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意想不到的帮助

“我没有钱。”

“没有钱,”张秀姑盯着周兴国,恨不得一下咬碎周兴国的脑袋:“一颗种子一枚金币,我整整花了一百八十枚金币,你没钱,这事就这么算了?”

“一百八十枚金币,”惊得周兴国张大了嘴巴,瞪园了双眼:“这么多?”

“多吗?”张秀姑握紧秀拳,恨不得劈脸给他几拳:“这是道法老师在万里之遥的,南海观音那里采集来的奇珍异宝,不可多得。这两个月,我每天天一亮,就去北面山上采集花露水回来浇灌,耽误了我多少时间,流出了多少汗水……”

“花露水浇灌?”周兴国一脸的迷茫。

“是啊,除了花露水,其它的水浇灌都是要死的。”

“我不知道啊。”周兴国挠挠头。

“不知道,你就不知道问,不问,你就可以随便干?”张秀姑指着瓷盆里,已经蔫了的仙草:“你看看,全部都蔫了。”

周兴国把眼睛投向的瓷盆里,看着瓷盆里已经蔫了的仙草,叹息道:“真的都蔫了,可惜了,唉……”说完不放心地转头看看园子里的蔬菜。

张秀姑望了望菜园,解释说:“这菜国也是今天早上浇灌完的,虽然不能再浇,但它们都没有瓷盆里的仙草娇气,挺过几天,它们都会没事的。”

“嗯是,我看菜园是没有问题。”周兴国点点头。

“周兴国,”张秀姑提醒道:“我念你也是一片好心,只是这好心办了坏事。我忙前忙后,忙了两个月,算我倒霉,不问你要工钱,但是,这购买仙草的一百八十枚金币,不能算了,你得赶紧赔我,赔了钱,我才能去购买种子。”

“陪,我陪,只是……”

“只是什么?”秀姑一口银牙咬得“咯吱”响。

“只是我家里确实没钱……”

“没钱,”张秀姑嘴角一撇,提高了嗓门:“你每次出了事,不都是你大哥出的钱吗?怎么这次你太阳要从西边出来了,不找你大哥要了。”

“我都不好意思了。”周兴国为难地低下头。

“不好意思?”张秀姑轻蔑地微微一笑:“你还有不好意思的时候。你踢掉李文慧的时候,怎么就好意思;你占有王富贵的新娘子的时候,怎么就好意思。我看呀,再也没有人有你这么厚的脸皮了。”

“是,是……秀姑说的是,秀姑教训的是,我的脸皮厚……我的脸皮是厚。我改,我以后一定改。”

“你能改?”秀姑嘴角一撇,脸上尽是冷笑:“这话,只怕在你大哥面前说了无数次了吧。”

“嗯嗯……是……是。秀姑你放心,我以后一定改好,一定让你看到一个全新的我。”

“全不全新那是你的事,目前我只关心我那一百八十枚金币,你打算怎么办?”

“借,我去向大哥借,保证尽快把钱给你。”

“保证,”秀姑不信任的眼光看着周兴国:“你能保证尽快把钱给我?”

周兴国拍拍胸膛:“男子汉大丈夫,说话算话。”

“你说话能算话?”秀姑睥睨的眼睛,看着周兴国,就象是看西边出来的太阳一样。

周兴国尴尬地活动一下,仿佛被秀姑看扁了的肉体:“堂堂七尺男儿,哪能说话不算话。”

“好吧,我就信你一次。”

“那……秀姑,我走了。”周兴国恋恋不舍地挑起水桶,看了看余怒未消,还撇着嘴角的秀姑,转身迈着稍显沉重的脚步,离开了伊甸园。

夕阳的余辉,把秀姑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哟,回来了。”蔡金花站在大门口,望着周兴国蔫茄子一般的脸:“怎么样啊?”

“怎么样,”周兴国气不打一处来:“都是你出的馊主意。”

“什么馊主意?”蔡金花脸上的笑容僵住了:“我什么时候出过馊主意。”

“都是你,都是你,”周兴国把扁担水桶往大门旁边一扔,水桶扁担发出“哐哐哐”的声响:“你不是让我去接近张秀姑吗,我去了,我去挑了一下午水,浇了一下午菜园,把我累得……哎呀,我这一身疼啊。”

扁担与水桶发出的声音,惊动了周兴旺夫妇与周兴强夫妇,纷纷来到大门口看个究竟。

周兴才去捡起地下的水桶,放在肩上,嘀咕着:“水桶怎么能放这儿。”

周兴国趔趔趄趄地走进大门。

“老四怎么啦?”刘希凤看着周兴国不解地问身边的周兴旺。

“哎,老四的腿怎么了?一瘸一拐的?”周兴强疑惑地问周兴国。

“老四怎么不高兴了?”

周兴国对众人的问话不理不睬,也不回自己的屋,而是径直走进周兴才的屋子,一屁股瘫坐在沙发上。

大家不放心,也跟着进屋。

“怎么了,周兴国。”追回到屋里的蔡金花疑惑地看着周兴国:“你去给张秀姑浇菜园,这是好事啊,怎么了,她没看见?是看见了没给你说谢谢?”

“看见了,”周兴国没好气地瞥一眼蔡金花:“岂止是感谢啊,差点杀了我。”

“杀了你?”蔡金花一脸诧异。

“怎么杀了你?”

“怎么回事啊?”

众人也是茫然不解,纷纷寻问。

“怎么要杀我?”周兴国不理众人,只把凶狠的目光,投在蔡金花的脸上:“你不是给我出的主意吗?我照着你的话作了,我去挑了一下午的水,不但把秀姑的菜囩浇灌了,还把秀姑瓷盆里的仙草也给浇灌了,你猜怎么着?”

“怎么着啊,你倒是说清楚啊?”蔡金花着急地催问。

“怎么回事啊。”刘希凤也忍不住问。

“哎呀,渴,口渴。”周兴国仰起头,活动了一下腰:“给我拿瓶饮料,渴死了。”

蔡金花递上一瓶牛奶。

周兴国瞥见是牛奶,一脸的厌恶:“什么呀,不要不要,给我来瓶五粮液。”

蔡金花只得转身去拿瓶五粮液,拧开盖,把杯子递给周兴国。

周兴国推开酒杯:“不要,拿来我直接喝就是了。”

蔡金花递上酒。

周兴国接过洒瓶,仰起脖子,“咕咚咕咚”灌了几口。

蔡金花催问道:“怎么回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