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不该出膛的子弹

“怎么没看见李文清?”将军边看边问。

“李文清?”刘阳有些懵:“刚才不是让你调走了吗?”

“让我调走了?”将军扭转身,两眼盯着刘阳。

“是啊,刚才拿着你的调令,”刘阳摸不着头脑:“不是……是你女儿周鸿雁拿着你的调令,来把李文清调走了。”

“周鸿雁拿着我的调令?”将军眸子里全是疑惑。

“是啊,是拿着你的调令。”

“停停停。”将军不耐烦地挥手示意乐队停下来。

乐队听了下来,欢乐的鼓乐声没有了。

人们的目光聚焦在将军的脸上,将军阴云密布的脸,将所有人的情绪,带入低谷。

坝子里陷入沉静,沉静得有些可怕,仿佛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士兵们看着将军,一脸焦燥的神情,猜测着,担心着,生怕将军会把心里的怨气,撒落哪个倒霉蛋的身上。

围观的人群,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更想看个究竟。后面的想往前挤,前面的想站稳脚跟。

将军继而问刘阳:“调令上有我的签字?”

“没有。”刘阳据实回答。

“没有你为什么要放走李文清?”将军眉毛一挑,眼一瞪,怒了。

“不是……将军,这不怪我,”刘阳慌了,变得语无伦次:“虽然上面没有你的签字,但是有你的将军印。而且……而且你女儿拿枪,顶着我的脑袋吼:你敢抗命。”

“知道了。”将军压抑住怒火,脸变得铁青。扭回头,对着随从喊:“走,回去。”

一行人乖乖地跟着将军,往回走。

望着将军离去的背影,刘阳心里的紧张恐惧消失了,笼罩在自己头上的阴云,也烟消云散了。

看将军那脸色,那神情,不会善罢甘休,事情是他宝贝女儿做出来的,他会对她女儿怎么样呢?

骂一顿?似乎不够,打一顿?似乎重了。该怎样处置他女儿?

不知道。

围观的人群,排着队伍的士兵,以及站立着的乐队,都莫名其妙地望着将军一行人,远去的背影,思忖着,猜测着,小声寻问着,低头议论着。

不知道下来会发生什么?

不祥的气氛在坝子里漫延。

将军气冲牛斗地回到的屋子外边,回头对着随从蹬园了眼睛喊:“回去,回去,跟着我干嘛。”

随从吓得赶紧离开,唯恐将军的怒火,烧到自己身上。

将军“腾腾腾”地来到屋门前,抬起脚,“咚”地一声,踢在门上,门“吱嗄”一声开了,快速打开的门,“嘣”地一声,碰到墙上,又反弹回来,门,半开着。

坐在客厅里的周桂兰,被门发出巨大的响声,震得发懵,扭头一看,恶魔一般的将军,杀气腾腾地出现在门口。

怎么了?她想间,但被将军的神态,吓得直往后退,闭紧了嘴巴,不敢开口。

将军来到客厅,一脚踢飞了地板上的椅子,椅子飞到墙上,“咔嚓”一声,椅子四分五裂。

将军对着周鸿雁的卧室,吼了起来:“周鸿雁,你给我出来。”

畏畏缩缩的蹲在地上的周桂兰,这才明白,将军不是冲着自己,而是冲着女儿去的。

怎么回事,他怎么会对女儿,这么凶,这么狠,接下来,他会对女儿作出不可理喻的伤害,甚至……

周桂兰站了起来。

“周鸿雁,你给我出来。”将军的吼声,震得客厅“嗡嗡”乱响。

卧室门开了,低着头,挪动着脚步的周鸿雁出现在门口,抬头望了望将军,欲语,却不敢开口。一脸的害怕,惊慌。

“你胆大包天,你胆大妄为,”将军口不择言,那双瞪大了的眼睛,与那张因怒火而扭曲了的脸,变得异常恐怖:“竟然敢偷我的军印,竟然敢去调动士兵,你你你……”

突然,将军把手伸向腰间,掣出了手枪,“咔嚓”一声,子弹推上膛,把黑乌乌的枪口,对准了周鸿雁的脑袋。

右手的食指,去扣动板机。

周桂兰来不及思索,象一头敏捷豹子,窜了过去,一手抓住将军的手,猛地向上推。

可是,迟了。

“呯”地一声,子弹出膛,子弹向着周鸿雁飞去……

“……”周鸿雁惊讶地张大了嘴巴,却没有发出声来,一双瞪园了的眼睛,不认识将军似的,瞪着将军。

这是爸爸,这是自己的亲爸爸,竟然拿着枪,指着自己,并且向自己开了枪。

周鸿雁的头发飞了起来,向空中飘散。

周鸿雁双腿一软,倒了下去。

周桂兰另一只手伸出来,双手用力,夺下了将军手中的枪。

“你怎么回事?你怎么回事啊?”周桂兰声嘶力竭:“那是你女儿,那是你女儿,你疯了,你疯了,你怎么向你女儿开枪。”

周桂兰“啪”地一声,把枪摔在地上,疯了似的,双手乱舞,双脚在枪上,有一下没一下地,狠劲地乱踩。

将军看了一眼周桂兰,再看一眼倒地的周鸿雁,脸上的怒火瞬间消散大半,转身,悻悻地走了出去。

地上的枪踩烂了,它再也不能对准女儿的头了,它再也不能射出子弹了,它再也不能撩起女儿的头发了,它再也不能对女儿构成威胁了。

周桂兰怒气消了,神智清醒了,啊,女儿倒地了,她是不是让子弹击中了,她是不是离开这个世界了。自己傻了,自己糊涂了,为什么不先去看看女儿怎么样了?

周桂兰冲向周鸿雁,蹲下身,失声地呼唤:“鸿雁,鸿雁,鸿雁……”

女儿没有回答,屋里只有自己呼唤女儿的回声。

周桂兰慌了,伸手去拨开女儿的眼皮,她见过医生判断人的生死,是看人的瞳孔,可是眼皮拨开了,瞳孔出现了。自己却不知道,活人瞳孔与死人瞳孔,究竟区别在哪里。

周桂兰把手伸向周鸿雁的鼻孔边,感觉到有气息冲击自己的手掌,啊,女儿活着,女儿还没有离开自己。

周桂兰把女儿抱了起来,将女儿的身体紧紧贴着自己的胸膛

周桂兰这才想起查看女儿的伤口,究竟打中什么地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