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张翔,油条,机智

张翔愣住了,“什么?”

上官老爷子无奈的摇头冷冷的笑了,“怎么?一根油条还想跟我讨价还价不成?我的手里可是有百分之45的股份。”

‘我去!’张翔连忙摇头,“不不不,没有讨价还价的意思,但我想知道冰冰到底在什么地方?”

上管老爷子叹了一口气,眼神朝着外面望去。

张翔的心中咯噔一声,突然觉得事情不妙啊!

“老丈人,您到是说啊!”

“你们来之前,冰冰已经被龙家的人给接走了,现在追,恐怕追不上了。”

“草!那可是你女儿啊!”说完,张翔立刻招呼老鼠七兄弟和李大力他们去追。

上官老爷子紧追其后,跟了两步,“张翔,这次我就赌一把,我要不是被逼的没办法,也不会做这样的决定,冰冰是我亲手送上龙家人的车,我这还有两名顶级保镖,张强、李丁!你们两个,别藏了,出来,跟着姑爷去把小姐救回来!”

这话说完,上官老爷子脸色一沉,像是做了什么打算一样。

随即,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猛然出现了两个人,他们两人身强体壮,一个叫张强,个头高点,那个叫李丁的,个头虽然比不上张强,可伸手敏捷的很。

张翔看了看上官老爷子,“老丈人放心,我一定把冰冰救回来。”

张翔转身,那一瞬间,上官老爷子愣住了,明明是一根弱小的油条,一捏就能碎,可看着这小小的背影,不知道为何上官老爷子感受到不一样的感觉。

那是一个身体强壮,很有安全感的男人!

似乎这个人有着不凡的能量。

“若是,这小子能回来,我就改变带冰冰离开这城市的想法,姑且看一看,这根油条能掀出什么浪花!”

上官老爷子的话音落下,从楼上走下来一位光头,光头来到上官老爷子面前,毕恭毕敬的说道:“老爷,您的行李已经准备好了,已经安排好了机票,今晚11点的飞机,飞往洛杉矶。”

“取消晚上的机票,先不着急走,我突然想要看看这根油条有多大的能耐。”

“老爷洛杉矶那边已经安排好了,幸亏老爷早就有所察觉,在龙轩未动手之前,已经转移了大部分财产。”

上官老爷子微微一笑,“呵呵,有些时候,在这个战场上,靠的就是我们精明的头脑,来,坐下喝茶,冰冰那丫头,看来还是好命。”

光头冷笑一声:“老爷,这难道不是您一开始就设好的局吗?”

“是吗?我只不过是觉得张翔那根油条很特别,想来总是有些不一样的地方,才会让冰冰如此看好,没想到这油条这么快就能开口说话,还将我多年饲养的战斗老鼠七兄弟给收服成自己的小弟,也是有些本事。”

“老爷,您还真是坏到骨子里了。”

上官老爷子端起茶杯,继续说道:“哎,我哪里是坏到骨子里,这用当下的流行语说,我不过是狗了点。”

随即,上官老爷子,和光头两人哈哈大笑。

同一时间,张翔他们也开足马力,眼看就要到龙轩的私人别墅了。

张翔也是紧张万分,嘴里不断的念叨,“冰冰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

李大力突然开口,“姑爷,你看,前面那辆车就是龙轩的车!”

张翔激动了起来,“快,速度快点,追过去!”

可就在这个时候,他们身后的那辆车子里坐着张强和李丁两个人,车速更加快,下一秒已经超越了他们,同时张翔就看到李丁已经解开安全带,从车窗,爬到了车顶。

不愧是顶级保镖,这功夫确实比李大力要强很多。

张翔眸子一眯,赶紧说道:“快,追过去!”

就在这个时候,张翔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然后扭头对着老鼠们说道:“等下听我口令,你们和我一起行动。”

老鼠七兄弟立刻点头,“没问题大哥!”

说完,张翔深吸一口气说道:“中距离瞬间移动卡使用,距离18米,车内!”

话音落,张翔的手死死的抓住了老鼠们的手。

顷刻间,一道光落在张翔和那七只老鼠的身上,眨眼的功夫张翔和老鼠都消失不见,而他们直接落在了龙轩的车内。

上官冰冰被五花大绑的坐在后排车座的中间,两边各有一名保镖。

张翔立刻对着老鼠说道:“行动!”

七只老鼠飞快行动,两只对付上官冰冰右边的保镖,两只对付上官冰冰左边的保镖,一只老鼠控制刹车,另一只老鼠控制油门,最后一只老鼠控制方向盘。

张翔则是,使用了金刚不坏之身,猛然发力,一油条棒子,直接打晕了司机。

而这个时候,咣当一声,张翔一个没站稳,差点从窗户飞出去。

此刻,那个叫李丁的已经打开了车门,上了车,却看到车上的一幕后,愣了一秒,“姑爷好身手。”

随即,李丁转身和后排的两名保镖打了起来,就在这个时候,车子也停下了。

张翔立刻说道:“老鼠七兄弟,快,把冰冰抬回我们的车!”

老鼠们动作很快,身体轻盈。

而张翔也快速的离开。

就看到李丁一个人的就将这两名保镖,打的节节败退。

最后两名保镖跪地求饶,“别打,别打了,我们也是职责所在,都是给主子效力的,我们也没办法,你们就放了我们吧!”

这话说的,很诚恳。

李丁的眼神狠辣,根本不停他们解释,就要一棍子打过去,张翔立刻大喊:“住手,我有话问他们,先别打!”

这话说完,李丁这才朝着这两人踹了一脚,同时,一个人被李丁手中的棍子压制着,另一个人,被李东的脚踩着。

张翔这才朝着这两人走了过去,还没开口,那两人就求爷爷告奶奶的说:“油条大哥,我们真的是没办法,龙少让我们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您就放过我们吧!”

“是啊,我们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张翔眸子一眯,立刻说道:“知不知道,问了才知道,说,你们家少爷,是怎么将上官家置于死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