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惊心动魄

天还没有亮,李文清与敢死队的人员,全副武装地集结在雨水镇外的树林里。

树枝晃动下,看不见对方是什么模样,只看见一个又一个的黑影,在树林里小弧度地移动,黑影背上,都有一个黑黑的枪管。

地上都有一座座的坟墓,散落在树林子里,在黑魆魆的夜色里,黑影遍布,更让人觉得阴森,恐怖。

有的士兵蹲在坟头,有的站在坟尾,有的等待在坟墓的中间地带,有的隐没在树木之后,与树木形成一道道奇形怪状的黑影。

雨水镇的街道上,昏黄的灯光,照见了两边的两层高的楼房,楼房上门窗清晰可见。

窗户上,窗帘掩盖着,看不到一个人影,是睡熟了,还是怪物正虎视眈眈地等候在那里?

街道上,静悄悄的,没有一个怪物走动的身影。

看似很平静,可平静的后面,是否隐藏着重重杀机?

部队分成东西南三面,已经对雨水镇形成合围。

李文清所在的树林子,是在雨水镇的西面。

“上。”随着队长的一声令下,李文清与敢死队的人员,手握冲锋枪,从树林里走出来,向雨水镇的街道上冲过去。

冲上街道,他们迅速分成两组人员,分别在街道的左右两边,弯腰弓身,轻落步,缓抬脚,紧张地向前行进。

李文清跟随着众人来到大门前,前面的人,用脚踹了几脚,把大门踹开,屋里黑洞洞,看不清什么。

有人掏出手电,向屋里照去,确定没有怪物时,十几个人才小心翼翼进入屋内。

李文清心想,进入屋内的人,肯定是怕遭到乱枪的射击,屋内,有四面墙壁的保护,似乎比屋外更安全。

可是,怪物究竟藏在屋里哪个黑乌乌的角落,或者是哪个障碍物之后,无从得之。

“啊……”一声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传了出来,李文清一惊,立即取出手电,探头向大门里面照去,只见十几个人,被卷入搅肉机,搅肉机的铁爪,不停地在人身上,翻卷,抓取……

绞肉机外面,输送带“哳哳哳”地响着,不停地转动着,急需新的活物加入。

李文清不忍再看。

“哒哒哒……”对面楼上,响起了机枪声。

身边的同伴们倒下去了,子弹撞击在墙上,地面上,金属铁门上,发出“扑扑扑”,“叮叮当当”的响声。

屋里,面对着转动着的无情绞肉机,屋外,暴露在机枪的扫射之下。

怎么办?

李文清来不及思索,不及时躲避,就可能丧命于机枪的扫射之下。

大门口里边两把瘆人的厚重大铁铲,分别竖立在大门两边,在街灯的映照下,反射出瘆人的熠熠黄光。

铁铲张开的大口,正期待着要把自己吞入。

惧怕,寒心,都无济于事。保住生命为当今头等大事。

李文清身体后蹲,“腾”地跃起,跳进大门,躲过铁铲,然而,李文清刚落地,两把铁铲“嗄吱”一声响,就已改变方向,向自己张开铲口,向下铲来,李文清急忙向右跑去,躲过铁铲。

刚想喘口气,铁铲又向自己铲来,李文清急忙向左边跑去,不料,脚下一绊,一个踉跄跌倒在地。

李文清心里叫苦,完了!完了!

铁铲似乎长有眼睛,紧跟着铁口着地,擦着地面,“呲呲呲”带着刺耳的响声,带着风声,向自己铲来。

说时迟那时快,李文清就地几个翻滚,铁铲擦着自己的头发,铲了过去。

好险,李文清暗叫一声。然后,站了起来。

瞥见墙上有两根电线,李文清心想,这机器是否是这两根电线?是与不是,只能试试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李文清掣出匕首,朝墙上的电线划去,电线很快划出一道口子。

可是,两条铁铲张着大口,向自己铲来。

李文清不得不几步窜开,铁铲“咚”地一声,铲到墙上,两只铁铲相碰,“咣当”一声,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同时火花飞溅,墙土飞扬。

绞肉机“哳哳哳”地响着,旋转着,似乎等待着,细皮嫩肉的李文清进去做肉酱。

李文清跑向一边,待到铲铲改变方向,又跑回到电线下方,举起匕首,照着电线划口,划下去。

电线断了,铁铲在半空中不动了,绞肉机也不转动了。

李文清深吸一口气,稳稳自己“呯呯”直跳的心。

这时才听见屋外“哒哒哒”的机枪声响个不停。

李文清来到窗口,把窗户拉开一角,向对面望去,在街道昏黄灯光的映照下,隐隐约约看见对面楼上的窗口,有怪物的身影,在操纵着机枪。

街道远处,士兵们伏在地上,不能动弹。

李文清一摸肩边,自己挎的冲锋枪没有了,打亮手电,向地上晃了晃,发现冲锋枪落在自己刚才翻滚时的地方。

李文清拣起枪,来到窗口,对着对面的窗口,晃动的黑影头部,扣动扳机。

“哒哒哒……”怪物倒下去了。

街道上,“冲啊。”伏地的无数士兵站了起来,手握冲锋枪,两腿交替着,向前冲锋。

窗口,又一个怪物,重新站了过来,双手操纵着机枪。

“哒哒哒……”机枪重新叫了起来。

士兵们倒了下去,后面的士兵重新伏卧在地上。

李文清眸子里,全是怒火,紧盯着机枪手,手指一用力,又一次扣动扳机:“哒哒哒。”

怪物倒了。

李文清心里象一块大石头“咚”地落地,眨眨眼,赶紧跑开,看见侧面有一道门,李文清轻轻一推,门开了一条缝……

这时身后窗口,一串子弹击中刚才自己开枪的窗口,窗上的玻璃“嚓嚓嚓”碎了,碎裂的玻璃,四散飞扬。

子殚飞进屋子,碰在铁铲上,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

李文清听着,仿佛自己的心也碎了,那“叮叮当当”的子弹,仿佛一下一下,击打在自己的肝脏上。

李文清再一听,没有其它异常的响声,扭回头紧张地向前面门缝里望去。

前面是一条长长的走廊,走廊左边,是关闭着的一道道室门,右边则是一道封闭的墙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