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潜伏,计划,贪婪

李大力立刻安排人,将上官家所有的保镖,都出动,覆盖这座城市所有的港口。

而张翔、李大力和老鼠那边兵分两路。

老鼠七兄弟中,老大、老三、老五、老七,分别去搞定隐形墨水,拿到证据,和它们一起的,还有张强。

张翔、李大力、李丁和老鼠老二、老四、老六,来到了龙轩的别墅。

“李大力在门外守着,有什么事情及时通知我们,我和老鼠、李丁去地下室,在确定一下位置。”

李大力点头。

张翔继续说道:“放心,打探具体哪个码头,什么时候出口的事情就交给簸箕兄弟曹解放。”

李大力有点担心的说:“可是,曹解放很久没有联系……”

“放心。”

说完这话之后,张翔就点开了耳麦,“曹解放!”

耳机那边传来了曹解放的声音,“我说哥们,你可算是联系我了,我都差点以为你丢了!”

“别瞎扯,注意打听一下龙轩的情况。”

“龙轩?这王八蛋,今天下午气炸了,他说一根油条毁了他的计划,那油条该不会是你吧?”

“少废话,除了我,谁还能把龙轩气成那样!”

“行啊你!”

“曹解放,你的任务完成后,我会用最快的速度带你离开!放心!”

“我相信你!”

信号掐断了,接下来就是张翔和李丁他们通过地下道去确定具体位置。

他们几个下了车之后,张翔和老鼠们都好说,毕竟体格小,藏匿起来也方便。

可是……

李丁就不一样了。

不过,李丁不说话,猫着腰,快步向前走,来到一个保镖面前,抬手一个手刀,然后将人抱住,缓缓拖到一旁。

李丁扭头看了一眼张翔。

张翔点了点头与身边的几只老鼠跑的飞快,来到下水道井口。

老鼠老六说道:“大哥,那天我就是从这里掉下来的。”

张翔看了看井盖,确实有几个细缝,可是老鼠会缩骨功,他身为油条也还好说,李丁……

张翔扭头看向李丁,李丁表情严肃闷不吭声,上前伸进去一根手指,另一边将另一只手的手指伸进去,猛的一拉。

下水道的井盖就被掀起来了。

“好身手。”

李丁没有说话,猛的往下一跳,张翔他们也跟着下来,这才重新将井盖给扣上。

臭味……

在整个下水道弥漫开来。

张翔捂住了口鼻,这味道真的是太难闻了。

脚下黏兮兮的,每走一步路,张翔都觉得他的生命在减弱。

李丁似乎是观察到了,立刻将张翔捧在手心,“姑爷,我也是上官家的保镖。”

呃!

张翔尴尬的笑了笑,他们继续往前走。

耳边淅淅沥沥的水流声,显得整个地下道都变的阴森了不少。

老鼠老六扭头对着张翔说道:“大哥,前面拐弯就是,不过那个人类可能进不去。”

张翔扭头指了指前方不远处,“老六说,前面转弯处就能走进地下密室了,不过你可能进不去。”

李丁表情依旧严肃,还是那个冰块脸,“我自有办法。”

张翔耸耸肩,“大家都小心点,别打草惊蛇。”

众人点头,果然,走没多远,一转弯,空气都变了,明显这里的空气干燥些,并且臭味也淡了许多。

张翔蹙眉,朝着里面走去。

不多时,老二、老四、老六三只老鼠,就停在这石门前面。

透过石门的缝隙去看,隐隐约约看到了亮光。

但是光线很弱。

老鼠老六指了指门说道:“就是这个门,反正我们是挤进去的,具体怎么进去,我们也不知道。”

张翔从李丁的手上跳下来,“李丁,你自己想办法,尽可能多拍点照片,我和老鼠进去,进行录像,总之我们分头行动。”

李丁点头压低声音说:“好。”

张翔对着这个门缝比划了一下。

心里暗自骂道:‘我去,这门缝这么窄?我能进去吗?还不得挤扁吗?’可就在这个时候,老鼠老二和老鼠老四,拽着张翔就硬生生的往这门缝里面塞。

“疼,疼……嘶……”

老鼠老六立刻说道:“大哥,小点声别被发现了。”

张翔这才老老实实的闭上嘴。

刚进入密室,张翔立刻开口说道:“小瓶伤害药水使用!”

张翔这才恢复如初。

老鼠老六指了指前面继续说:“大哥,前面还有不少门。”

张翔四下看了一眼,这是一个密闭的空间。

四四方方的,可这个空间里,放了不少的海绵,还有一些木炭之类的。

这不是防潮用的吗?

“这是防潮用的,所以说里面肯定有东西!”

老鼠老六不屑的看了一眼张翔,“都是点破铜烂铁,狗盆子什么的,真的!”

张翔也不想和老鼠老六多说,就朝着里面指了指,“我没有猜错的话,里面还有一间和这件一样作用的房间。”

老鼠老六立刻说:“大哥真乃神人也,还真的是什么都知道。”

果然!

很快他们,从这个房间到另外一个房间。

这次,里面是一个木门,张翔和三只老鼠小心翼翼的在门上开了一条缝,这才让他们四个悄悄溜了进去。

刚好在他们面前有一个青花瓷瓶,能够遮挡他们的身体。

随即,听到里面传来的声音,其中最熟悉的声音再一次入耳。

龙轩坐在沙发上,看着眼前的一个鸡血石印章,表情凝重,“这一次,我绝对让那油条彻底消失!人都准备好了吗?”

龙轩面前一位身穿黑衣服的男人说道:“放心龙少,我已经加强了人手在公司那边,只要他们的人一去,我们立刻就能将他们抓住,到时候弄死那根油条得到上官小姐,龙少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吗?”

“呵呵,上官冰冰早晚是我的,不过今天给那小妞用了药,好在那混蛋是根油条,不然上官冰冰让那混蛋给吃了,我可就吃不到嘴新鲜的了。”

躲在青花瓷后面的张翔,咬牙切齿,怒目寒光,“王八蛋,我非弄死你!”

张翔刚想上前,老鼠老六就拽住了张翔,“大哥,你看,那就是狗盆,还有那边,破碗,还有个石头!啊对,大哥那个我认识,古时候人们用的夜壶!”