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商讨对策

早上起来,李文清被通知到军部会议室开会。

李文清走进会议室,只见会议室已经有许多的人坐着。

片刻时间,朱从明将军走了进来,众将官都坐正身子,把目光投向将军。

将军走上讲台,一双盛气凌人的眼睛,明察秋毫地扫视了一下两排长方形桌子边,正襟静坐的将官。

并没有一个人无精打采,也没有一个人精力不集中。

将军很满意,将桌边的椅子向后挪了挪,靠近桌子,双手支撑在桌子边沿,看看将官:“各位将官,你们这几天,训练新兵,训练的怎么样了?”

“报告将军,”一个精瘦的指挥官站了起来:“都会开枪了。”

“都会开枪了?”将军皱下眉头。

有的“扑嗤”一声笑了,看见将军冰冷的面孔,立刻止住了笑容。

将军显然不满意这样的成绩,也不想当堂斥责,以免有失自己的尊严。想到此,把支撑在桌边的两手,收了回来。

将军颌首,示意发言的指挥官坐下,自己也把挪后的椅子,向前一挪,坐下。

将军极需要好成绩,来鼓舞士气,把期待的目光投向李文清:“李文清,你训练的新兵进展怎么样?”

“报告将军,”李文清站了起来:“跑步,越野,体能锻炼的都不错;开枪射击,大多数都能打到七环以上,少数人能打到九环,我认为还是不错的。”

“看看,你们都要向李文清学习,”将军眉头一挑:“短短几天时间,士兵们都能打到七环。大家要多动脑子想想。带领士兵的指挥官,也要有方式方法,对那些怠慢懒惰的,要批评教育;对那些成绩优异的,要激励表扬。”

李文清望着挨着主席台边坐着的刘阳,寻思,刘阳与其它指挥官,不是让怪物们围困在七子山吗?不知道怎么突破怪物们的重重包围,来到这双庙镇的?

“李文清好样的,快坐下,”将军双手下压,示意李文清坐下:“我给你们传授一下经验,对待下属,以及士兵,要平易近人,见面要嘘寒问暖,当然啦,也不是,东家长,西家短,三只蛤蟆,四只眼的找一些闲言碎语喝的话来说。”

将军停了停,看看众将官脸上的肌肉,变得不再僵硬,心里有些释然,继续讲下去。

“对待下属与士兵,不能跟他们走得太近,也不能跟他们走得太远。近了,你跟他们都成了哥们了,即然成了哥们,你就该照顾哥们,都照顾了,那还怎么开展工作。如果走得太远了,士兵们跟你离心离德,甚至跟你阳奉阴违,那工作还能开展下去吗?”

将军喝了一口水,看看众指挥官,众指挥官都望着自己,在等待着,期待着。

将军颇为满意,继续讲下去。

“在训练士兵之后,还要抓思想教育,爱父母,爱自己的职业,为了民族的大义,要与士兵形成统一的信念,形成战胜一切妖魔鬼怪的信念,形成必然赶走妖怪,取得最后胜利的信念。”

众将官为将军的精彩演讲鼓起了掌。

将军等待掌声消退,又继续讲下去。

“当然啦,讲话再好,还得靠众位指挥官去落实到行动上。不过,现在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七子山已经围困四天了。由于开始考虑的不足,并没有想到战争的残酷性,导致粮食准备的不足,山洞里剩下的粮食,现在只能在维持三天……”

“三天。”众指挥官惊呆了。

“怎么回事?怎么只有三天的粮食。”

“那还训练什么,得赶紧去救人。”

众位指挥官急了。

“大家静一静,”将军双手支撑在桌面上:“下面大家来讨论一下,怎么去解七子山之围。”

“这还讨论什么?赶紧去救就是了。”万尚德有些着急。

“赶紧去救?”将军白了一眼万尚德:“你的士兵训练的怎么样了,能打到几环,体能怎么样?在没有子弹的情况下,能拼得过敌人吗?这些,考虑的怎么样了?”

万尚德低下头。

“我也着急,”将军缓和了一下语气:“一边需要救,一边是新兵,唉,难办……”

“将军,”李文清打断了将军的话:“可以把训练有素的士兵,安排在前沿做主攻,差一点的士兵安排在主攻后面,跟随部队进攻,况且,我们的炮火占优势,能压制敌人。我认为,明天就可以进兵七子山。”

“行,”将军点点头:“这样也可以,就明天进军七子山。”

指挥官们把赞许的目光投向李文清。

“嗨,这指挥官叫什么名字?”有的低声寻问。

“我看啊,明天早上进兵,”刘阳征询的目光看着将军:“明天下午就能到达七子山……”

“未必,”李文清打断刘阳的话:“妖怪们围困七子山,围而不攻,我考虑,他们是不是围点打援。”

“围点打援?”指挥官低声交换着看法。

“将军,”李文清捏捏手指:“妖怪很有可能在半道上设下伏兵,我们不能不防。历史上,围点打援的事,多不胜举。”

刘阳瞅着李文清,心想,还是李文清棋高一着,自己竟然没有想到此,如果依了自己,冒昌失失地去救援,岂不是要自投罗网,损兵折将,毁了自己的一世英明,唉……

刘阳不敢再往下想。

“如果要设伏兵,”李文清扫一眼众指挥官:“双庙镇到七子山的中间地带,叫半峰山,那里林大树密,容易埋伏士兵。其它地方树木稀少,不易隐蔽。当然,妖怪们占据着有利地形,我们不能去硬碰硬,我们从右边的狼子山绕过去,虽然路程远了些,但保存了我们的实力。”

将军想了想:“你绕过去,是不是对我们形成了反包围?”

“是啊,”赵宝生瞅着李文清:“你这绕过去,不正好包了我们的饺子了吗?”

“是啊,这哪成啊,”万尚德轻蔑地笑道:“自己往包围圈里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