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你能接受我吗

李文清与周鸿雁走出山洞,来到山洞外面的一片树林,蓊郁翠绿的柏树,随着起伏的土丘,高低错落,小径上,小草或稠或稀,或高或低,分布在小径上。

细细的,黄黄的,柏树针叶,散落在小径上。

看来,这小径少有人行走,也没有人来打理。

“李文清,”周鸿雁偏头看着并肩前行的李文清:“战争还要打多久?”

“不会太久了,”李文清一脸的坚定:“大概不到十天吧。”

“你这么肯定?”周鸿雁眉头微蹙。

“应该不会错,”李文清肯定地回答:“剩下为数不多的妖怪,定然集中在雨水镇,我们除去伤亡的九千多人,还有七万余人,对付雨水镇的两万多妖怪,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那就好了,”周鸿雁拢拢耳边的鬓发:“我看见那些士兵们,缺胳膊少腿的尸体,我就诅咒那些妖怪们,为什么要抢占别人的地盘?为什么不能在家安居乐业?”

“是啊,”李文清深有感触:“战争让多少人流离失所,让多少个家庭支离破碎,常言说,家里添一个人无所谓,可是家里失去一个人,那是长期的伤痛。”

“是啊,”周鸿雁折下一根柏树枝,拍了拍裤腿上的灰尘,嘴角一勾,脸上露出几分狡黠的笑容:“我也感觉到了,你上次到我家里来的时候,我没有感觉到什么,你离开了的时候,我才感觉到屋里空荡荡的,心里也是空空,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是啊,”李文清慨叹道:“茫茫人海,大千世界,可以谈心的朋友却没有几人。”

“文清,我不想做你的朋友,”周鸿雁停下脚步,双眼盯着李文清的眼睛:“我想每天看着你,每天都守候在你身边,做你最亲近的那个人。”

“这个……”李文清避开周鸿雁的目光:“周鸿雁,我知道你是一个好姑娘,你聪明,漂亮,你的嗓音清亮,音域宽广,歌声美妙动听;你的舞蹈飘逸轻柔。那天看了你的歌舞,我几乎认为你是世界上最好的一位姑娘。回家以后,脑海里总是回荡着你的歌声,眼前总是浮现起你那翩翩起舞的身影。但是,我思考再三……”

“文清,”周鸿雁打断文清的话:“你知道吗?我在西南地区,歌唱比赛,拿过一等奖,舞蹈比赛一等奖。”

“我说嘛,”李文清迈步往前走:“你歌唱得那么好,舞跳得那么好看,我想你肯定不是一般的人。”

“我歌唱得好,舞跳得好,又有什么用?”周鸿雁一脸的忧伤,迈着懒懒的脚步:“我喜欢的那个人,他不欣赏我。”

“他不欣赏你没关系,”李文清捏捏手指:“你能给许多的人带来欢乐,你能让那流离失所的人,忘记烦恼和忧伤;你能让那些失去家人的人,忘记伤心和痛苦。”

“是吗?”周鸿雁眸子里有着淡淡的忧伤。

“是啊。”李文清目光坚定:“你是心灵抚慰师,那些因为战争受到创伤的人,那些因为理解抱负,实现不了,那些恋爱而受到过伤害的人,那些因为生活的种种不愉快,而抑郁寡欢的人,听了你的歌声,会忘记生活的烦恼。看了你的舞蹈,会让他们的思想境界,得到修正与升华。”

“文清,”周鸿雁看着李文清的眼睛:“我抚慰了别人的心灵,可是,我的心,也是知道冷,知道热,也需要人的关心,也需要人安抚。”

“鸿雁,”李文清抻抻衣角:“你是一个好姑娘,你一定会找到喜欢你的那个人。”

阳光从树枝上,散落成斑驳的碎影,映在周鸿雁与李文清的脸上,身上,脚下的小径上。

“文清,”周鸿雁盯着李文清的脸:“看你慈眉善目,我就认为你有一颗温暖的心,可是,我错了,你的心是如同一个冰块,是不会被人融化的,是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改变的。”

“如果我改变了,”李文清迈步向前走:“那是对另外一个人,不负责任的残忍。”

“你只知道对别人是残忍,难道你不知道对我,更是残忍吗?”周鸿雁脚步沉重。

“鸿雁,对不起。”

“对不起,是吧。”周鸿雁眸子迷蒙:“你这一句,轻飘飘的对不起,会给别人造成多大的伤害,你知道吗?”

“鸿雁……”

“你别说了。”周鸿雁泪水掉落下来。

一时无话,两个人默默向前走着。

“文清,”周鸿雁停下脚步,看着李文清,眸光潋滟:“你能抱抱我吗?”

李文清不语,脸色阴翳,眉头微蹙,默默地走向周鸿雁,伸开双臂。

周鸿雁象久旱逢甘露似的,一下投进李文清的怀抱,双手紧紧地抱住李文清的腰,面部贴在文清细腻而温暖的脖颈上,鼻孔深深地吸进文清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体香,然后,全身心地放松下来。

文清感觉到周鸿雁身体的剧烈起伏,而后归于平静,象是要静静的睡在自己的怀里一般。这才深深地意识到,周鸿雁是全心全意地爱着自己。

李文清双手随意地落在周鸿雁的肩上,他想伸手在周鸿雁的背部抚慰一下,犹豫着,最后,手还是停在肩上,没有动。

过了一会儿,周鸿雁松开双手,离开李文清的怀抱。

向李文清挥挥手,轻轻地说一声:“我回去了。”

“嗯。”李文清低低地回应一声。

周鸿雁转身离去。

李文清目送着她的背影,消失在小径转弯处。

“呜呜呜……”周鸿雁回到山洞里的将军临时住所,跑进里屋,碰上门,放声大哭。

“鸿雁,鸿雁,你怎么了?”周桂兰在门口着急地询问。

“呜呜呜……”

“鸿雁,鸿雁,你开门哪,你到底怎么了?”周桂兰使劲敲打。

“呜呜呜……”

“鸿雁,鸿雁,你说话啊?”

“呜呜呜……”

将军走了过来,对着周桂兰问:“鸿雁怎么了?”

“我不知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