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轻歌曼舞诉衷肠

“爸爸,”周鸿雁放下筷子:“入赘究竟好不好,你都还没说。”

将军瞥一眼李文清,摸摸下巴:“是,入赘的好处是还没说,你们看看这屋里,这些摆设……还用说吗,这要是别人,奋斗几辈子,都达不到这个地步。所以啊,这都不用我说,我女儿聪明怜悧,温柔娴熟,未来入赘到我们家的那个人,肯定是他明智的选择。”

李文清低头不语。

此时,阿姨已经把碗筷盘碟收拾干净。

周鸿雁膘一眼李文清,抬头看着将军:“爸爸,要不要我给你来一段舞蹈。”

“舞蹈?”将军斜一眼李文清:“好啊,我就喜欢看舞蹈。”

“走,我们去舞厅。”周桂兰站起身,向门外走去。

李文清跟随着他们走出门外,来到厢房,打开门,走了进去。

李文清看见偌大的舞厅后边,摆放着三排座位。

周鸿雁按动开关,屋顶几盏聚光灯打开,柔和的灯光,照亮了整个舞厅。

舞台后,是一个巨大的屏幕,屏幕占据了整个墙面。

屏幕上,出现了蓝天白云,白云下边,是一片翠绿的草地,草地上,盛开着朵朵鲜花。

轻松优美的音乐,飘了起来。

周鸿雁站在舞台上,随着音乐,伸展胳膊,扭动腰肢,踩着音乐的节奏,象一族花丛中,轻轻扇动翅膀的蝴蝶。

一曲《天竺少女》歌声从那薄薄的嘴唇里,洁白的牙齿间,飘了出来:

“啊,沙里瓦,

啊,沙里瓦,

吼哈,吼哈,沙里瓦,沙里瓦。

是谁送你来到我身边,”

周鸿雁双手轻托下颌,头部轻轻晃动,漂亮的眼晴,深情地望着李文清。

李文清发现,她的舞姿轻盈柔美,她的眼睛清澈明亮。

很快,周鸿雁变换了动作,双脚青蜓点水般向右移动,双手展开,轻柔地上下摇晃,象云中振翅的大雁。

“是那园园的明月,

是那潺潺的山泉。

我象那带着露珠的花瓣,

甜甜地把你依恋,依恋。”

周鸿雁双脚向左游走,双掌轻托在腮边,甜美的笑脸,象鲜花般盛开。

周鸿雁曼妙的舞姿,天籁一般的声音,深深地吸引着李文清。

他凝神看着,听着。

将军与周桂兰,也屏息静气地看着,听着,仿佛他们也是第一次听到,这么婉转动听的歌声。

“啊,沙鸣沙呜,沙里瓦,沙里瓦。

是谁送你来到我身边,

是那璀璨的星光,星光,

是那明媚的蓝天,

是那明媚的蓝天,蓝天。

我愿用那充满纯情的心愿,”

周鸿雁双脚向右飘动,身形右倾,双手打开,象一只飘飞的天鹅,就似要飘到李文清的心田。

双眸注视着坐席上的李文清,发自肺腑的歌声,从小嘴的唇齿间飘出来:

“深深地把你爱怜,爱怜。

啊,沙呜沙呜,沙里瓦,沙里瓦,

吼哈,吼哈,吼哈。”

一曲已尽,周鸿雁双脚站直,身体停止了扭动,双唇紧闭,歌声也不再飘出来。

墙上大屏幕上的蓝天白云,草地鲜花,尽皆消失。

可是,三个人的大脑里,依然还飘荡着周鸿雁的歌声。

舞厅里,佘音还在缭绕。

李文清坐着,大脑意识里,周鸿雁还在轻轻舞动,歌声还在飘飞。

看见将军与周桂兰已起身向外走去,李文清才如梦方醒,恋恋不舍地站起身,向舞厅外面走去。

李文清向将军告辞,将军对周鸿雁说:“你送送他。”

“好的,”周鸿雁眉宇间,透露出点点离别的忧伤,转头对李文清说:“你等一下。”

周鸿雁回屋拎出一个白色的纸袋,与李文清一道,走出将军府邸。

来到府邸前的一颗雪松旁边,周鸿雁停了下来,转身看着李文清,轻启嘴唇:“哎,我刚才的舞蹈怎么样?”

“很美,想不到你跳舞跳得那么好。”李文清一脸真诚。

“是吗?”周鸿雁盯着李文清的脸,那嘴角,眉宇间,眼睛里,都没有一丝的娇柔造作:“那我歌唱得好听吗?”

“好听,真好听。”

笑容在周鸿雁的脸上绽放开来,歌声,舞蹈,能得到李文清的肯定,她觉得是世界上最开心的事。

再看李文清的眉毛,是那样黑,眼睛是那样的幽深,鼻梁是那样挺直,嘴巴是那样的角线分明,一张俊美的脸,散发出男性的魅力。

血液在上涌,心在狂跳,周鸿雁赶紧闭一下眼睛,深深地吸进一口气,转身,迈步向前。

心平稳下来,血液也恢复平静。

周鸿雁把手上的袋子递给李文清:“给,这是凤凰蛋,味道挺不错,你拿回去。”

“这。……”李文清知道凤凰蛋,是世上难得的珍品,想开口拒绝,却没有说出口,迟疑地接住了周鸿雁递过来的袋子。

“走了。”周鸿雁招招手,向李文清告别:“以后多来家里玩。”

周鸿雁走了。

款款移动的身影,消失在将军府邸。

李文清坐上轿车,望了望车窗外,向后移去的高大楼房,以及楼房前颗颗蓊郁的雪松,垂下眼帘,闭目养神。

舞厅里,周鸿雁婆娑起舞的身影,美妙动听的歌声,又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是谁把你送到我身边,

是那璀璨的星光,星光,

是那明媚的蓝天,

是那明媚的蓝天,蓝天。

我愿用那充满纯情的心愿,

“深深地把你爱怜,爱怜。

啊,沙呜沙呜,沙里瓦,沙里瓦。”

回到隆昌大厦,下车时,才注意到,警卫员坐的轿车跟在后面。

李文清回到办公室,警卫员守在屋门外。

等参谋给李文清汇报完了今天士兵训练的进展。

警卫员给李文清端来了饭菜,李文清看了看,是四菜一汤。

拿出一个凤凰蛋,吩咐警卫员给煮出来。

当四菜一汤快被消灭干净的时候,警卫员把煮熟的凤凰蛋,用盘子端了过来。

李文清拨开凤凰蛋,咬了一口,很香,咬开的凤凰蛋,香气四溢,让整个房间,都有了淡淡的香味。

睹物思人,周鸿雁那轻盈的舞姿,悦耳的歌声,又飘荡在他的脑海里:

“是谁把你送到我身边,

是那园园的明月,

是那潺潺的山泉,

我家那带着露珠的花瓣,

甜甜地把你依恋,依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