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菩提树下

“是啊,怎么样?”刘阳瞪着李文清:“你这样的人,十个当官的,九个都恨你,你说是不是。”

“是又怎么样,”李文清一幅毫不在意的神情:“我活人不是为了讨好别人,我活人,也不给别人看的,我有我自己的原则,我有我自己尊严,我有我自己的道德标准。”

“你的道德标准换来的是什么?”刘阳冷笑一声:“换来的是天天遭人算计,天天性命不保。哎,李文清,我就纳闷了,到底跟将军结了什么梁子,弄得将军天天这么关心你?这么喜欢你?每天都要问你,还在不在?”

李文清想了想,人家周鸿雁还要嫁人,说了会对她影响不好,自己还是咽下这口气。

“没什么梁子,”李文清满不在乎地回答:“就是将军看我能干,每到关健的时候,就会想起我。换了别人,将军不放心。”

“呵呵呵,不放心,”刘阳面皮似的脸上,渗出一点点讥笑:“别人每个月发五枚金币,而单独给你发一枚金币,这又作何释?”

李文清心里暗骂,别人刨根问底还有个度,这家伙刘阳,还非得把别人的祖坟刨了不可。

“这还用解释,”李文清镇定自若:“就是将军考验我,你没听说过那句话吗,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必将苦其心智,劳其筋骨,饿其体肤。”

“呵呵呵,”刘阳嘴里笑声挺欢,脸上却看不见多少笑容:“李文清,我真服了你了,你能化干戈为玉帛,化腐朽为神奇。”

“有句话不是这么说的嘛,”李文清扬起头:“如烟往事都忘却,心底无私天地宽嘛。”

“对,李文清是何许人,圣人,圣人肯定不跟我们一般人同。面对不公平的待遇,也会泰然自若,淡然处之。”

薛宏兵眼见“战火”升起,却又自然“熄灭”,犹如自己坐了一趟过山车一般。看看两人谈话已经不再针锋相对,

“我们什么时候去追击猪老大?”薛宏兵看着刘阳问。

“明天,明天就去,”刘阳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水:“你们今天下午,休息一下午。哦,对了,你们记得要把自己的身份证明写好,放在内衣袋里,特别是李文清,将军单独吩咐过。”

“好的。”薛宏兵爽快地点点头。

“……”李文清脸一沉,皱下眉。

夕阳的余辉把西边天空的白云,染成一片金黄;黄色的云,层层叠叠,象一片大海里的金色波浪。

云层下边,层层叠翠的山峦,以及山峦下方,层层蜿蜒的梯田,也给镀上了一层金黄。

张秀姑站在村东口的大道上,一颗菩提树下,望着东边山峦半山腰的公路上,行驶的车辆。

那车辆内有没有自己的心上人,李文清?

她在盼望着,她在等待着,她在想念着。

车辆进入一片树林,消失不见,一会儿又出现在公路上,清晰可见。由于太远,那行驶的车辆,如同火柴盒般大小。

李文清坐在前排还是后排?他那乌黑的头发,是否依旧,散发着淡淡的光泽?他那俊美的脸,是否依旧那么迷人?他那薄薄的嘴唇,是否依旧是那么角线分明?他那水光潋滟的眸子里,是否象自己一样,带着淡淡的忧愁?

他此时此刻,是否也在车内望着这远方的村口?是否能猜测到这菩提树的人,就是我?

张秀姑身边地下,放着一个篮子,篮子里有一个带着黄色花朵黄瓜,有一个红透了的西红柿,还有几颗花生。

这都是张秀姑刚从自己的“伊甸园”里采摘下来的,她想让回到村口的李文清第一眼看到自己,还要让他看到篮子里的瓜果,并且让他尝一尝爪果,让那清香纯正的味道,去浸润他的五脏六腑。

这是两个人辛勤播种的成果。

自己一天天看着伊甸园里的小苗成长,开花,结果。

这篮子里的瓜果里,不单单是包含着自己的辛勤劳动的汗水,还包含着自己对幸福的期盼,美好生活的向往。

车来了,停下了,张秀姑赶紧跑过去看。

一个,两个,三个……没有李文清。

或许第四个就是……

或许第五个就是……

张秀姑望着,辩认着。

车把门关上了,开走了。下车的人,也走光了。

张秀姑默默地回到菩提树下,她回转身,依旧望着远方山腰间的公路上。

公路上,又有一辆车在行驶,一会儿进入树林,一会儿又出现在公路上。

这时,大树下,走来了一些村民。

张秀姑上前跟认识的人打了招呼,有的面生,不认识。张秀姑心想,他们今天怎么都来了,是否是得到了消息,是来接应征入伍的人员回家的?

一会儿,车到了,下车的人果然是穿军装的人。

“儿子,你回来了。”老太婆望见自己的儿子,蹒跚着走向前,不禁老泪纵横。

“回来了,妈妈,我回来了。”穿军装的人,快步走向自己的母亲……

“亲爱的……”一个年轻女人,看见下车的丈夫,一下扑倒在怀里,哽咽着,泪水簌簌掉落……

他们尽情地表达着相互的思念之情。

然而下来的军人中,仍然不见李文清的影子。

车开走了,下车的人,走光了。

菩提树下只剩下张秀姑一个人,望着远方的公路,想着,盼着。

天黑了,张秀姑失望地拎起篮子回家了。

一个多月了,张秀姑每天黄昏时间,都来这村口的菩提树下,等自己的心上人,盼望着自己的心上人,早点回家。

每次一个人去,每次依旧是一个人回归。

第二天早上,张秀姑去山中采集完花露水,把瓷盆里的奇花异草,都浇完后,进入园中,把吃不完的瓜果,摘一大篮,去送给附近的村民。

而留下几个长得好看的,不大不小的,大老不嫩的,给可能归来的李文清吃。

新的一天,就是新的希望。

下午,黄昏时分,依旧去村口的菩提树下,等待李文清下午。

或许,就在今天的黄昏,就能等到李文清,见到李文清,自己就能扑倒在李文清的怀里,诉说自己的相思之苦。

去稻田走一圈,看一看,田里的稻子已经灌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