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战争前的呐喊

李文清带着一百三十个人,坐上卡车,来到远离人烟的山区清远谷,进行秘密训练。

山口由八个荷枪实弹的士兵轮流值守,谷口里面是一个绿色草坪,草坪四周是景色宜人的柏树林,柏树林随着起伏的的山丘,错落有致,别具一格;柏树林外围是万丈峭壁,北面峭壁上的断裂开的岩石,已是摇摇欲坠,直看得人心惊胆寒;其它地方的峭壁却是平整光滑,几乎是攀壁高手都难有立足之地。

望着四周的悬崖峭壁,李文清不由暗自赞叹,这真是一个天然的练靶场,与世隔绝,即使是豺狼虎豹站在高高耸立的悬崖上,面对这里,也是望而生畏,敬而远之。

峭壁之下,是翠绿蓊郁的柏树林,要是在秘密训练一天的人,黄昏时分,进入到里面,踩在嫩绿的小草上,哼着小曲,呼吸着清新空气,观赏着一颗又一颗的柏树。一天的劳累,片刻之间,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

风景虽好,李文清却无心欣赏,命人把二十六个靶子,分别安好在柏树林边,然后量出三百米的距离,再用锄头铲去草皮,然后在草皮上放上沙袋。

“集合,五人一队。”李文清一声令下,全体士兵在一分钟之内,集合完毕。

“立正,稍息,向右看齐,”李文清大声喊出口令。

士兵在李文清的口令下,整齐化一,一丝不苟地执行。

李文清看了看整整齐齐队伍,心中很是满意。继续发布口令:“现在,从每一队的第一个人开始报数,一二三四五。这样报数,报完,第二队,又从一报到五。从左边第一队开始……报。”

“一二三四五。”第一队报完。

“一二三四五。”第二队报完

待全队报完数后,李文清又开始发布口令:“每排的第一名出列。”

第一名齐刷刷地站了出来。

“站出来的人,到教练用的沙袋边观看,”

士兵全部在教练用的沙袋后站好后,李文清卧倒在沙袋后边,把狙击枪放在沙袋上,开始讲解动作要领,:“大家看好,枪管跟下合盖,放在沙袋上,消烟器会喷出火花,会影响咱们的射击,所以要往前一点。

李文清看了看周围人的反应,继续讲解:”左手握住小握把,左时着地外撑。右手虎口向前,紧握握把,食指第一节靠在扳机上,左大臂里合,着地外撑。两手正直向后,适当用力,使枪托抵于咱们的肩窝,上体前身下塌,降低你的身体重心,整个腹部都紧贴在地面,这是咱们的整个持枪要领,大家都记请了吗?”

“记清楚了。”众人的回答声不高,甚至有些勉强,李文清心想,没听明白可以看身边的战友,无需我再多言。

“下面,”李文清抻抻帽檐:“下面我给大家讲解射击要领,伸出右手食指,放在扳机处,眼睛看着瞄准器,当怪物的眼睛或者嘴巴,出现在瞄准器的中心,也就是十字的中心点上,就立即扣动扳机。在扣动扳机的时候,要做到有意击发,无意瞄准。”

李文清站了起来,一手指向柏树林前的靶子:“下面我讲解射击靶环的标准,三十环以下的为不及格,三十至三十四为及格,三十五至四十为良好,四十至四十五为优秀。打靶的标准就讲到这里,大家要努力练习,争取出好成绩。听完讲解的就到沙袋后面进行射击练习。”

李文清象鹰一般的眼神,家狮子一样威严的面孔,对着队列前排的士兵发出号令:“前排的报数二的士兵,站在瞄准射击的士兵后面,仔细观看别人怎么操作,当前面士兵十发子弹打完的时候,就轮到你们上前练习射击。”

队列前的士兵在出列,射击打靶的士兵,已经扣动了扳机:“嘭,嘭,嘭,嘭……”

一颗一颗的子弹在咆哮着,在怒吼着,带着士兵的真诚,带着士兵的期望,飞向靶子,飞向他们心中的目标。

妖怪们身穿黄色上衣,绿色长裤,脚穿黑色旅游鞋,裸露着獠牙,表情严肃,手持长枪,一排又一排,齐齐整整,聚集于雨水镇的广场。

首领猪老大站在讲台中央,露着两颗獠牙,两只眼睛扫视了一下台下的怪物,开始了他慷慨激昂的讲话:“弟兄们,前几场的战争失利,这不算什么,大家鼓起勇气,要与雨水镇的强敌做殊死的斗争,要勇于战斗,敢于战斗。只有树立必胜的信心,才能打退敌人,战胜敌人,才能争取最后的胜利。”

“大家鼓掌。”站在台边的怪物,带头鼓掌。

台下立即响起一片掌声。

“我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猪老大挥挥手:“我们又买来了一批子弹,前几次,我们吃了子弹的亏,我们现在不会再象以前那样,瞻前顾后,畏首畏尾。我们有了子弹,就可以大胆地打,放开手脚地打,我们很快就会胜利,很快就会把敌人赶出雨水镇,再把失去的阵地给夺回来。大家说一说,有没有信心。”

“有信心。”台下的人跟着一起吼。

“大家说,我们能不能打退敌人。”

“能。”台下跟着一起喊。

“声音再大一点。”

“能。”台下发出震耳欲聋的吼声,吼声穿越广场,在广场上空久久回荡;吼声穿越雨水镇的家家户户,震得雨水镇的房屋,嗡嗡作响;吼声穿越雨水镇外的山林,吓得老虎狮子都不敢咆哮;吼声穿越山涧,山涧里的鱼虾,都停止了游动。

“好,好样的,”猪老大振臂高呼:“哥哥,弟弟们,你们都是好样的,你们不怕艰难困苦,不怕流血牺牲,对得起列祖宗,对得起家里的父老乡亲。在接下来的日子,战争将会更加残酷,更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会发生。你们要一如既往,勇往直前,去跟敌人去拼,去跟敌人去斗,去把敌人赶出雨水镇。兄弟们,你们能不能做到?”

“能。”台下又发出齐刷刷的吼声。

“面对凶狠的敌人,你们怕不怕?”

“不怕。”吼声如雷。

“面对凶残的敌人,你们敢不敢跟他们拼命。”

“敢。”吼声响彻云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