我不会,父母的事都忘记了……肯定没让我干过吧。”

“那好,我挖坑,”秀姑边说边挖坑:“你在每一个坑里放两粒豆角种子,再用细土盖上。”

文清每个坑里放上两粒种子,再用双手扒来细土,小心翼翼地把种子盖上。

秀姑夸奖道:“你干得还是不错的嘛。”

文清笑了:“我不笨。”

秀姑也笑了:“你不笨,只是有点傻,呵呵呵……”

“你胡说。”文清抓起一把细土朝秀姑的脸上撒去。

秀姑躲着,笑着。

文清不甘心,又抓起一把土朝秀姑脸上撒去,秀姑躲闪不及,泥土正好落在秀姑的脸上,嘴里。

“呸,”秀姑吐掉嘴里的泥土:“好啊,文清,你这么坏,我掐死你。”说完,朝文清追了过去。

文清吓得把头就跑。

“哎,算了算了,我追不上你。”秀姑停下脚步,弯着腰,胸口一起一伏,喘着粗气。

文清一扭头,一下拌倒在地上。

“呵呵呵,”秀姑望着文清的狼狈相笑了:“跑啊,你跑啊,你活该。”

文清爬起来,踉踉跄跄地回到秀姑的身边。

“怎么样?”秀姑盯着文清的腿,关切地问:“没摔坏吧。”

“没摔坏。”文清尴尬地笑笑。

秀姑拿起锄头,看了看文清,嘱咐道:“这下该放黄瓜种子了。”

“我不认识啊。”文清邹起了眉头。

秀姑放下锄头,把黄瓜种子放到文清的手中:“这种子小,你要少盖一些土。”

文清点点头,小心抓一把种子在手里……

秀姑挥起锄头,重重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