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一纸调令

周鸿雁退了回来,犹豫一阵,又走到门边,推开门。

“爸爸,”周鸿雁满面笑容,快步走到将军身边:“让我来给你揉揉肩。”

“别揉了,”周桂兰对周鸿雁说道:“我都揉了一阵了。”

“嗯___”周鸿雁撅起嘴:“不行,爸爸工作劳累,多给他揉一会儿。”

将军看了看周鸿雁,这女儿怎么回事,突发奇想,来给自己揉肩了,盛情难却:“好好好,让鸿雁给我揉揉。”

“好吧,你再给你爸揉揉。”周桂兰说完,起身去客厅。

周鸿雁坐在将军右边床沿上,左手伸向将军左肩,轻轻地揉捏起来:“爸爸,这样可以吗?”边说边把自己的右手,伸向将军的右边腰上。周鸿雁知道,重要的钥匙,将军都是随身带的。

“可以,可以。”将军眼睛微闭,感觉很遐意。

周鸿雁右手轻轻撩开衣服,一串钥匙,明晃晃的挂在裤袢上。

周鸿雁的心“呯呯呯”地跳了起来,父亲平日里在家里,独断专行,自己轻易不敢招惹父亲。

可是眼见李文清性命难保,这都是因为自己,才把他牵扯进来,自己不能不救。

救李文清性命的钥匙,就在眼前,而打开保险柜的钥匙,就在中间。

周鸿雁的心,“呯呯”直跳,父亲会发现自己吗?会因此激怒父亲吗?

一切的一切,周鸿雁都管不了那么多了。

右手猛地伸向钥匙,钥匙“叮叮”地一下发出响声,周鸿雁一惊,猛一下缩回手,左手也停止了揉捏。

将军发现了,他听见了响声,并且听见是钥匙发出来的响声。

将军警觉地睁开眼睛,看向右边裤袢上的钥匙。

周鸿雁大惊失色,糟了,发现了,一下呆住了。

周鸿雁猛地收回右手,而撩开的衣服,随之垂落,掩盖住了裤袢上的钥匙。

将军看到右腰上的衣服,遮盖的严严实实地,并无异样,便回过头。

“哎,鸿雁,”将军诧异地说:“你怎么停下了。”

“噢,爸爸,我还以为把你捏疼了。”周鸿雁一下恢复了平静。

“疼什么,我都觉得你手劲太小了,没事,你使劲捏。”

“好的,爸爸。”

“哎,你怎么一只手捏啊,把那只手也伸出来,两手捏。”

“好的,爸爸。”

“对,就这样,感觉好多了。”

周鸿雁傻眼了,两只手都去捏肩膀,这怎么去拿钥匙?

唉,前功尽弃,毁于一旦。

周鸿雁转念一想,不能就这么放弃,李文清不能就这么撒手不管,他的生死,自己不能视而不见。

该怎么办呢?

周鸿雁眼睛一转,计上心来:“爸爸,我再给你捶捶背?”

“好啊。”想不到将军答应得很快。

周鸿雁左手捶背,边捶边加大了力度。右手迅速伸向将军,右边腰间,撩起衣服。

镇定,镇定,再镇定;冷静,冷静,再冷静。

右手再次伸向将军右腰间的裤袢。

左手重,右手轻。周鸿雁不停地嘱咐自己。

手,慢慢地,慢慢地,终于靠近了钥匙。

愿上苍保佑自己,不出差错,不出纰漏。

周鸿雁的心,跳得更快。

手指,捏住了锁扣,一摁,很快把钥匙取了下来,装进自己上衣篼里。

哎,周鸿雁长舒一口气。

右手落在将军背上,两手在将军背上,一举一落,有节奏地捶了起来。

周鸿雁感觉胳膊有些酸痛:“爸爸,好了吗?”

“好了好了。”

周鸿雁停下了双手,站了起来,眸子里,全是成功的喜悦:“那我出去了?”

“好的,去吧,去吧。”将军满意地点点头。

周鸿雁来到将军的档案室,掩上门。看见保险柜就在右边的墙角,周鸿雁快步走近,摸出钥匙,插进锁孔,扭动三圈,开了。

周鸿雁睁大眼睛,一块狮头黄金大印,就摆放在保险柜的上层正中间。

是的,就是它,它能调动千军万马,它能决定许多人的前程命运。它,也是权力的象征,它,也是威慑三军的法宝。

周鸿雁小心地回头看一眼,掩严的门口,静悄悄的,没有异常变化。

周鸿雁这才从衣兜里,取出字条与印泥,摆放在保险柜上。

然后弯腰,伸出双手,把狮头黄金大印恭恭敬敬,小心翼翼地取出来,印上印泥,结结实实地盖在纸条上。

纸条上,红色椭圆形的图案中,“军令”两个醒目大字,夺人眼球。

周鸿雁顾不得多看,把将军印放回到保险柜,把纸条与印泥收回到衣兜。

“吱呀。”门开了。

周鸿雁听见响声,回头一看,将军站在门口,瞪大眼睛望着自己。

周鸿雁吓傻了,保险柜的门还大开着,将军印醒目地摆放在柜子里。

将军看见了保险柜的门敞开着,将军印那么清晰地出现在他的视野里。

“鸿雁,”将军吼了起来:“你在干什么?”

“我……我……我没干什么。”

将军瞪着周鸿雁,走进屋,一步一步逼向周鸿雁:“没干什么,你为什么要打开保险柜?”

周桂兰听见吼声,赶紧赶了过来,看见周鸿雁站在保险柜前,打开了保险柜。

她也不明白,周鸿雁为什么要去开保险柜?为什么要去招惹独断专行的将军?为什么要引火烧身?以至于将军怒火万丈。

这怎么收场?

来不及思索,周桂兰母性的保护天性,被激发出来,她来不及考虑自己的安危,甚至于生死。

跑上前,挡在凶神恶煞般的将军面前:“你干什么?你干什么?你看你把女儿吓得……”

将军发懵了,平日里对自己唯命是从的女人,今日怎么一反常态,敢对自己大吼了。

周鸿雁感觉自己受到了保护,神智恢复过来:“妈,我没有金币了。”

“你没金币你说一声,”周桂兰怒斥道:“你干嘛去开你爸的保险柜?干嘛去招惹他?”

将军转而瞪着周鸿雁:“我的钥匙怎么在你那里?”

“刚才……刚才我在爸爸的床上拣的。”

“拣的,我明明挂在腰上的,你去哪里拣。”将军不信。

“我真是在床上拣的。”周鸿雁显得有些委屈。

“哎呀,”周桂兰劝解道:“女儿说拣的就是拣的嘛,也有可能是我刚才给碰掉了,你别冤枉女儿嘛。”

将军缓和了一下语气:“你开保险柜干什么?”

“爸爸,我刚才不是跟你说了吗,我没有金币了,我看看保险柜里,有没有金币,我听别人说,凤凰蛋好吃,我想买一些凤凰蛋吃。”。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