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可怜的怪物

李文清沉默着,等待着。

李文清把帽子脱下来,把墙角把拖帚拣起来,把拖布挽成结,把帽子放在拖布上,再把帽子伸向窗户。

没有枪响,奇怪,怎么会没有枪响呢?李文清又把帽子摇了摇,还是没有枪响。

哦,想起来了,这距离远了,超出了机枪八百米的有效射程,而自己的狙击枪是一千五百米的有效射程,差不多是机枪的两倍。

怪物会有狙击手吗?如果有,刚才就应该射击,应该打穿帽子。为什么没有开枪呢?是不是知道我是在引诱他,是不是比我更有耐心,比我沉得住气。

莫非是等待真正的我出现。

李文清倒吸一口凉气,心里揣摩着,这狙击手会藏在什么地方?隐没在哪个角落。

看来,自己随时都可能瞬间消失在怪物的枪口之下。

自己秘密训练了一个月,是来消灭敌人的,不是来葬身敌人枪口之下的。那参加训练的一百多个士兵,分散在各个线斗连里,唯独自己与薛宏兵,脱颖而出,来担任重要的,消灭敌人机枪手的任务。

自己知道,自己肩上的担子有多重,如果不在敌人的机枪扣动扳机之前,消灭敌人,自己的战友,就会有很多丧命于敌人的机枪之下。

李文清把枪用脚勾过来,伸出手,把枪收回来,弯下腰,一手拿枪,一手拿着拖帚,走出房间,来到另一间屋子门前。

门是虚掩着的,李文清小心地,轻轻地把门一点一点地推开,从门的缝隙里看过去,对面墙上窗户上的窗帘是把窗户遮盖得严严实实。

李文清逐渐把门全部打开,等了等,屋内并没有异常的动静。

李文清猛地象一个弹簧跳起,几大步进屋,一下闪到门后。再看屋里,右边挨着墙,有一张落地双人床,床上被子依旧叠得整整齐齐;床头有一张写字台,写字台上,空空的,什么也没有。

几乎没有藏人的地方,唯独那落地床的床下能不能藏人,不敢确定,毕竟那床垫下面,有一尺多厚的箱体。再看白色的大理石地板上,已经有了一层灰尘,灰尘上,没有人走过的脚印,也没有其它动过的痕迹。

这屋里应该没有别人。

李文清站直身子,来到床尾,他仍不放心,伸出手去检查床下的箱体,摸了几下,发现有拉手。他一拉,竟拉出了一个抽屉,抽屉里空空的,什么也没有;

他又走到床前,伸手去拉床下的抽屉,空的,也没有什么。

他站起身,深深地吸进一口气,再缓缓地吐出来,再活动一下有点僵硬的身体。

忽然想起,门没有关,于是转身走到门边,把门关好,插销插好。这才轻轻松松地来到窗户边的墙后,伸出扫帚,把窗帘拨开一尺宽,再伸手把窗子打开一条缝,再用扫帚把窗子拨开一尺宽。

再把帽子放在扫帚上,伸到窗口,晃了晃,没有枪响,再晃了晃,还是没有枪响。

是真的没有怪物的狙击手,还是怪物狙击手识破了自己的把戏?在耐心等待自己真正的把脑袋伸出去?

怎么办?

就这样藏着,根本就不知道有没有机枪,更不知道机枪的方位,不知道,怎么去消灭机枪手?不消灭机枪手,战友们的冲锋就会受阻,把怪物赶出雨水镇的希望就会落空。

李文清慢慢的,一只眼睛,向窗口移去。

对面第二街道的楼上,第一个窗户里,没有看到异常,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都没有,当然再远的房间就看不清了。

再向楼下的窗口看去,第一个,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也都没有异常。

李文清把第二只眼睛,也向窗口移过去。

只见第二街道楼下的第三个窗口,慢慢打开了两尺多宽,一把机枪从窗口伸了出来。

终于出来了。

李文清心里一紧,咬咬牙,小心把窗户推开到两尺宽,再把狙击枪伸出窗外,狼一般凶狠的眼睛,盯着瞄准器。

獠牙,半边脸,眼睛,好啊,眼睛露出来了。

李文清立即扣动扳机,“嘭。”枪响了,怪物仰面倒了下去。

“冲啊,”士兵呼喊的声音传进楼内,李文清斜眼一看,许多头戴绿军帽,手握冲锋枪的士兵,象潮水一般地向第二街道涌去。

“哒哒哒。”机枪响了,一排士兵倒了下去,后面的士兵被迫卧倒在地。

糟了,李文清心想,自己就这么一斜眼的工夫,就给了对方一个机会……

在看瞄准器时,只见手握机枪的怪物旁边,有一把寒光闪烁的,夺人心魄的利剑在指着着他。

噢,是有怪物强逼着这个怪物去开动机枪。看来,他是被逼无奈的,他本来是胆怯的?不敢露面的,怕死的……

怕我这夺命的枪?

“哼哼……”李文清冷笑一声,立即瞄准怪物的眼睛,扣动了扳机,“嘭,”怪物倒了。

“啊。”这时第二街道的楼下,传来一声惨叫,估计是薛宏兵得手了。

瞄准器里,又一个怪物,被剑指着,被一只手推着,进入了射击范围。

看那怪物,是战战惊惊的,几乎站立不稳的。整个身体都在窗台之下,估计双腿是弯曲的。

李文清又扣动了扳机,“嘭,”地一声枪响,怪物倒了下去。

“冲啊。”街道上,伏在地上的士兵爬了起来,他们高举冲锋枪,喊着口号,象潮水一般地向第二街道涌去。

李文清的瞄准器里,又一个怪物被剑指着,被手推着,出现在窗口。那怪物突然又消失在窗台之下。片刻之间,被旁边的怪物,一手拎了起来,待怪物站稳后,松开手,去抓起怪物的手,强行将手摁在机枪的扳机上。

李文清看着,暗叫,这怪物真可怜,明知道上来就是送死,却也被强行推了上来。

怪物的手虽然被摁到了扳机上,可是他的思想状态还不在扳机上,大脑也还未发出去扣动扳机的指令。

李文清瞄准怪物的眼睛,立即扣动了扳机。

怪物倒下去了,窗口空了,只剩下那一挺无人爱恋的机枪。

还会有新的怪物被推上来吗?

李文清等待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