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月隐天明

刹那间,耀眼的火光冲天而起,将幽暗的森林照得恍如白昼,喧天巨响此起彼伏,众人急向外撤。

迪尔道:“你这下可要烧掉我们半个森林,不过,烧的漂亮!”

猛奇则一脸疑惑:莫白兄弟,你是如何做到这件事的?

莫白道:“魔狼速度极快,利用火药强攻偷袭都不可取,我先是说了一堆垃圾话拖延时间紧接着抛出赌注吸引的注意力,年轻的士兵就在后方更远处埋下火药,这样不易被察觉而且我赌他一定主动后退”!

这又是为何?

“那魔狼虽是恶魔但天性怕火,他有实力接也不会硬接火箭,而且就算不接以他的实力也可以当场反悔杀死我们所有人,所以他必然后退。剩下的就看火药威力了。

火光中,身中炸药的魔狼满身血污,不过这次却尽是自己流出的血液。沾染在它身上迪鲁斯战士一族的血液或流落、或蒸发、或融于这燃尽一切黑暗的火光。

为……什么?我会输给一群……渺小的蝼蚁之辈?!言毕,魔狼重重倒下。

莫白起身道:“我们不是蝼蚁!是人类!是你,妨碍到我了”。

莫白说完这句话,眼前的事物逐渐模糊,耳中也像是住了只聒噪的鸣蝉,全身都开始对大脑发出抗议,不由自主的也开始身体前倾,随即世界陷入了漫长的漆黑。

时云开雾散月隐日升,温暖静谧再次充斥奥哈拉的田野村庄一花一木。只有巨树森林与往日不同,莫白赌斗恶魔的决胜一箭的确实实在在的烧掉了小半个森林。

德里斯先生家,莉莉丝正在忙前顾后,一会去看哥哥伤口恢复的怎么样,一会又帮老师查阅古籍,还要定时去照看卧床不起的莫白,根本无有闲暇。

你道他是怎么个“卧床不起”?原来莫白因是全知老人选中之人,在这个世界不会老亦不会死,直到他走完因果。身上的伤只间隔一个昼夜就已恢复如初,就连被魔狼咬破的左臂也几乎痊愈。但莫白见莉莉丝为自己东跑西奔甚是可爱,所以假装自己还是伤重,整天卧床不起饭来张口好不惬意。

又过了一天,迪尔和猛奇伤势基本痊愈,二人一同去德里斯先生家探望莫白。刚行到门口,见莉莉丝还正在喂莫白吃饭,心下有些担心其伤势,但又见莫白一脸“幸福的表情”,随即放下心来。

饭毕,迪尔问道:“莫白,我见莉莉丝还在给你喂饭,你伤势还没好吧”?

莫白楞了一下:啊?嗯!还没好!算了不说这个,迪尔你们在巨树森林烧毁的战场寻到恶魔森狼的尸体了吗?

迪尔道:“没有,连一缕魔狼的毛发都找不到,难道被烧成灰烬了?还是说它根本没死”?

海之恶魔确实不会死。

莫白你说什么?

“我想这个世界应该没有人比我更懂海之恶魔,在我的印象中,他们种类繁多不死不灭,即使被打败也可以在间隔一段时间后重新转生降世。但奇怪的是,我见过的海之恶魔没有真身,他们化身果实持有者吃下果实就能拥有与之相通的力量。而我们遇见的,却是货真价实的海之恶魔而且还可以幻化成柴夫,这点我也很是不解”。

迪尔道:“还是等侦查队找到恶魔森狼的尸体再说吧”。

少时,德里斯带领的侦查队传回消息说:侦查队二次搜寻还是没找到魔狼踪迹,但在烧毁的森林中找到了形似之前陨星坠落化成的那棵神树上的果实。

众人听罢随即再次朝巨树森林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