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采花大盗逃窜

“松开,松开,你给我松开。”张秀姑连连大声喝斥。

“不……秀姑,我是真心喜欢你,我天天睡不好觉,我天天茶不思,饭不想,心里全都是你。”

周兴国双手扣着,触摸在秀姑柔软的腹肌上,噫测那白嫩的肌肤,定然是无比的细嫩光滑……

想到此,周兴国身体更加的燥热,双手箍得更紧,自己的身体与秀姑的身体,贴得更近。

秀姑左拽右拽,始终挣脱不了周兴国的双手,就停止了挣扎。

怎么办?秀姑有些气喘,大脑在高速运转。

忽然,秀姑抬起右脚,咬牙银牙,用尽全身力气,向周兴国的脚上,狠狠地踩踏下去。

“啊。”周兴国惨叫一声,扣紧的双手松开来。

张秀姑一下跑开,转身,园睁凤眼,迎面又向周兴国走去,抬起右手,在周兴国的脸上,“啪啪啪”左右开弓:“畜牲,你这个畜牲。”

周兴国被打得眼冒金星,嘴里一热……周兴国吐出一口水在地上,一看,竟然是红红的鲜血:“张秀姑,你手怎么这么重啊!哎呀,我的妈呀。”

“畜牲,畜牲,你还嫌重啊。”秀姑怒火万丈,瞅瞅地上,周围都却没有应手的武器。

急切之下,“咔嚓”折断一颗小树,迅速弄去枝叶。

“秀姑,你要干什么?”周兴国大惊失色,想不到国色天香的一个大美女,瞬间就变成了一个怒气冲天的恶魔。

张秀姑几步上前,抡起树枝,“啪啪啪”地猛打在周兴国的腰上,肩上。

周兴国连连后退。

张秀姑步步紧逼,那抡圆了的树枝,更是虎虎生风。

“叭”周兴国后退不慎,跌倒在地。

树枝打在周兴国的腿上,肚子上,疼得周兴国呲牙咧嘴:“哎呀妈呀,哎呀妈呀。秀姑,我的天啊,你怎么这么狠。”

“狠吗?”秀姑圆睁双眼:“我要替所有被你糟蹋了的姑娘,讨回公道。”

眼见张秀姑毫无罢手之意。

周兴国就地一打滚,躲过树枝的又一轮的暴打,爬起来,撒腿就跑。

秀姑却是穷追不舍。

周兴国跑到佳丽四合院前的坝子里,她怕让哥哥嫂嫂们看见,自己的狼狈模样。

回身央求秀姑:“秀姑,你别追了,这……这不怪我。”

“不怪你,”秀姑停下了脚步,眉头一皱,大声喝问:“不怪你怪谁?”

“是……”

“是什么?快说。”秀姑又抡起树枝,就要开打。

“是嫂嫂……嫂嫂给我出的主意。”

“出的什么主意?”

“让我把生米煮成熟饭。”周兴国边说边后退。

“哪个嫂嫂?”

“蔡……蔡金花。”

闹声,吼声惊动了院子里的蔡金花,蔡金花走出院子大门。正好听见周兴国招认自己。

心中大怒,好个周兴国,我出主意为你好,你反倒先把我给供了出去。

“周兴国,”蔡金花大吼一声:“我什么时候给你出过主意。”

“嫂嫂,对不起,”周兴国回头对蔡金花说:“想不到这张秀姑太厉害,我惹不起。”

“周兴国,”蔡金花不依不饶:“你说,我什么时候给你出过什么主意。”

这时,周兴国三弟兄与三妯娌,听见院外的吼声,不知缘由,纷纷走出院子查看。

“嫂嫂,”周兴国看了看其它三个嫂嫂:“我不能冤枉她们三个嫂嫂吧。”

“呸,蔡金花。”张秀姑听出了事情原委:“你身为一个女人,不替女人着想,却帮着你弟弟,要把生米煮成熟饭,天下有你这样的嫂子吗?”

观看的人想开言劝解,怎奈张秀姑不停地怒骂,不给众人张嘴的机会。

“别人家,长兄如父,长嫂如母,你这个嫂子是怎么当的,帮着你弟弟为非作歹,让你弟弟,恶贯满盈,罪上加罪。”

周兴国即怕蔡金花,又怕张秀姑,躲得二人远远的。

“你散失了一个做人的准则,缺失了一个当嫂子的道德标准,亏你还是一个组长的女人,你给你老公脸上摸黑,你让你老公无脸见人。”

“秀姑别骂了,”周兴才被弄得脸色铁青,转而对蔡金花吼道:“给秀姑赔礼道歉。”

“我不,”蔡金花梗起脖子嚷:“张秀姑血口喷人。”

“我血口喷人?”张秀姑不依不饶:“难道你弟弟也会血口喷你。”

“孬种。”蔡金花转而气呼呼地骂周兴国:“怂货。”

周兴国低下头。

“谁是孬种,”周兴才怒了,蔡金花竟然不知好歹,骂弟弟的种子有问题。

父亲就是种子,种子就是父亲,维护父亲的尊严,也就是维护自己的尊严,也就是维护三个弟弟的尊严。

即然周兴国成了孬种,那自己与其余两个弟弟,不也成了孬种了吗?

瞥一眼那三个弟弟,都沉下了脸。

“跪下,”周兴才不由分说,飞起一脚,踢在蔡金花右腿腘窝处,右脚收回,并未落地,又敏捷地踢向左腿腘窝。

蔡金花顿时双膝跪地,想要发作,怕老公在众人前失去脸面。

男人为了维护自己的尊严,更会不遗余力地跟自己过不去。

眼见蔡金花卑躬曲膝地跪在地上,张秀姑怒气消了一大半,不再言语,转身走出院坝。

一见张秀姑走远,蔡金花起身抓住周兴才:“你你你,竟然帮着外人……”

周兴才瞪了蔡金花一眼:“回去说。”并向蔡金花努努嘴,意思是,三个弟弟与妯娌都在看着自己哪。

走回屋里,关上门,周兴才向蔡金花推起笑脸。

“跪下,”蔡金花怒目圆睁,对周兴才吼道。

“我要是不跪呢?”周兴才嘻皮笑脸地偏着头,审视着蔡金花。

“不跪?”蔡金花眨眨眼:“不跪老娘今晚就不让你上床。”

“跪跪跪,我跪。”周兴才“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这还差不多。”蔡金花咧嘴一笑,看着周兴才,一脸的坏笑,几步上前,伸手拧住周兴才的耳朵:“你以后还要在众人面前打我不?”

“不了,不了,不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