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大彻大悟

周兴国放下筷子,眉毛上扬,两眼发亮:“要是不回来……死在了战场上,那就好了。”

“不管他以后回不回来,”蔡金花喝了一口酒:“现在就是一个机会,你努力接近他,用你的真诚去打动她,要是……”

“要是什么?”周兴才忽然想到了什么,用恨意的眼神制止她。

“这……”周兴国挠挠头,显得有些为难。

蔡金花抬起头,瞪着周兴才嗔怒道:“你说什么呢。”

周兴才低下头,不说话。

蔡金花转而对周兴国说:“你说你,陈文慧,那个姑娘不错吧,你跟她谈了三年恋爱,三年里,你就没干一个工作,姑娘供你吃,供你喝,把你养得膘肥体壮。

一个男人,不说你给她花钱,你反而还花了人家那么多钱,我都想不明白,你用了什么法子,让一个姑娘死心塌地地给你花钱,花钱就花钱吧,花了钱,你反而还不要人家,我说你长得是什么心呐,你怎么忍心把一个那么爱你的姑娘,说踢就一脚踢了,哎呀妈呀,你有没有良心啊,这的良心去哪儿了?”

“嗯是,是我没良心。”周兴国尴尬地笑笑。

“你不要人家你就应该把钱还给人家呀,”蔡金花端起酒杯,轻蔑地笑笑:“弄得人家亲戚到处追你,打你……心想,你做事就应该自己承担后果,当时看你那狼狈像,实在是不忍心呐,最后还不是你哥给你拿了钱,事情才了结完事。”

“是,谢谢大哥,谢谢大嫂。”周兴国夹起菜,放进嘴里。

“张秀姑这么好的一个姑娘,你要努力争取,趁着李文清不在,”蔡金花想了想,嘴角一扬,笑了:“要是……要是你能把生米做成熟饭,那就是你一生的幸福了。”

“这不行。”周兴国摇摇头,笑笑:“我见了别的姑娘,胆子就大,一见张秀姑,我这胆子就小,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你看你,”蔡金花一下把筷子拍在桌子上:“给你出主意吧,你还胆小了。我就纳闷了,在王富贵跟朱秀莲的洞房花烛之夜,你竟然生了天胆,抢在王富贵之前,去占有朱秀莲……”

“别说了。”周兴国打断了蔡金花的话,避开了蔡金花的目光。

“过去的事,你还提它干什么。”周兴才不满地插话。

“别说了,你这话倒是轻松,”蔡金花盯着周兴国:“你眼睛的这事……害得我们天天提心吊胆,仙稻除了我们的食用外,其它的,就要颗粒不剩地供应天庭,可是,现在呢,每个月要送给地狱仙稻……”

“哎呀,就是啊,”周兴才皱起眉头,焦急地看着周兴国:“你做事要过大脑,遇事要掂量啊,你可别再给我整出什么幺蛾子来。”

“是是,”周兴国连连点头。

“你不知道,”蔡金花放缓了语气对周兴国说:“仙米我们吃了,体内就有了仙气,能长生不老。可是地狱的那些灵魂吃了,能安分守已就好,要是不安分守已,那就不知道要掀起多大的风浪啊……到时候,我们怎么向天庭,向玉皇大帝交代啊。”

“嗯嗯,大嫂批评的是。”周兴国唯唯喏喏地答应,心想,不就是几袋仙稻嘛,怎么说得那么玄乎。

“所以啊,”蔡金花提高了嗓门:“趁着李文清上战场去了,你想办法把张秀姑,争取到手。我想,那么一个沉鱼落雁,闭月羞花般的美女,跟你成了家,你就应该收收心,不再去外边拈花惹草,不再去招惹事非了,你说,是不是?”

“是,”周兴国放下筷子,微胖的脸上溢满了笑容:“要是秀姑跟我结了婚,我肯定就死心塌地只爱秀姑一个人,不会再去招惹别人,当然,更不会生出什么事了。”

“当真?”蔡金花象发现了新大陆似的,一样欣喜。

周兴才抬起头,似信非信的眼神,看着周兴国。

“当真。”周兴国一挺胸膛,干脆利落地回答。

吃过午饭,这周兴国心想,要怎么去帮助张秀姑,才能讨得她的欢心,哎,对了,她不是弄了一个菜园吗?有菜园,那肯定就得浇水。

浇水就得有水桶,去找大哥要吧,大哥大嫂都能猜到我去干什么,那就没意思了,得了,还是去找二哥要吧。

周兴国从周兴旺那里借来了水桶,挑上水桶,哼着不着调的曲子,晃晃悠悠地去往张秀姑菜园。

蔡金花望着周兴国走远了,索性打开窗户,对着周兴国摇摇晃晃,一幅吊儿郎当的模样,不禁咧开嘴笑了:“你看你弟挺上心的,吃完饭,马上就行动了。”

“他这是要干什么?”旁边的周兴才不解地问。

“干什么,”蔡金花笑得更欢:“你是不是长了个驴脑袋,他这是要帮张秀姑干活呗。”

“嗯。”周兴才嘴里哼出一声,并没有笑。

周兴国快到秀姑的菜园时,就在田里舀了两桶水,挑上肩,这时就感觉扁担压得肩膀钻心的疼痛,本来自己从来就没干过这重体力活,这时才感觉到这挑水还真是个苦差事。

但为了秀姑,为了得到这么一位千娇百媚的美人,自己也只能咬牙忍了,虽然肩上不好受,可心里总是甜的。

这要是在平日,周兴国早就把扁担给扔一边去了,可今日,一想到秀姑那弯弯如新月的眉毛,那水灵灵的能照见人的眼睛,那漂亮的如雕琢一般的精巧鼻翼,那粉嫩如吹弹得破的面容,兴奋总是压倒性地战胜困难。

来到秀姑的伊甸园门口,一看门,没锁,就推开门细看:“哇,这园子不小。”只见爬满竹栏的各种各样的瓜果蔬菜,把这竹栏打扮得风光旖旎,景色宜人;

再看园子里的蔬菜,一排排,一族族,在阳光的照耀下,象一个个的鲜活的小精灵。如果自己在给它们浇灌一点,清凉的,透明的银河里的水,仿佛它们就要跟随着自己,踏歌起舞。

周兴国把水挑进里边,盛满一瓢水,向土豆一瓢一窝地浇灌。

这园子本来是早上秀姑浇灌了一遍水的,无需再浇灌。如果再浇一次水,根部的水份就多了,水多就阻塞了空气,就形成了所谓的涝灾,反而对蔬菜造成了伤害。

早上浇灌的根部还是有水份的存在,细心看一下,是能看出来的。

这周兴国也看见了水迹,可他没干过这些活,不知道多久浇一次菜园,也不知道,水迹要消失到什么程度,才能再浇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